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音樂節Airwaves・序】龔志成:在冰島,城市是跟音樂融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冰島電波音樂節(Iceland Airwaves Music Festival)自1999年首屆舉辦,一直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獨立音樂盛事。

今屆冰島電波音樂節別具意義,因為有兩把與眾不同的新聲音於台上發出,是該節素來罕有的亞洲樂隊、香港樂隊。

攝影:黎家浩

雞蛋蒸肉餅 (GDJYB)。

A New World If You Can Take It (ANWIYCTI)。

西九文化區特別引薦兩個本地獨立音樂單位遠赴冰島,登上電波音樂節舞台,分別為A New World If You Can Take It (ANWIYCTI)及雞蛋蒸肉餅 (GDJYB)。本報記者早前亦前往冰島,見證兩個香港代表的「第一次」。敬請讀者稍候,報導陸續有來。

出發前,我們於雞蛋蒸肉餅的排練室,跟西九藝術策劃龔志成和表演藝術製作人羅慧欣一聚,了解一下兩隊樂隊參戰的前因後果。

冰島電波音樂節 雷克雅未克音樂一周

龔志成希望兩隊香港獨立樂隊在Iceland Airwaves登台,能夠讓冰島及國際樂迷、音樂製作人見識香港獨立音樂的實力。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製作人(音樂與戶外)羅慧欣解釋,決定ANWIYCTI和雞蛋蒸肉餅參加冰島音樂節的契機是在今年5月。西九於5月進行的「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邀請了冰島電波音樂節的音樂總監Grímur Atlason演講,對方對香港獨立音樂產生了興趣。「本來Mr. Grímur只做講座,西九有意讓他了解一下香港的Music Scene;於是我們便請了雞餅同ANWIYCTI來做Music Showcase,結果當晚Grímur就詢問可否邀請兩隊Band到冰島演出。」她說。

曾參加過2015年冰島電波音樂節的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藝術策劃(音樂)、資深音樂家龔志成補充指這個音樂節達到了「Music in the city」效果。節目一連五日分早晚時段,表演陣總共超過200隊樂隊,音樂種類多元化之餘演出場地一樣千變萬化。首都雷克雅未克內各種空間,不論教堂還是商店也可充當表演舞台。「整個城市都在支持音樂」他形容說,「香港的音樂節都是劃區在指定地方內進行,小食檔、市集等都是為了音樂節臨時而設的活動;在冰島,城市是跟音樂融合。」

其中一間禦寒服裝店,是一個長期充斥觀眾的Off Venue音樂空間。

+4
+3
+2

冰島教育及本土文化 造就獨立音樂沃土

雷克雅未克的文化、音樂及表演藝術重地Harpa Hall,多年來經歷重建、停工再重新擴建,斷斷續續,最終修成正果,像似反映冰島音樂即使在當地經濟不穩的歲月中仍不斷茁壯成長。

「過去十幾年,我們一直問點解冰島得32萬人人口,卻在獨立音樂方面擔當全世界最重要的領導角色?」龔志成曾在冰島向當地音樂人、活動搞手和製作人請教,卻得到一個令他深省的答案:「冰島人自小便享有免費音樂教育,也有種種音樂課外活動。」並非像香港本地師長常以壓力脅迫學童學習樂器、累積面試本錢,為將來升讀名校鋪路;龔志成了解的冰島人音樂教育是講求興趣和自發,「好開放式,亦好鼓勵。」

如此教育制度因素,造就冰島成為獨立音樂百花齊放的土壤,音樂人之間既良性競爭亦守望相助,前輩級資深音樂人肯提攜後輩,樂手往往多才多藝、身兼數個樂隊。例如被視為「小Björk」的唱作歌手Jófríður Ákadóttir,她除了個人樂隊JFDR外,還參與Samaris、Pascal Pinon及Gangly等不同樂風的單位,「在香港則不太常見。」龔志成說。

除了樂手自己努力,官方積極推動都好重要。冰島政府及私人基金合作資助的組織Iceland Music Export,每年出口數以千計冰島音樂單位,協助他們前往外國演出或銷售其作品。「IMX跟Iceland Airwaves一樣,全職員工只有約莫兩人,也是家庭式運作。」龔志成認為這種人少但有效率的組織值得香港參考。他指第二次前往冰島將擔當橋樑角色,在音樂節中為國際音樂製作人介紹香港獨立音樂,亦期望兩隊本地樂隊在當地交流時有所見識,不論對他們音樂創作有幫助,文化方面也可吸收到新事物,大有裨益。

被評為Björk接班人的唱作歌手Jófríður Ákadóttir,來自音樂世家,年僅20出頭已有豐富演出及創作經驗。

+2

羅慧欣深感在冰島,音樂已成為市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不用硬性推銷,而是很「Organic」地跟都市生活並存。她於此行亦報名參加Iceland Music Export的「Speed Dating」活動,形式是由IMX安排冰島音樂人跟唱片公司員工、活動搞手和製作人等業界人士配對,會面10分鐘,互相了解,尋求合作機會,她表示很期待找到跟當地樂手的接洽點。

龔志成認為在冰島歸納的考察成果,對西九意義重大。「西九後年開場館,包括Freespace和公園。音樂節目會開始多。」他認為屆時西九舉辦的音樂活動要好獨特,不會只停留於提供另外一個場地予「精彩」的音樂表演進行,「係要諗下點樣令到香港成個音樂圈再行前一步。」他指西九的角色不只是提供教育和展示,而是整理出一套做法跟本地音樂人互動得更好,並推動整體進步、衝出海外:「我認為冰島是一個很好的模範例子,」「每個文化都有各自推廣音樂的方法,創業工業亦需要創意來推動。這方面香港還未嘗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