【Big4日與夜】大染缸是非多 過來人分析如何自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再支離破碎的賬目,整合過;酒量如海的內地客戶,應酬過;再奇怪的山珍海味,嚐過,還有喜歡做審計,什麼政策都知道的「神人」、手持免死金牌的老闆親屬及為數不少在海外開設母公司來避稅的客人也曾遇過,然而在博客阿樹過去4年的審計生涯中,要數最「wok」(意指棘手、「大鑊」)的並不是以上的經歷,也不是無盡海量的數字,而是Big 4(4大會計師行)內的人際關係。

在揭示在業界所見的職場文化前,阿樹得帶上他專屬的「頭盔」。(葉家豪攝)

階級觀念重   陪上司坐通宵

「口說像是很friendly,工作氣氛很融洽,但Big 4暗地裏的階級觀念是極重。」看着新生代初入Big 4時報以「很大」、「有很多層」的稱頌,過去4年一直在那裏工作的阿樹,突然感慨這群新丁在未來1年得不斷核對收據,還要負責送信、影印、掃瞄文件、入票,甚至快要兼任秘書工作,在這巨型染缸下工作,屆時不知會變成怎麼樣。

Big 4的架構是從低做起,而這逐年遞進的關係亦延伸至公司內的人際關係,阿樹指,有些senior年資或許只比junior多1,兩年,但仍喜歡稱呼同事為「小朋友」,「小Jun Jun」,而且團隊亦有着「陪坐」的文化,「有些人喜歡做到凌晨,覺得做得很晚便是好wok,很厲害。那些senior同事很喜歡培養team spirit(團隊精神),覺得全組人在夜裏仍坐在公司,代表他們很有士氣及工作能力出色。(那他們留在公司是做什麼?)睇吓波、玩吓facebook、做吓『跑腿』等,這樣你就可能陪senior坐到3、4點。」他指這近年養成的風氣,就是令初入職同事認為了Big 4有着「圍威喂」、做得很晚亦很開心及嘻嘻哈哈的工作文化,又語帶不屑地說:「其實senior沒工作給你,junior亦沒有事情幫到senior,那要這群junior留在公司做什麼呢?有人或會說:『你比經理還要早走,好像不是太好』,但我會想,我老世的人工是我的1倍,他們多工作要處理是應該的吧。」

相關文章:
【Big4日與夜】日睡4小時以換前途 審計國度內的兵與卒

【Big4日與夜】審計不是超人  過來人:不能太有正義感

現實中,下屬未必誇張到需要用「土下座」為上司綁鞋帶,但要討得上司歡心,誰又知道什樣做才是最好呢?(視覺中國)

人工高的背後  「他或泊了好碼頭」

若不願做交際花的,便得選擇一條較崎嶇的事業路。雖說Big 4內的職銜是隨每年而遞升,但薪酬其實仍是按員工全年的表現而有所調整。以阿樹的前公司作參考,內部的評分方法就如大學的GPA般,分為Exceed Expectation、Meet Expectation與Below Expectation等較大的等級,亦有「+」與「-」等的小分類,「你拿什麼grade便得到怎樣的人工」。而由於評核員工的就是上司,所以阿樹如此說:「如果你老世睇好你,便會給你好的grade;若他們唔睇你,你做到識飛都無用」,又指若有人能夠拿到Exceed Expectation,要不是那人的工作效率很高,要不就是「他泊了好碼頭」。

