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廢墟攝影有助保育 Sing Chan:政府只懂評級

撰文:黃巧兒
出版:更新:

錢鍾書在《圍城》說道︰「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裏的人想逃出來。」走進廢墟,或許也有如此感覺。從前有人因為搬家、結束生意而離開那地方,今天又有人銳意帶著相機走進故人曾經生活的場景。

平面設計師Sing Chan過去四年間遊走香港和外地的廢墟,拍攝這些被遺忘的城中景致,他希望透過照片講述歷史,也喚起觀眾一同思考保育與廢墟的關係。

Sing Chan過去四年一直在拍攝香港和外地的廢墟景致。(攝:黃寶瑩)

見證城市發展,歷盡時間興衰,其實廢墟也曾風光。

 

它們前身是車站、醫院、遊樂場、軍事基地、大宅古堡、劇場戲院,這些地方都曾滿佈人們足跡,但如今穿越時光,人跡罕至,這些廢墟慢慢變得「瀕臨絕種」,只因政策令它們荒廢下來。

拍攝者不會公開廢墟地點

 

Sing Chan最近到訪清水灣已荒廢的邵氏片場,「這裡有很多電影業重要的產物,我看到很多當年的電影海報、原卷菲林、手抄本劇本等等。」展視過邵氏片場的照片後,不少電影愛好者都問他這些物品有沒有被保留,會不會有團體將它們留起來作日後展覽。

清水灣已荒廢的邵氏片場滿佈原卷菲林,充滿歷史價值。(Sing Chan攝影作品)

他指那裏的23座建築物,每一座都很有保留價值,但當中只有1座被政府評為一級歷史建築。「評級只是行政制度,在法律上沒有任何保障能力,即使評了級也只是反映文物價值。如果要全面不清拆來進行保育,就必須將建築列為法定古蹟才有用。」Sing Chan直言政府只懂評級,根本未有實際行動保育文物。

邵氏片場遺留了很多當年的電影海報,廢墟攝影讓這些歷史重生。(Sing Chan攝影作品)

「政府常常說收集公眾意見後,才計劃如何保育或發展廢墟,但市民未必知道那些廢墟的面貌,怎能提意見?我希望藉著拍攝廢墟呈現內裡的細節,讓大家一窺廢墟的內在面貌,繼而讓更多市民有效向政府提出詳細而有效的保育建議。」他又認為將來向政府就文物保育項目提交意見時,會考慮加入這些攝影圖片,增加說服力。

 

Sing Chan指廢墟拍攝有個不明文規定,拍攝者都不會公開廢墟地點,因為以前曾經有一些破壞份子到那些公開了的廢墟,偷竊及縱火,破壞了那裡的環境。但即使如此,他仍會藉著一些照片中細節透露這些廢墟在哪裡,他相信關注廢墟的人自然看懂那些蛛絲馬跡。

廢墟充滿人情回憶

廢墟一般被描繪成陰森死寂的鬼域,但Sing Chan卻認為廢墟充滿人情人性。「雖然廢墟中的那些舊物不一定很值錢,但卻充滿了我們這一代或上一代的回憶。」

Sing Chan行山時經過了這個已丟空多時的舊村落。(Sing Chan攝影作品)

Sing Chan四年多前開始對廢墟攝影有興趣,當時他行山經過一個丟空了的舊村落,發現屋內存放著幾十年前的舊物,仍呈現出當時的生活形態,感覺很深刻。

牆上的痕跡就像活著的記憶,呈現了某個時代的生活面貌。(Sing Chan攝影作品)

他曾經找到一把滿載歲月痕跡的菜刀,「近望還能看到它磨蝕了的紋理,甚至能看到手柄上用力壓過的指紋。」他又憶記述到過位處新界的一級建築,「那是一間中式大宅,牆上還有小朋友計數畫畫的痕跡。那是活著的記憶,這些我們不能在博物館裏看到。」他指相比博物館乾淨整齊的陳列,這些廢墟中真實的環境更富故事性,更能呈現一個時代的生活面貌。

短短數月,國民黨士兵的故居已被夷為平地,Sing Chan指若非當天拍到舊宅面貌,這段歷史便會消失。(Sing Chan攝影作品)

Sing Chan數到最深刻的一次經歷就是2015年年初找到了國民黨士兵的故居,他憶述當時只是當一般舊宅拍攝,後來當他們把照片傳到網上,便有相關歷史專家聯絡他們,「他們再去搜集資料時便知道,那是駐守重慶號的海軍林柄堯先生的故居。」當時他們找到了日記、當兵的證明卡片,而台灣那邊也有相關紀錄,後來有關專家聯絡到林柄堯先生在加拿大的親人,並把他的遺物收藏作研究之用。

 

「但由於故居是私人地方,所以無法保留,那座大廈現在已經拆卸,如果當時不是有機會拍到那間舊宅的面貌,這些物品就會被拿去填海,這段歷史也會消失。」Sing Chan慶幸廢墟攝影讓他拾到這段歷史的碎片。

發展商只對地皮感興趣

 

現時大部分廢墟都是私人物業,Sing Chan直言「發展商只是對那塊地皮感興趣,他們只想清拆地皮上的建築,按他們的藍圖發展。」若政府不參與保育這些具歷史價值的建築,這些廢墟不單人跡罕至,最終甚至會消聲匿跡。

近幾年的保育項目多為自負盈虧,所以業權人士少不免找財團支持,令保育與商業掛鉤。Sing Chan 提及「1881 Heritage」成為一門生意後,一般人到訪根本不會知道這是前香港水警總部,想自由參觀也不容易,因為不少地方已變成了酒店和商舖,有些範圍甚至不開放。

 

另一座歷史建築灣仔同德大押,未等得及評級已被清拆,他質疑政府的做法,「其實政府應更主動去保留這些呈現歷史的建築。庫房常常水浸,為甚麼政府不願花費?」

這是Sing Chan最喜歡的一張照片,最上方是中環地價最貴的商廈,中間是一個荒廢了的街市,呈現一個很強的對比。(Sing Chan攝影作品)

Sing Chan在中環拍攝舊街市時,感覺有很大落差,自己身處一個荒廢了的街市,望出去,近在咫尺的竟是中環地價最貴的商廈,他質疑政府為何認為這地方非常有價值,卻把它丟空了十多年也未發展。


他指出現時中環街市的活化計劃並不適切市民需要,去年9月市建局董事會通過6億元簡約方案,放棄於頂層加建玻璃屋的「漂浮綠洲」及空中花園舊方案,但他指出天台位置很開揚,應設空中花園作休憩用地保留給市民使用。

「荒影.遺城」攝影作品展合共展出Sing Chan五十多幅作品,讓照片娓娓道來廢墟的歷史足跡,透過鏡頭實踐保育真義。

日期:2016年1月16日至1月30日

時間:星期二至六(早上10時至下午1時,下午2時至下午6時)

   逢星期日、一及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香港西營盤西邊街36A後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