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安全隱患隔離Jace Chan醉過喊過|歌詞心頭好|林綸詩專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沒有玩Clubhouse? 大概是自Instagram之後做得起的平台,久違久違。多得疫情,這個聲音虛擬社交似乎能以真人發聲給我們點點溫暖,就像音樂一樣。當社交逐漸變成通過網絡才成事,手提電話的聲色的確主宰著我們的人際關係……

文:林綸詩

幾年前 Serrini的《油尖旺金毛ling》,最愛這一段:

油尖旺金毛Ling看盡世間事

靠Facebook抒發感情才是意義

句式過分文藝 最委曲的暗示

那些文青本身也很鍾意

+42
+42
+42

將面書的矯情、價值、過盛都充份表現出來。然後,有Jace Chan(陳凱詠)的《隔離》:

誰知我 上傳十個限時動態定時直播

醉過喊過期待有他深切慰問我

但我清清楚楚終止交往他更快樂過

被退出驚訝什麼

由文字句式變了圖像動態,文青的文字修飾來自ICQ年代,到今天已發展成只有24小時壽命的錄像表達,一個個限時動態代替文字描述,我們的感情比王家衞的罐頭更快到期。

這首歌另一段還交代了通訊軟件的壓縮等待:

想約他 私訊他 別無視我好嗎 中斷聯繫了嗎

藍剔 誘惑我等他 一堆廢話 願意覆嗎

關注他 追看他 在熒幕裡牽掛

通訊被限制嗎 怎招架

單剔 隔絕我跟他 封鎖了嗎 沒對話

藍剔帶來的已讀不回、單剔代表的潛在封鎖、熒幕訊息的種種猜測,令愛情被濃縮,痛苦被放大,時光被放長,磨練著愛情新人(或舊人)。

還有Serrini的《Don’t Text Him》和 Dear Jane的《永遠飛行模式》,單看歌名,網絡用家如你我,已能感受到這個年代的苦吧?對你來說,又有幾多歌能從你的智能電話唱進你的心坎裡?

(專欄「歌詞心頭好」今起每周刊出,標題由編輯撰寫,原題:歌詞中的網絡愛情。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簡介|林綸詩,80後中大人,鍾愛香港流行文化。寫過樂評、做過評審,最喜歡合唱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