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疫轉|日本舞者受社交距離啟發 開拓偷窺形式實驗劇場惹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球疫情肆虐,多個表演項目無限期取消,表演藝術工作者面臨各式困境。日本有個舞者,則開發一個新的劇場形式——

+2
+2
+2

在一座圓形舞台外圍封木板,在木板上留一個信箱孔洞大小的縫隙與細洞,觀眾坐在舞台圍板外,各有一個獨立空間。觀眾就經這個洞孔設計,像偷窺一樣看舞台上的演出,近日獲各國媒體關注。

淺井信好|出生於1983年名古屋,現為藝團「Dance House黃金4422」總監(圖片來源:Nobuyoshi Asai@Facebook)

著名舞者淺井信好,是窺視室劇場形式的開發者。他在受訪時分享理念——這種觀賞形式限制著觀眾的視野,觀眾未能一時間看見整個舞台,便會在自己所屬的座位範圍,尋找另一孔洞繼續觀賞。「這座舞台共有三十道門包圍著。在三十個(木板相間的)獨立空間,這三十人需要透過兩個洞孔去觀賞。」淺井信好說,因應疫情,他們經常思考,到底要做些甚麼才可在這個時期表演。於是,他們就想到運用「社交距離」融入劇場設計。

淺井信好十分清楚,這種形式容易令人聯想舊時日本曾流行一時的「窺視室」,不過他相信,正如疫情「社交距離」給人的負面感覺,這個劇場方式將會令人改觀。

外媒報道不久,有網民留言指這的確令人有太多負面聯想,直指這是嘔心的偷竊行為,好像要把偷竊行為正當化,亦有人認為這種形式是當前藝術表演困境的出路,觀眾在觀看形式上,因障礙物而更用心觀賞和思考。

不知道香港藝術工作者和觀眾,會不會接受這種形式?

(綜合報道)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