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諾瓦|請將美術、美景與美人的懷抱留給我|人與物

撰文:慕尙藍
出版:更新:
「畫是用來裝飾牆壁的,因此色調應該盡量豐富多彩。對我來說,一幅畫應該顯得可愛、歡樂並且美麗。生活中醜陋的東西已經夠多了,我們不該再雪上加霜。我喜歡那種能讓我漫步其中去撫摩小貓的畫作。」
雷諾瓦

1841年2月25日,皮埃爾—奥古斯特・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出生於法國利摩日(Limoges)一個裁縫家庭。雷諾瓦從小就是一個藝術神童,他有一副好嗓子,原本要進入巴黎歌劇院合唱團,但最後因家計問題而作罷。十三歲時雷諾瓦開始在瓷器工廠當瓶繪學徒,四年的學徒生涯讓他練就一手熟練的描摹和釉色筆法,畫功細膩精緻,甚至有著瓷器廠的「魯本斯先生」美譽。他尤其擅長花卉與人物畫,這段經歷也奠定了他日後的繪畫基礎。

1910年的雷諾瓦(Wikimedia Commons)

長期的瓶繪工作令雷諾瓦對繪畫和藝術深感興趣,他尤其留意羅浮宮內收藏的幾位藝術家先賢:比如布雪(François Boucher)用色華麗且極具裝飾性的洛可可(Rococo)風格,使得瓷繪學徒出身的雷諾瓦頗有共鳴;還有華托(Jean—Antoine Watteau)的風景人物畫,其柔性的筆調深深影響了雷諾瓦後來諸如船宴、舞會等群像題材的作品。

1862年之後雷諾瓦嘗試在巴黎美術學院學畫,並且進入了瑞士畫家格萊爾(Charles Gleyre)的畫室學習。大名鼎鼎的莫內(Claude Monet)、西斯萊(Alfred Sisley)和沒有那麼有名的巴齊耶(Frédéric Bazille)屬雷諾瓦的同門師兄弟,後來他們成為印象派的創始成員。在格萊爾畫室的這段日子,雷諾瓦逐步奠定了自己日後的創作畫風。

【人與物】莫內:「印象」是日出那一瞬間的真實感受|人與物

寫實的色彩,印象的光

結束在格萊爾畫室的學習之後,雷諾瓦在楓丹白露結識了浪漫主義畫家迪亞茲(Narcisse Virgilio Díaz),他參考了迪亞茲的建議,逐漸提高畫面的明亮度,放棄黑色的陰影主調,並在1867年以新作《持傘的莉絲》(Lise with a Parasol)再度入選當時的沙龍展。

雷諾瓦《持傘的莉絲》(Lise with a Parasol)(Wikimedia Commons)

這是他為情人莉絲(Lise Tréhot)所畫的戶外寫生,畫中少女浪漫的形象被柔和明亮的陽光充分映襯出來,雖然沙龍展全場都佈滿了對麗絲全身雪白造型的讚賞,但依然不乏批判者貶抑此作,其中有一位紀勒先生(André Gill),以一張諷刺畫奚落雷諾瓦那豐腴的莉絲小姐,看起來活像是「一塊會散步的乾酪,加上一大塊麵團」。雖然語句略帶惡意,但也點出了事實。日後,雷諾瓦鍾情女性作品題材甚至到了癡迷的地步。

1869年後雷諾瓦和好友莫內搬進了昔日同門巴齊耶的寓所,這段時間雷諾瓦受到莫內的影響頗深,在技法上開始選擇比較明亮的色彩和筆觸來作畫。節假日時他們一起到巴黎附近的布吉瓦爾(Bougival)渡過了愉快的夏日時光。

雷諾瓦後來於1883年畫成的《布吉瓦爾之舞》(Dance at Bougival)(Wikimedia Commons)

布吉瓦爾是巴黎上流階級的休閒勝地,擁有聞名的青蛙潭和河濱娛樂活動;而其中安席耶荷、阿戎堆和夏圖等塞納河沿岸地區,則以酒吧、帆船和聚會場所聞名,這些地區成為他們繪畫中的最佳背景。兩位畫家經常就同一主題各自創作屬於自己風格的作品,比如《青蛙潭》(La Grenouillere)、《傘》(The Umbrellas)等。

雖然同屬印象派畫風,但雷諾瓦的作品大多融合了浪漫主義和洛可可的舊式細膩畫風,以純熟的方式呈現人物的動態和表情,畫面也大多熱鬧繁榮;莫內則全然使用印象派特有的筆觸,不放過光的一絲變化,使畫面更為溫和秀麗。而在這段遊玩時光期間,雷諾瓦也創作了最為膾炙人口的作品——《煎餅磨坊的舞會》(Ball at the Moulin de la Galette) 。

