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好去處】沒有拍戲十年的大衛連治 電影中心為他搞個回顧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眾多的美國導演中,有兩個都叫大衛的常常被人拿到一起比較。大衛連治(David Lynch)和大衛芬查(David Fincher),都拍過不少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電影都偏向黑色風格,但一個還在頻密地拍戲,另一個卻停止拍戲已有十年。

大衛連治的上一部電影已是2006年,今年完成的電視劇集《迷離劫》(Twin Peaks)第三季《 The Return》,也與上一季時隔二十多年。很多影迷也期待他本人「return」電影界,但他在5月接受訪問時就說到,自己無意回去拍電影,因為世界已經不同了。雖然世界已經不同,但至少還可以回味他的舊作,百老匯電影中心將會舉辦一個大衛連治回顧展,放映他的多部舊作,以及有關他的紀錄片。

大師也曾失足拍過「爛片」

可以十年不拍電影的大衛連治,電影作品其實也並不多,1977年的長片處女作《擦紙膠頭》(Eraserhead)已經40年,上一部電影《內陸帝國》(Inland Empire)也已經有10年,中間還拍了《藍色夜合花》(Blue Velvet)、《妖夜慌蹤》(Lost Highway)、《失憶大道》(Mulholland Drive)等作。世界已經不同,年代久遠的作品陸續得到了數碼修復,連同他在《擦紙膠頭》之前小試牛刀拍過的幾部短片,都將在這次回顧展中放映。

票房失收、風評不佳的《星際奇兵》或許是連治的噩夢。(劇照)

連治的電影雖然都票房不怎麼樣,但至少贏得了評價,像《失憶大道》就入圍並獲得了不少電影獎項,在英國BBC選出的「21世紀100部最偉大電影」中更是排在第一位;1990年的《野性的心》(Wild At Heart)也為他贏得了一座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然而,他也拍過像《星際奇兵》(Dune)這樣較為商業性質的電影,當年的票房卻也並不比他的其他電影要好,電影沒能回本之外,風評也不佳,被視為是他最差的一部電影,甚至連他自己也不太喜歡提起它。

《失憶大道》是連治最享負盛名的作品。(劇照)

魑魅魍魎:大衛連治電影回顧展

放映電影:《迷離劫前傳:失落的碎》(2014年)、《內陸帝國》(2006年)、《失憶大道》(2001年)、《路直路彎》(1999年)、《妖夜慌蹤》(1997年)、《迷離劫前傳:與火同行》(1992年)、《野性的心》(1990)、《藍色夜合花》(1986年)、《象人》(1980年)、《擦紙膠頭》(1977)、《大衛連治短片精選I 》、《大衛連治短片精選II》、《重探藍色夜合花》
日期:7月21-8月31日
戲院:PALACE ifc、百老匯電影中心
詳情:點擊

我覺得做每件事,如畫畫之類,你會有好多想法。有時過去的經歷會喚出那些想法,即使是新的構想,仍會受到過去的影響。
David Lynch

別忘記他也是一名畫家

「許多票房不好的電影仍不失為好電影,而我不會為迎合票房而去拍電影。」連治不想再拍電影,是因為不想迎合票房;而可以十年不拍電影,則是因為拍電影只是他其中一門興趣。大學時他讀的是藝術,第一部短片《六個作病的人》(Six Men Getting Sick)就是在藝術學院就讀期間完成,用了200美元,而短片製作令他對拍攝電影產生了興趣。

大衛連治在畫畫。(網絡圖片)

包括拍攝電影在內的眾多愛好,並沒有讓他放下畫筆。2012年,他還回到母校賓夕法尼亞美術學院(PAFA)舉辦了個展「David Lynch: The Unified Field」,展出他的近百幅畫作。2016年的紀錄片《大衛連治藝術人生》(David Lynch - The Art Life),由他的粉絲Jon Nguyen拍攝,評價雖然不高,但展現了連治作為藝術家的一面。

+2

年輕時的大衛連治。(C K Williams)

買本書慢慢研究

大衛連治的電影或許難懂,有人說他的電影滲透着心理學理論;而他也像所有藝術家一樣,當有人問他要怎樣解讀他的電影時,他的回答是:「你想到什麼,就是什麼。」

本地多位各領域的評論人將會聯手出版《大衛連治》一書,從電影、音樂、藝術和創作等角度去解讀連治的世界。新書也收錄了連治過去的一些訪問。

新書售價:$12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