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漫番劇|中國網漫崛起依靠「網文改編」 原創漫畫師何去何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動漫產業起步較美日等國為晚,但近年來受惠於互聯網的迅速發展,大有「急起直追」之勢。尤其2015年以降,中國網絡動漫產業進入到高速增長期,大量由網絡小說改編的動漫作品橫空出世,多部「網文漫改」的「超級IP(知識產權)」甚至繼而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和遊戲,「國漫崛起」不再是天方夜譚。

在「網文漫改」大行其道下,原創動漫(以漫畫或動畫為原著)作者備感壓力。2020年初,一些原創漫畫師在網上發起爭論,批評產業向改編作過度傾斜,不利於中國動漫產業的長期發展。

一個動漫市場兩樣情,網文改編為何受到資本青睞?原創動漫又能否「維權成功」,從改編作佔據的市場份額中分一杯羹?

網漫「脫離低幼」獲大眾青睞

自上世紀80年代起,受到外來的動漫作品衝擊,中國動漫產業急劇衰落,直到21世紀初才在政策扶持下有了起色。雖然動漫人才仍然短缺,導致作品良莠不齊,但還是湧現了一批為人稱道的作品,例如《寶蓮燈》、《我為歌狂》、《圍棋少年》、《秦時明月》、《喜羊羊與灰太狼》以及《虹貓藍兔七俠傳》等。

▼ 《圍棋少年》、《喜羊羊》等作曾被指抄襲

不過,這一時期的多數作品主題較為低齡化,以兒少群體為主要對象,且延續了早期中國動漫的產業沉痾,較少吸收國外的先進製作理念。許多作品的畫風、配音都飽受詬病,甚至捲入抄襲風波。例如《喜羊羊》就被指人物設定和情節雷同《湯姆與傑利》(Tom and Jerry);《圍棋少年》則被指抄襲日本的《棋魂》(又譯:棋靈王)。

進入2010年代,在互聯網的普及下,中國的二次元用戶數目不斷增長。根據艾瑞諮詢發布的《2020年中國動漫行業研究報告》,中國泛二次元用戶在2019年底已達3.9億人,較2014年(1.5億)增長了1.6倍。

中國網絡動漫也在這段時期蓬勃發展。由於網絡動畫並不需經廣電審批,以取得許可證在電視台播放,中國湧現了一批脫離低幼取向的網絡動畫作品。

《雛蜂》成為第一部由中國輸入日本的動漫原創作品。(OP劇照)

「原創網漫」曇花一現?

在2015年以前,國產網絡動漫作品中「原創」比重還相對高。2009至2011年,三部中國網絡原創動漫《雛蜂》、《鎮魂街》、《端腦》,皆成為「超級IP」,其中《雛蜂》成為第一部由中國輸入日本的動漫原創作品,而《鎮魂街》、《端腦》則分別被改編成真人版電影、電視劇。

2012年爆紅的《十萬個冷笑話》,更被譽為「國漫之光」。雖然借鑑了日本《搞笑漫畫日和》和《銀魂》的「吐槽」風格,但由於無厘頭的情節和頗具時尚感的畫風,還是備受好評,第一季在影評網站「豆瓣」上經過4.5萬人評分,獲得8.2分的高分(滿分10分),亦趁勢推出廣東話配音版;2014年推出電影版,成功創下中國首部票房過億的非低幼2D動畫電影紀錄;改編的手遊也在兩岸四地推出。

然而,由於原創作品倚重創作上的自由度,內容不時會「尺度過界」,難免引起官方注意。政府為首的監管制度也展開動作,一些原創網絡動畫因被指「兒童不宜」,而遭強令刪減內容或下架。2013年,在騰訊動漫上連載的人氣動漫《屍兄》,就一度遭廣電總局下令封殺。

▼ 《十萬個冷笑話》踩過界判賠 《暴走漫畫》遭指抄襲

除了監管因素影響,許多號稱「原創動畫」的網絡作品,本身的原創精神仍然匱乏。著名的原創網絡動漫《暴走漫畫》,就被指抄襲國外的「rage comic」(梗漫),兩派漫迷曾為此爭執不休。

《十萬個冷笑話》則惡搞了哪吒、太乙真人、葫蘆娃和皮諾丘(Pinocchio)等中外經典作品的人物形象,雖然漫迷對惡搞做法的態度不一,但該作最終還是為此付上代價。2020年9月,《十萬個冷笑話》因未經授權改編「葫蘆娃」形象,遭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控告,被判賠50萬元人民幣。

網文改編漸成主流 原創漫畫師:受盡排擠

自2015年以來,中國網絡漫畫產業發展加速,但其中原創作品卻愈來愈少。《鬥破蒼穹》、《斗羅大陸》、《吞噬星空》、《魔道祖師》等由網絡小說改編的動漫作品,漸漸佔領中國網絡動漫行業,並繼而被改編成影劇和遊戲。

由於這些網絡小說本身已經過平台審核,且在連載過程中,經受住市場的篩選考驗,因此資方很放心改編作會受到歡迎,也省去了大量調研和宣傳的成本,被不少大型網絡動漫平台作為重點投資的項目。

2020年初,備感壓力的原創漫畫師們發起爭論,抱怨原創漫畫受盡「網文漫改」作品的排擠,並呼籲扶持原創漫畫,才對國漫長期發展有利——日本、美國的動漫產業亦是以原創為支柱,中國動漫怎能一直靠翻炒小說?

▼ 漫畫師抗議市場偏好改編漫畫 網民卻不買帳

然而有不少網民卻持反對意見,他們認為,市場偏好改編漫畫,實則是市場機制實現的「正向循環」,網文的生產和流通成本最低廉,造成網文漫改的發展速度快過原創漫畫,都是擠壓原創漫畫生存空間的重要原因,而這些原創漫畫師自己講故事的功力不足,被市場淘汰罷了。反對者又指出,這些漫畫師表面上是關心動漫產業發展,實則是為了自己的飯碗和獨立性。

平台出手相救 原創動漫未來可期?

不過,網文漫改雖然具備成熟的、已被市場驗證的故事,但也有顯著的缺點,例如故事在連載時並沒有考慮過視覺化,因此在改編漫畫時容易在故事連貫性上產生疏離感。事實上,內地不少平台和資本也都意識到,探索增加原創動漫內容比例的重要性。

例如,愛奇藝推出的「蒼穹計劃」,強調將優質動漫內容IP進行影視化改編,更快走通動漫IP的多元化開發,並邀請多名知名編劇擔任「特聘內容製作人」,為漫畫作者提供內容創意,為後續的影視化開發等打下基礎,也為優秀原創動漫提供展示平台,讓更多原創動漫可以成為「IP源頭」。

此外,優酷網也推動「新國風」動漫創作,希望幫助動漫IP更好的推進商業轉化,促成優質動漫IP的潛在價值最大化;B站則將原國產動畫的分類更名為「國創」,最新公布的33個動畫劇集專案新進度中,原創作品亦達到13部的空前新高。

雖然平台愈來愈重視原創漫畫,但亦有網民指出,僅依靠平台的支援,並不足以讓原創網漫復興,原創者們還必須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創作實力,在激烈的競爭中尋找生存之道,生產出更符合市場需求的作品。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