雷諾瓦《煎餅磨坊的舞會》(Ball at the Moulin de la Galette)(Wikimedia Commons)

煎餅磨坊的舞會

這幅油畫中的露天舞場和酒吧位於巴黎的蒙馬特區,離雷諾瓦的住所不遠,他是在現場作這幅畫的:當時舞場正沐浴著午後燦爛的陽光;一群人坐在樹蔭下,陽光透過樹葉在他們的衣裙上跳躍,使整個畫面泛著光輝。而在雷諾瓦之前從沒有人想到用如此大的畫幅來表現巴黎人的日常生活,而且畫面中人頭湧動,熱鬧非凡,在視覺上產生很強烈的壓迫感,但也因為光線的強弱感變化豐富,不乏給人以愉快歡樂的印象。

雷諾瓦曾畫另一較小幅版本的《煎餅磨坊的舞會》,用色比初版更鮮艷、大膽(Wikimedia Commons)

畫面色調以藍紫色為主,而人物由近及遠,產生一種多層次的節奏感。近景是三個正在聊天的年輕男女:坐著的那位女士的眼睛和前額處在陰影之中,陽光照在她嘴和下巴上。往遠處去,人們的形象越來越隱沒於陽光和空氣之中。男人們都戴著高帽,女人們均穿著裙子和腰墊。一個室外舞會的平凡景象,在雷諾瓦的畫筆下充滿了陽光照射在人們臉上、衣服、桌椅和地面上所引起的豐富光色變化,而且忽隱忽現地搖曳著,渲染了舞會熱鬧的氣氛。

比《煎餅磨坊的舞會》稍早的《韆鞦》(The Swing)(Wikimedia Commons)

雷諾瓦和莫內一樣,喜歡小色塊造成的視覺效果及其印象,他們常常選擇日常情景作畫,尤其注意表現自然光在不同時刻的變化及其對景物的影響,所以實際上這幅畫真正的主題是捕捉透過樹葉間隙照射下來的陽光。《煎餅磨坊的舞會》可說真正實踐了「光是繪畫的主人」這一句印象主義者的口號。

如果說莫奈追求的是光與線的和諧與美妙,那麼雷諾瓦則更著重於色彩的表現。在他的畫中看到的不只有光和影,還有人細膩、真實的情感。特別是在光線的表現上,畫作中的陰影部分多採用柔和的藍色調,而光亮處則帶著溫暖的粉色調,使畫面透著溫馨陶然的氛圍。

【人與物】馬奈|被指離經叛道 卻想得到體制認同的印象派先驅|人與物

我愛美術,我也愛美人

在長期的創作歲月裡,雷諾瓦的作品多採用鮮明靚麗的色彩,著重描繪熱鬧的歡慶場面,他特別擅長捕捉女性、兒童的可愛形象,以及明媚的自然風光。

他尤其偏愛以女性豐滿肌體為主題進行創作,將她們體態優美的身軀和優雅的姿態完美呈現在畫布上。這個主題貫穿其全部的藝術生涯。雷諾瓦在早期大多以少女和婦女入畫,多半是他身邊圍繞着的女人:他的母親、妻子、保姆,或者青春的少女,還有朋友以及他們的妻子。

到了晚期雷諾瓦更沉醉於裸女的刻畫,他曾經說過:「如果沒有畫出讓人想伸手去捏的感覺,這個裸女畫就不算完成。」在創作以展現裸女作品的時候,他常以明亮、艷麗的色澤描繪場景,同時用非常細膩的筆觸刻畫女性的胴體,絲毫不掩飾其對女性肉體的留戀。

更多雷諾瓦作品:

+2

很多人都說,雷諾瓦為了快樂作畫,因為他的畫筆,只畫陽光下最美好的事物。在他的作品中,古典主義的「形」與印象主義的「色」完美地結合在朦朧的、充滿詩意的畫面中。比如《煎餅磨坊的舞會》這幅作品描繪眾多的人物,既表現了一個狂歡的場面,又展示了一種優雅的生活情趣;但雷諾瓦創作此畫的興趣卻是想呈現鮮豔色彩的悅目組合,研究陽光射在人群上的效果。與其說是觀景臨摹,不如說是他在盡力表現愉快自然的歡樂氛圍,比如那些恬美的風景、鮮花或水果、樹陰,跳舞閒聊的人們、健康而充滿著活力的女人⋯⋯

所以我們願意稱他是「幸福大師」。他那些洋溢著溫柔詩意氣氛、散發親切感覺的畫作,讓人找不到一絲憂愁。

【人與物】系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