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夫:發不平鳴之藝術家

藝文
特約內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生於匈牙利的英國鋼琴大家安德拉斯.席夫爵士(Sir András Schiff),上一次到臨香港演出已是2008年,當時他除了舉行獨奏會,更夥同小提琴家妻子塩川悠子和大提琴家美克羅斯.佩仁伊,演出了幾首三重奏。今年,席夫將首次帶領自己創辦的「安德烈.巴爾卡室樂團」來港,其間發生過的事情可真不少。

撰文:尹莫違

(尹莫違從事文化、藝術寫作及翻譯,專攻音樂評論。)

簡而言之,自2010年奧爾班第二度出任匈牙利總理以來,席夫多番抨擊其右翼民粹政府日趨專制的舉措,其中含有民族主義思想和種族歧視的,尤教父母均為猶太大屠殺倖存者的他深惡痛絕。他曾因表達意見而收到死亡恐嚇,遂決定不再踏足故國。他說,那裏雖然有很多人愛護他,但他還是感到不安,因為他們大多寧可對時局保持沉默,缺乏公民勇氣。

英國鋼琴大家安德拉斯.席夫爵士(相片© Nadia F Romanini)

席夫對他的聽眾的確有所要求。音樂廳裏的人發出太多噪音,他或會瞪目視之,以至打手勢著其肅靜;嘈吵難當的話,他更曾經暫時離場。席夫也對其他古典音樂家要求甚高:他認為藝術家有責任站出來反對社會上的不公義,而他絕大多數的同行,卻對重要的文化和政治議題漠不關心、默不作聲,令他慨歎不已。

如此有原則的一個人,難怪亦對自己有極高的藝術要求。席夫學習每一首曲子,都十分費時費勁,或要花上許多年才會覺得準備就緒,可以公開演奏。另外,他畢生鑽研最「嚴肅」的德意志、奧地利曲目——巴赫、海頓、莫扎特、貝多芬、舒伯特、舒曼、布拉姆斯——以及幾位後來的巨匠,尤其是他的同胞巴托克。炫耀技巧的作品,則完全避而不彈。

這些聽起來都很清雅脫俗似的,但他的演奏並沒有甚麼高不可攀之感:縱是心思縝密,卻又不失清新,而且活潑多彩,引人入勝。這些特質來自他與生俱來的音樂感,也來自他對樂譜每個細節的透澈詮釋,乃長期浸淫所得。很少鋼琴家能夠像席夫那樣,一直把各首經典作品彈得如此出色;而這些作品的錄音雖則極為繁多,他的不少唱片至今卻仍是標準參考版本。有些人批評其演奏曲目過於「狹窄」,他的成就即為最好的回應——他就是學有專精,傲視群倫。
 

很少鋼琴家能夠像席夫那樣,一直把各首經典作品彈得如此出色;而這些作品的錄音雖則極為繁多,他的不少唱片至今卻仍是標準參考版本。(相片©Yutaka Suzuki)

聽這般嚴肅的音樂家彈奏這般嚴肅的音樂,可不是一件沉悶的事情。席夫的音樂會反而洋溢一種平和的喜悅,此不僅是他生動的演奏使然,亦源於他明顯予人樂在其中的感覺。他於音樂會末加奏曲子,可謂大方之至,儘管他幾乎必定選奏跟那一場節目有關的樂曲,而從來不會隨便討好樂迷。例如我曾聽過他的一場獨奏,節目最後是長一小時的貝多芬《迪阿貝利變奏曲》,席夫接着加演的,是同一作曲家整首20分鐘長的作品一零九《奏鳴曲》,其終樂章亦為一套頗具規模的變奏。

席夫的音樂會反而洋溢一種平和的喜悅,此不僅是他生動的演奏使然,亦源於他明顯予人樂在其中的感覺。(相片©Angelo Nicoletti)

席夫快要帶來香港的室樂團「Cappella Andrea Barca」,其名稱也讓他自得其樂。他把自己的姓名András Schiff直譯成意大利文,便得了Andrea Barca;Schiff和Barca都是「船艇」的意思。他甚至為這位Barca先生創作了一些生平事迹,其中提到此君曾替莫扎特翻樂譜……事實上,這樂團着實跟莫扎特大有關聯,因為席夫當初在1999年親自挑選多國樂手成立樂團,正是為了演出莫扎特的所有鋼琴協奏曲。

今年11月,他將率領此團在香港文化中心演奏兩首膾炙人口的莫扎特交響曲、巴赫《音樂的奉獻》裏莊嚴的六聲部里切爾卡,以及貝多芬鋼琴協奏曲共三首之多,怎不叫人期盼?

安德拉斯.席夫爵士與安德烈.巴爾卡室樂團

日期:11月15日(晚上8時)及16日(下午5時)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票價:$700/$550/$450/$350/$250
詳情:https://bit.ly/30JMmp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