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鉤沉】百年前流感肆虐 台灣民眾不僅買口罩還哄搶水梨

撰文:林君穎
出版:更新:

中國大陸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升温,每日都有新的確診病例。由於新型冠狀病毒透過飛沫途徑傳染,因此口罩的供應問題成為民眾的關注焦點。相較於中國大陸各地口罩供不應求,台灣各地則出現口罩、酒精搶購潮。

事實上,在百年前,全球也曾遭遇一場嚴重的疫情:流感。這次疫情導致世界上約有5,000萬到一億人死亡。當時被日本殖民的台灣於1918年到1920年間,也遭受這股國際型流感病毒的侵襲,造成嚴重的社會經濟損失。

圖為漫畫家國島水馬於1918年時看到台灣社會流感疫情大流行,所繪的流感漫畫。(台灣文化部「國家"文化數據庫)

一般來說,流感的致死率並不高,約在千分之一左右,不過1918年造成全球流行的流感卻是例外,致死率估計有2.5%。這波流感雖俗稱為「西班牙流感」,但其實與西班牙無關,只是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參戰各國都相當嚴格管控傳媒,只有中立國西班牙能大肆報道,故讓當時人誤以為西班牙為流感發源地,才產生這樣的稱呼。短短兩年間,全球各地爆發流感的大流行,造成4,000萬人死亡,遠遠高於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喪生的1,500萬人。光是1918年,台灣就有779,523人感染、24,397人死亡。

這波流感的患者,年紀都集中20歲至40歲的青壯人居多。由於青壯人口往往是社會的重要勞動力,因此該年齡層人口的大量死亡,不僅造成許多家庭破碎,還波及各行各業的正常運行,更嚴重影響當時的社會經濟。當時流感疫情分為三波,第一波於1918年春夏之際發生,該年5月,台灣基隆發現第一起流感後傳入台北,但疫情尚未明顯,直到同年秋冬季,第二波才正式大爆發席捲全台。第三波則是1919年末至1920年初。

當時台灣除了有流感肆虐外,還同時有霍亂疫情。對當時的台灣民眾來說,雖然霍亂不是年年發生,不過其傳染途徑、病況,以及在日本總督府大力倡導下,民眾對於霍亂的熟悉度起碼比流感高出許多。流感在當時可說是一個相當陌生的傳染病,高燒症狀與感冒類似,且並沒有列入法定傳染病裏,多數醫療人員也沒有相關的因應經驗,對於病況、傳染途徑更是一無所知。

1918年,美國堪薩斯州賴利堡(Fort Riley)的軍營醫院,病房內被感染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的軍人塞滿。(維基)

1918年10月,台灣各地都有民眾傳出不明高燒,基隆公學校(今基隆市信義小學)有數百名師生感染,接着台南市區也爆發疫情,但總督府直到一個月後的11月3日,才召開醫學大會建議各級學校停課、要求民眾配戴口罩,可疫情並沒有因此減緩,反而達到高峰。儘管日本號稱在台灣建立起現代西方醫療衛生體系,但是面對來勢洶洶的流感,仍然是束手無策。

流感疫情持續到1919年才逐漸趨緩。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一般平民百性染病,作為當時台灣最高統治者的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1864-1919年),亦在此次流感中染病身亡。接任台灣總督一職的田健治郎(1855-1930年),不久就碰到流感第三波疫情高峰, 他於1920年1月12日的日記寫道:「客月來,通內地(日本)、台灣惡性感冒大流行,患者頗多……其病性如何未可知也。」可以看到雖然1918年已遭逢第一波流感,但一年多過去了,當時的醫療水平尚無法判定流感成因,總督府與醫護人員依然對流感毫無辦法。

當時台灣仕紳也對這場疫情感到慌恐,台中豐原人張麗俊(1868-1941年)擔任保正(保甲制度,日據時期總督府透過警察管理台灣社會,十戶為一甲,十甲為一保,保正相當於村長,協助日本警察管理基層社會)多年,流感大爆發時於日記中寫下台中醫院人滿為患,市井大蕭條的景況,也為親友染病感到擔憂:

「(1920年1月22日)晴天,往探表甥劉波恙,一見病甚沉重,且其弟琛病亦沉重,賓與通亦俱染病,心甚代為優之,因現時感冒流行傳染,患者大都危險,如家安然一室三十餘人,患者十數人,死亡者大小七人,各莊各人心皆搖搖如懸旌然。"

張麗俊的表甥因染流感臥病在床,而鄰居更有一家三十多口,有一半以上的人染病,可見疫情之嚴重。隔天的日記則寫到當時的搶購風潮:「(1920年1月23日)午後,往探表甥劉波並琛二人之病,俱刊危篤,波討要食香水梨,令清漣(張麗俊哥哥的過繼長子)往台中買之,又要食洋葡(葡萄),與遂往墩(葫蘆墩,今台中市豐原區)尋買,並無此物。」

因為流感會伴隨着高燒,還會口乾舌燥。為了減輕病患疼痛又能補充營養,家屬除了準備冰塊外,還會購買富含水分的水果,因此各地皆出現哄搶水果的情形,水梨、葡萄就在這波流感中水漲船高,價格翻了三倍。可惜張麗俊的表甥還沒吃到水梨,就於1月24日不幸過世。

因醫療研究的進步,現代已有流感疫苗能有效避免大規模民眾感染。但人們在面對新型傳染病時,多少還是會恐慌,如同百年前台灣民眾搶購水梨、葡萄與冰塊,而今日則是為了避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出於自保而排隊搶購口罩,可見從古至今,人們在面對重大疫情流行時,恐懼的其實不是病毒本身,而是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