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玩具】Black Seed 血腥諷刺版權法殺死創意

撰文:王嘉政 黃正軒 黃沛鵬
出版:更新:

曾幾何時,香港是玩具製作之都,出口量全球第一,但自從製造業北移後,玩具業跟成衣、紡織等香港傳統重點工業一樣,逐漸消失。不過,近年人偶玩具廠牌Hot Toys和Enterbay,憑精緻手工令香港玩具這商標再度揚威國際;除此以外,一眾本地獨立玩具個體戶亦以另類方式,不買版權,不賣可愛,以二次創作、邪異、重口味等元素,為香港玩具業帶來一股勇往直前的新浪潮。
攝影:余俊亮

Kenneth的工作室是跟朋友合租,在電腦用3D Free Form軟件設計首辦原型,雕刻工作在另一端進行。
我設計的不是玩具,而是人生。
Kenneth@Black Seed

人們常以「三歲定八十」來形容一個人性格和志向的根源,用這來描述香港首辦公司Black Seed(BS)創辦人Kenneth Tang的玩具生涯,也很恰當。原型製作與Kenneth兒時興趣關係密切,當年物質不豐富,沒有多少玩具,便懷着童真一嘗「自己玩具自己做」。「小學時流行四驅車動畫《爆走兄弟》,我便用發泡膠製作迷你四驅車,以數元賣給同學,賺來買零食已很開心。」雖未立志以原型師為業,卻不甘成品流於粗糙。初中互聯網資訊未發達,Kenneth便看二手模型書自學運用不同物料製作原型;當上網愈趨流行,吸收知識更廣更深,方明白開發玩具的成本比買玩具高很多。

這隻彩熊的原型是由日本Instinctoy公司的設計師大久保博人創作,他委託Kenneth為其加上一個可郁動的頭部設計,讓熊可露齒之餘又不會改變公仔生產方式,Kenneth的貢獻令此作大受歡迎,Instinctoy賺個盆滿砵滿。

畢業後的工作雖與原型無關,Kenneth仍在網誌及遊戲雜誌發表製作流程和教材,跟Comic World HK合辦設計比賽,為得獎設計製作figure,他也向遊戲公司自薦,取得設計原案工作,增添個人履歷。正因公餘時保持這份寄託,令他得以向玩具製作的專業領域進發,把興趣操練成謀生本領,「2008年加入香港公司當原型製作助理,兩年時間內技術和速度提升不少,直至公司再無發展空間,便北上工作,更長時間接觸玩具生產,其中包括搪膠、3D的建模和打印製作也在那時學懂。」Hello Kitty、變形金剛、鐵甲奇俠等大品牌都委託他製作原型,他也面對過幾間公司挖角,技術和操守得到認同,成功為不少客人解決設計問題,累積了好評和人脈,遂於2012年開設個人品牌。

Black Seed的主要作品,不少是Kenneth因應訪問而搬來工作室以向記者展示。

向版權制度「挑機」

首辦Bloody Meki是BS的創業作,戴着宛如電影《德州電鋸殺人狂》裏殺人狂所戴之人皮面具,手上拿電鋸和斷鴨腳,穿著披滿鮮血的圍裙,恐怖中見黑色幽默。看到那圓鼠耳和配色,令人不禁衝口而出稱呼它為「米奇」。「我不會叫牠做米奇呢!雖然人們有自由如此聯想,但牠是Meki不是Mickey!」作為二次創作,Bloody Meki表達的是版權法的變質:「版權法原意係保障創作者的利益,確保作品不被抄襲;卻漸漸淪為大財團壟斷市場和創意的一種手法,動輒用來恐嚇和控告別人,打擊商業上的競爭對手。」他討厭大財團花巨額買下很多抽象的圖形組合,限制他人使用,令沒財力尋求法律諮詢的小公司、設計師投鼠忌器,效果猶如網絡23條,「『設計』是抽象意念,無具體量度標準,侵權定義很模糊。壟斷圖形及顏色組合的大財團可未審先判,玩弄版權法,使大家不敢觸摸這模糊標準。」因此他選用了家傳戶曉的角色加以醜化,「用血腥風格來表達版權法的『殺戮』本色!就像Bloody Meki手上的電鋸,往設計師頭上斬下來,令很多出色創意胎死腹中。」

Black Seed最出名的首辦Bloody Meki,以樹脂製成,身上的斑斑血漬都是Kenneth用掃潑上去,因此每個的pattern都不一樣。Bloody Meki手上的鴨腳,引申出另一首辦Bloody Duck。

Bloody Meki開發出不同變體,向《鐵甲威龍》、《恐懼鬥室》等電影致敬。手中鴨腳的原主跛腳鴨Bloody Duck,也跟另一隻喪屍狗Bio Dog喪屍狗有關連,形成環環相扣的有趣人物關係,雖弄致甩皮甩骨、肚破腸流,難免令人聯想到一些經典迪士尼角色,「那只是一隻鴨和一隻狗。」Kenneth曉有深意地再次強調。除寓意強烈的Bloody Meki以及樣子滑稽的Boogen Monster等首辦外,搪膠是BS的重要生產線,包括與香港品牌Angel Abby聯乘推出之Marshmallow Uncle、「大怪獸」系列、「花生巨人」,以及開發中的「邪膠」—「屍童」,各有典故和設定。

花生巨人(左)是Black Seed最新出品,破肚裏面有粒花生仔的設計最抵死,拿出來玩不是易事,搪膠的特性是遇熱變軟,要用風筒向巨人肚洞吹,才可能把花生仔「弄」出來。而右邊邪氣十足的「屍童」,則是Black Seed眼見社會發生不公義之事以及惡人當道而設計,為的是表達「因果報應」的主題。

大紅的版權玩具委託的原案,比Kenneth自家原創玩具賺得更多,也曾因投資開發玩具失誤而蝕大錢,但他仍堅持創作:「我追求的人生不止是錢,更有快樂。」BS曾參加亞洲各地玩具展,Kenneth認為台灣的玩具文化風氣旺盛,比較之下,他認為香港人多數只對當紅大牌如鐵甲奇俠趨之若鶩,對designer brand和原創作品接受程度遠不及台灣和外國,單純因喜愛而支持本地新事物的人仍然很少,「『國外紅了在香港才受歡迎』的例子屢見不鮮吧?那買家出於欣賞而支持還是出於跟風就很明顯不過。」

Kenneth手持Bloody Meki的喪屍化變體Bio Meki第2版,改良了腸子的材質,更在斷身上下斷口位放入了磁石讓牠有個「全屍」,別出心裁。

Black Seed專頁:www.facebook.com/blackseed.figure

大變小的創意商機

曾幾何時,香港是玩具製造的龍頭。早於1940年代,香港已開始以勞動密集生產方式的玩具廠,發展至1960年代,本地玩具產品種類更趨向多元化,由塑料玩具發展至電動玩具,1980年代玩具出口甚至已超越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玩具出產地,Rubber Duck、椰菜娃娃都是「香港製造」的經典玩具。及後,香港工業北移,玩具業也難逃一劫,成了夕陽工業。近年Hot Toys、Enterbay等專門製作精工人偶的品牌冒起,令大眾重新關注香港玩具。一些collector也進化成toy maker,把興趣變成職業,透過Facebook、Instagram等網絡途徑推波助瀾,令大眾更容易接觸到本地獨立玩具製作人,雖然本港玩具業的版圖,不像從前般大量生產,但新生代的個體會運作模式帶來的創意,看得到玩具製作在香港仍有發展空間。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