阿樹的話中有刺,皆因這就是他自己的寫照:他曾接下很「wok」的任務,要幫助一位剛打完官司的客人,從零碎的資料堆砌回1年的帳目。「我把一堆如垃圾般的資料變成可以成功通過公司內部要求的東西,但大家好像不太欣賞,覺得這是應該的,再望見一些跟manager及老闆嘻嘻哈哈,留到夜晚的人,最後反而拿到EE(Exceed Expectation簡稱),得到高人工,或者他們懂得擦鞋,都是一種工作能力」,他諷刺地道。記者問到,作為行業內的新丁,應該做一個寂寂無名但勤奮的員工,還是要當屬交際花的後者呢?阿樹嘆了口氣,「其實這是個很難的問題,」他想了想,「其實都是看你想不想年年high pay。難道你以為懂擦鞋便真的不用做嗎?你同佢(上司)熟,佢不就是什麼工作都交給你,或許他會給你高人工,但你將會成為他的專屬馬仔,有什麼『豬頭骨』都會畀你。」他說,「你以為自己泊到好碼頭,其實對家亦在利用你。」

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故事,按此發掘更多不同界別的人與事!

流行「婚外情」?

互惠互利,在職場上不算新鮮,但當其涉及到男女關係便是另一回事。

記者在訪問前着阿樹想想有沒有一些傳媒鮮有報導的Big 4文化,他報以3隻字:「婚外情」。他稱有些已婚的男manager或partner會搭上年輕的女同事,而且不是小貓三數隻,而是在公司重整架構,而是每個50至60人的組別內,便有着一對「地下情人」。

「例如有位男上司,經常提及他很疼愛自己的老婆囝囡,努力做工是為了養家,甚至特意在星期一至六OT,就是為了騰空周日留給家人,但他後來被人發現原來跟另一名女同事搭上了;有一對是男的才剛結婚,但在不久已搭上一名女同事,二人甚至很公開地出雙入對。」記者曾向其他在同公司內工作的人求證,部分人士亦表示略有聽聞這些事情。

人言可畏,特別是在早晚也在對着數字的工作環境裏,旁人覺得是茶餘飯後的話題,這裏卻可能足以主宰一個人今後的命運。(視覺中國)

數字國度    是非最多

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審計國度,天天面對着呆板的數字,令稍有丁點趣味的消息都會被瞬間吸收,公司內部流傳消息的速度或要比用光纖還要快。「一堆20個人,因為原本不太熟絡,所以圍在一起就會講是非。」「流言」可畏,阿樹亦親眼目到當中的威力,「曾有位同事(下稱為A)在10月中入職,碰巧遇上一位小器的manager,加上又不討她歡心,所以A才入職2個月內,便已被人『唱』到所有managr都認為他做事是不行的。」阿樹指A曾委託其他同事幫他寄出信件,這在Big 4內來說原本是一種很慣常的互助舉動,但這次卻因A所委託的同事犯了一個失誤,而令信件發回。「因為我們在寄件時是有嚴格的規定,結果這事令那manager很生氣。她沒理會這是誰出錯,但從此便對A留下很差的印象。」A那年的「成績表」亦獲得了很差的評級。

「據找觀察,A的工作能力很正常,所犯的錯亦如其他人的差不多。他還未錯到拿了人家的合約正本去碎紙,為什麼要做到煮死他的地步呢?我估他最大的問題是不夠靚仔,講說話又不夠好笑。」記者聽到這荒謬的答案亦不禁失笑,阿樹解釋,「因為曾有另一位男同事幾靚仔,樣貌好像歌手林宥嘉,然後儘管他有錯,但那manager都是嘻嘻嘻地算。」記者不知道那經理是否「外貌協會」會員,但看得到阿樹明白了在Big 4內的生存之道:「「寧願不擦鞋,也不要得罪人」,他補上一句,「既然我不知道在何時會得罪人,那就少說話,多做事。畢竟說話太多,便不知道哪一句會踩到邊個條尾。」 

對阿樹來說,在Big 4的工作很難,但難的不單是它的苛刻工時,更有如地雷般的人際關係。與其天天如履薄冰,他決定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但要一位「計數佬」換上新的一頁,卻不如想像般的容易。 「你花了3、4年時間去做這麼專業的工作,再找別的老闆聘用你,也是因為別人看中了你的accounting ability。要不,所有事情皆由零開始學過。這就是審計這個行業講求專業的一個好處同壞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