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城市人話】時裝首都30年 巴黎旅人訴轉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Titus/藝術家
「3個字形容Paris?Great, Fashion Capital(時裝重鎮), Political bad(政治腐敗)。噢,打扮成這樣因為今年是法國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勝100周年紀念,這套一戰時期的軍服是從vintage market買來的;而我女朋友Liliane則打扮成修女,因為軍人與宗教,都是法國最重要的支柱。我們以前都經常作特殊打扮,從巴黎到倫敦,大多數途人都會歡迎或主動跟我們說話,但恐襲之後整個城市明顯變得冷淡。之後想再到Dries Van Noten門外,但恐怕去不了,因為恐襲後大會不再公開騷場地址,現在仍未知道在哪裏舉行。」

Gatasan Furjkata/時裝雜誌編輯
「我在日本做時裝雜誌30年了,每年來巴黎兩次參加時裝周,我始終覺得巴黎的時裝是世界最頂尖的!除了設計,質量也好,這件外套是50年前在Hermes買的,我一直穿到現在。今季少了很多日本傳媒過來,聽說有大約70個記者取消了行程,沒辦法,大家都害怕。」

Anthea/攝影師

「做了時裝攝影30多年,現在的狀況可算是最差。以前時裝騷沒這麼多,最後一場晚上6時就完結,現在到8點、9點;人人都在趕時間,時裝周只容得下時裝騷,就算有其他美好的事物,都沒有餘暇欣賞。門外街拍一年比一年多,我往年也是在場內拍攝天橋的,今年也變了在場外。最賣錢的照片當然是捕捉到名人和模特兒,但賣錢並不代表有趣。」

Claudia/攝影師
「我只拍我自己欣賞的類型,如果可以完全不計較錢的話,我想我只會拍model剛走完騷出來的狀態,我最喜歡捕捉一些in-between moments—就是人們沒有刻意營造任何表情動作的一瞬間。但這愈來愈難,因為現在大部分人都是有備而來,對鏡頭太敏感了。」

Nicholas/咖啡店老闆
「開店4年,這一季特別靜。從前很多日本人在附近的日本餐廳吃完飯就會過來,這幾天幾乎沒有。不過,今天早上Vivienne Westwood竟來店裏喝咖啡!單是這點,今個時裝周已經完滿!」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