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旅港島南】香港唯一黑盒子藝術空間 讓人平靜再觀賞藝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陽光燦爛的一天,從深水埗搭上過海巴士,途經太子、旺角、尖沙咀,香港人煙最稠密的地方,一個小時後,來到安謐靜好的香港仔小社區田灣。巴士順着彎彎曲曲的車路遊車河,上爬下奔之時,一片片大海景意外地映入眼簾,一個個不知名的小島佇立海中,一查之下才知道,原來遠眺了坪洲、喜靈洲、長洲、南丫島,然後來到香港唯一一個黑盒子藝術空間Empty Gallery。

展覽Toshio Matsumoto: Everything Visible Is Empty。(Michael Yu拍攝,Empty Gallery提供)

這段旅程好像是Empty Gallery創辦人鄭成然(Stephen)故意安排的。Stephen笑稱,香港太方便了,就是喜歡田灣有點遠及轉折,令人需要搭一趟車。「如果你用二十分鐘過來,你便能醞釀心情,預備迎接下來看到的東西。」

Amit Desai影像:《Annie》,C-Print 170 x 230cm(Empty Gallery提供)

鄭成然在開幕展覽發表演講。(Empty Gallery提供)

+4
+4
+4

畫廊也是一個藝術實驗
 
Stephen是航運大亨包玉剛的外孫,在紐約出生,畢業於哈佛大學視覺及環境研究,對視覺藝術、攝影、電影和活動影像有濃厚的興趣。9年前回港後創立電影、動畫和多媒體後期製作工作室,同時身兼製片人和策展人。幾年前,Stephen受到啓發,希望創造一個全黑色的藝術空間,「在商業畫廊以外,我覺得香港需要一個藝術實驗空間,開拓藝術的可能性,更讓人欣賞藝術。這個空間同時是一個實驗,回答我對藝術的疑問。」於是,這個意念經由新加坡Brewin Design Office實現出來。開業時,Empty Gallery只佔大洋中心的19樓,但上年擴建成連接18樓的二層複式空間,總共四千五百呎。

「Toshio Matsumoto: Everything Visible Is Empty」展覽(Michael Yu拍攝,Empty Gallery提供)

Amit Desai影像:Tony, C-Print 170 x 230cm(Empty Gallery提供)

走進全黑的環境,記者心情是充滿着疑惑、好奇,卻又有一片很難解釋的平靜,情況就如睡覺時放鬆自己,閉上眼後一片漆黑的感覺。整個空間採用佛學建築簡潔、對稱的美學,每部分也刻意經營,讓預備觀者投入觀賞新事物的狀態。一開始經過一個四方形的空間和彎曲的路線,才進入畫廊空間欣賞藝術創作,與田灣的選址有異曲同工之妙,但進一步過濾城市的嘈雜,與外界隔絕。四方形空間四幅黑牆專設一個金光小窗,是空間最後一線光芒。特別設計的窗框納入對面山的一葉嫩綠,有如把人引進另一個宇宙的氛圍,感受藝術的能量。
 
修煉了幾年氣功,Stephen說氣功也啓發他希望創造一個有類似體驗的空間。「做氣功冥想時,閉上眼晴,思想往內走。當靜下心來,你的呼吸、思想、焦點、感覺同時向外走,與更大的未知『世界』接觸。」
 

+2
+2
+2

倒空自己才能真正經驗藝術的能量
 
現代人被周遭的資訊塞得滿滿的,根本沒有空間去體驗藝術,就算有時間逛藝術博覽,也無大感覺,很難被觸動。
 
「有些藝術直接衝擊你的感䁷,但有時需要很安靜和慢的氛圍讓你去感受。」Stephen操着他不太標準的廣東話說。「如果不是很強烈的感覺,根本觸碰不到你。」經驗藝術,其實是給予人新體驗、新感覺,以另一個角度看世界。所以,Stephen創造一個「空」間,讓人從無,生有,希望協助大眾體驗藝術,經驗新事物。
 

Takeshi Murata Multi video loop, 2007 - 2010(Michael Yu拍攝/Empty Gallery提供)

LEE GAMBLE演出。(Empty Gallery提供)

以時間為基礎的藝術實踐
 
香港不同的藝術博覽會和商業畫廊愈來愈多,Stephen卻覺得商業藝術世界背後的品味仍很保守,典型例子是收集家只會買昂貴的畫作,卻很少問津短片、裝置藝術、聲音作品。配合Stephen對於即時性及時間性的藝術探求,畫廊展出的藝術家作品,主要實驗性的的聲音、多媒體藝術、活動影像、電影為主。不同展覽的開幕和閉幕也會有表演和音樂會,亦舉辦具開創性的多媒體委約計劃。

Aki Onda演出。(Michael Yu拍攝,Empty Gallery提供)

現時畫廊正舉行日本近代實驗電影人和視覺理論家松本俊夫回顧展。松本被公認為與日本新浪潮導演大島渚齊名,同樣在美學及對戰後日本影圈意識形態帶來深刻影響,也是日本戰後前衛藝術的關鍵人物。是次展出的作品的創作年份橫跨1960年至1979年,更精選了極少公演的作品如標誌性作品《For The Damaged Right Eye》、早期的紀實作品及抽像短片選輯。

「其實,我有很多關於藝術的問題,特別是藝術前進的方向。藝術不是一件物件,而是關於溝通,所以在Empty Gallery,我希望幫助人明白藝術是活躍的、流動的、前進的。」Stephen最後總結說到。

香港仔的夜景。(Empty Gallery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