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秘】十惡不赦的妖物到文人的賢妻:唐代以來狐妖形象演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眾多妖鬼精怪中,擁有美豔外表的狐妖至今仍是人們熱愛的創作題材,比如近期在網絡上推出的古裝玄幻劇《琉璃》,女配紫狐即是出身自青丘狐族;韓國於2020年10月即將開播一出男主角是九尾狐的現代奇幻電視劇。古往今來的人們不斷地增添狐妖的文化內涵,使其形象更加多元,而中國傳統文學中,狐的形象從唐代以後,除了妖性、魅惑外,還展現許多人性。

中國文藝美術作品中很早就有狐狸的形象。圖為東漢陶狐,高2.7釐米,長7.8釐米,1951年於河南輝縣出土。(故宮博物院)

狐在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形象可說是跌落谷底,對當時的人們來說,狐妖會通過採捕人類精氣來修練自己。因此在六朝志怪小說裏,狐妖可是過街老鼠般的存在。在魏晉志怪小說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唐傳奇(小說),由於唐人多信奉狐仙,其狐妖與前代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唐代文人張鷟(658-730年)所著的《朝野僉載》寫道:「唐初以來,百姓多事狐神,房中祭祀以祈恩,食飲與人同之」;唐代還有「無狐魅,不成村」的說法,可見當時拜狐仙的百姓有多普遍。

人性化的任氏

而在眾多誘惑男性的女狐中,唐代出現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女狐設定,其個性竟無狐妖淫邪天性,更有良善的美德。以沈既濟(約750-797年)所著《任氏傳》為代表。

故事以半人半狐妖的任氏為主角,男主角鄭六起初對任氏的狐妖身份感到害怕,後克服恐懼並同居。但任氏的美貌,讓鄭六的親戚韋崟也相當迷戀,由於韋崟不知任氏為狐妖,多次有意要她與自己一度春風,不過任氏深愛鄭六,嚴拒韋崟,後兩人成為好朋友。韋崟還資助家境貧寒的鄭六,而任氏為了報答也向韋崟介紹許多美女。故事結尾,鄭六將遠仕他鄉要求任氏隨他一同前往,任氏表示曾有巫者預言她今年不宜西行,但無奈仍與鄭六一起出發。結果途中任氏被野狗識破其狐妖身份,最後被野狗咬死。

唐代鎏金雙狐紋雙桃形銀盤,現藏於陝西歷史博物館。(網絡圖片)

魏晉以來多是駭人的狐妖,而《任氏傳》的女狐任氏卻不同,雖然有秀美的外貌,不過其個性純真、善良、高尚,雖有狐妖本質,但在整個故事裏,任氏一件壞事都沒有做,幾乎是扭轉了女狐只會魅惑男性、吸食精氣的反派形象。在感情上,任氏對鄭六忠貞不二,還發揮狐的聰慧天性,雖拒絕了韋崟,但也沒造成鄭六與韋崟的關係破裂。這一良善、人性化的描寫,讓任氏的結局更令人感到憐憫,儘管任氏早已知道此行將有番劫難,由於不忍拒絕鄭六,最後不幸被野狗咬斃。《任氏傳》故事情節安排,帶出了往後小說中,人狐相戀必會歷經許多波折、考驗的典型。任氏可說是狐在文學形象上的重要轉折點,成為清代文學家蒲松齡(1640-1715年)在創造《聊齋志異》的基礎。

前世為惡 來世當狐的小蓮

宋代的狐妖故事相較於唐代少了許多,不過仍以狐化形為美女誘惑他人為主流,宋代志怪小說《青瑣高議》裏,同樣收錄了一位與唐代任氏相似的女狐,外表美豔而有着高尚品格,也擺脱了魏晉以來狐妖淫邪惑人的描寫,幾乎可說是文人理想中的賢婦。

狐妖小蓮是李郎中的女奴,能歌善舞。不過小蓮起初不擅音樂、女紅,讓李郎中萌生把小蓮退回給牙婆(販賣人口的婦女)的想法,還好小蓮在長期的訓練下已稍會歌舞,且長得越發好看,李郎中便把她留下。初期小蓮多次拒絕李郎中的勾引,但最後仍成為李郎中的愛妾,還多次使用狐妖的特殊能力,幫助、醫治李郎中與其家人。故事結尾,李郎中奉命調往他州任職,小蓮無法與他同行便為其占卜吉凶。一年後兩人再度見面,小蓮終於向李郎中坦承狐妖身份,以及前世的經歷,希望能憑這具狐身死去,最後李郎中照着小蓮所說,找到狐身為她下葬。

狐妖小蓮與任氏相似,整篇故事都沒有害人的情節,但兩個故事還是能夠看出差異。小蓮向李郎中細說前世與變狐的因果,可以看到有關狐的負面印象,全都集中在小蓮的前世了。前世的小蓮仍是妾室,但她多次以讒言使主母受到禍害,使主母憂憤而死。因此小蓮死後被陰官處罰下輩子當狐狸,業報滿期後,才能再當人。這不僅加入了佛教善惡報應、輪迴轉世之說,也區分了任氏與小蓮的不同,任氏的行事展現了人性化的一面,但小蓮幫李郎中治療、占卜,皆是為了累積福報。

《聊齋志異》作者蒲松齡。(網絡圖片)

勇於追求愛情的蓮香

到了清代,狐妖的形象更進一步理想化。《聊齋志異.蓮香》,講述一位窮書生桑生,接連碰到兩個於夜晚來訪的美女,一個叫蓮香,另一個則為李氏。桑生先後與她們「綢繆甚至」(男女交歡),後蓮香看到桑生氣色不佳,相約十天後再見面,李氏仍每晚必到。蓮香向桑生說明,李氏是鬼;李氏隨後吿訴桑生,蓮香是狐,由於桑生夜夜都與李氏在一起,身體日衰;蓮香便送藥治病,讓他身體恢復健康。

而李氏感到有愧於桑生,便附身在一位有錢人家的女兒身上。蓮香後來安排桑生娶李氏附身的女子,三人共享家庭之樂;後蓮香染病而亡,死前與桑生約定十年後重逢,期間桑生應試中舉,生活由貧轉富與蓮香相遇,三人再次聚首。

儘管歷朝歷代有眾多關於狐的故事,不過現代人還是偏好從《聊齋志異》中取材。圖為改編自《聊齋志異》的電視劇《青丘狐傳說》。(百度百科)

蓮香與前述兩位狐妖相同,不過多了主動追求桑生的描寫,還多了狐與鬼的比較。蓮香不僅在故事中表明自身絕非採補狐,還處處關心桑生的身體狀況。儘管和李氏相爭桑生,但最後還待李氏如姐妹,死前更把孩子託付於李氏。

先秦時期,狐被視為祥瑞、神獸,魏晉時則淪為妖獸。和六朝志怪小說裏作祟、吸食人類精氣的狐妖不同,唐代以後的狐妖開始多了分人性,不再害人;宋代的狐妖,則開始有理想化的趨勢。到了《聊齋志異》,狐更搖身一變成為文人心目中的理想賢妻,形象多變有別於前代,還塑造出品格遠高於人鬼的狐,徹底顛覆魏晉以來民眾對狐的負面印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