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困在家就如張學友最喪的「屈到病」|歌詞心頭好|林綸詩專欄

撰文:林綸詩
出版:更新:

文: 林綸詩

這個社會氛圍,這個疫情抗戰,就快無病變有病。

音樂絕對是這段日子的最大寄託。去年還有人發起虛擬 clubbing,配合錄像和邀請不同的 DJ 打碟,音樂社交是人生不可或缺的!這樣的發展是文明向前走還是向後走退?

回想從前生病也是以音樂陪伴,詩意一點有宏觀的《愛在瘟疫蔓延時》(黃耀明),可愛一點有個人的《我病了》(3P)。不論是有人照顧,或呆在醫院,生病時的 playlist 必有這兩首。

「獨舞疲倦 倦看蒼生也倦

懼怕中葬身無情深淵

獨舞凌亂 亂叫吼心更亂

在哪天這地悠然共對」

「我病了 成個人輕飄飄 吃藥了

沒有人時候我偷偷笑 醫生護士不在我怪叫」

這個疫情,最辛苦是困獸鬥,有一段時間全家人在家工作和上堂,又不能周圍去吃飯,腦裡突然響起「屈到病」。

「yeah yeah yeah yeah 屈到病(你說話我驚)

屈到病(你接近我驚)

屈到病(你開罪我驚)

屈到病(我在逃命)

來為我好 使你心極震怒

從未放開 這個苦悶被告

沉睡片刻 都說低劣態度

每天 你說我語氣太粗 血壓也太高」

(寶麗金)

陳少琪的詞填得極貼切心理學理論,通用於很多情況——夫妻間、親子間、同事間也可以大聲唱(!)。還記得當年看 MV,嚇一跳驚覺張學友原來可以這樣喪。畢竟之間聽《分手總是在雨天》、《我等到花兒也謝了》一類,多悲傷也不失優雅。《屈到病》絕對癲覆了我當時對他的印象,所以尤其深刻!

祝大家歌到病除!

(專欄「歌詞心頭好」每周一刊出,標題由編輯撰寫,原題:「屈到病在瘟疫蔓延時」。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簡介|林綸詩,80後中大人,鍾愛香港流行文化。寫過樂評、做過評審,最喜歡合唱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