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熱血害死後生仔?《殺神Nobody》不甘心失去我身份|星期三影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眨眼又來到國際電影節的季節。每次國際電影節都有文青伏片:最顯淺的門面工夫就是食字玩譯名,引到你入場才看到手搖自述剪接咿咿哦哦,考你忍耐力靜待一個跌裝𠝹櫈位。今日不談「國際電影節」文青片,也不談熱議的七個港導合成作,繼續談大家心目中的大片。

《殺神Nobody》(原名Nobody,台譯《無名弒》)開首第二幕「星期一至星期七,多勞多得」用昔日打工仔最懼怕的打卡機聲音咔嚓咔嚓,貫穿男主dry爆的日常生活,這五分鐘簡直是文青伏片標準模式,內容排列不分先後左右:星期一,男主起床上班下班地鐵嘟卡入閘;星期二,男主現時自己肯做飯反被老婆閱哦他來不及丟垃圾;星期三,男主跑步然後在巴士站做引體上升(字幕翻譯連巴士站地產廣告牌都照顧豈知原來是片尾關鍵角色);星期四五六日都如此這般陳述悶悶悶悶到想在門裏心字換上另一個表達憤怒的字,說不好還差點以為導演會用打卡機聲音來奏出一首歌來,結果還是悶你幾分鐘來表達男主真的悶到發瘋。

對啊,這已是第二幕。老老實實,沒有離座全因第一幕男主滿面血迹太有型,戴了手銬還在從容地掏出個貓罐頭和罐頭刀,解開外套以為要拔支砲,結果是一隻貓,伸頭出來要吃貓罐頭,大家幾可斷定「導演簡直是有病的」才繼續看下去。

暫時透兩幕,劇透半生平安;下半生如何?我看了幾篇影評,不斷loop住兩個系列:Wanted(港譯《殺神特工》,台譯《刺客聯盟》)、John Wick(港譯《殺神John Wick》,台譯《捍衛任務》)系列;在我觀影經歷裏,其實只是RED(港譯《猛火爆》,台譯《超危險特工》)系列和Home Alone(港譯《寶貝智多星》,台譯《小鬼當家》)系列結晶。

血腥版本Home Alone?

沒錯,是那個扮作天真可愛其實是「壞了的人」那個Home Alone小孩子,我這麼一說,就為大家解釋了為什麼男主一定要在較偏遠的廠房工作,結局一定與這座廠房有關連的。至於RED,就是退役特工、英雄退隱的憂鬱,有沒有暗示老而不、老海鮮就不得而知,電影主角退而不休愈打愈精神視死如歸再無遺憾一往無前的老熱血,就真的看得我們膽戰心驚,在他的廠房每步都設有機關,更有裝滿鐵釘的玻璃瓶準備殘害對手......

+10
+10
+10

《殺神Nobody》男主半途退休是因為他曾放過的那個人引退後有了幸福家庭而喚起退意,男主與女配三年抱兩之後,只因一場業餘入屋劫案復仇心軟而起了殺機,從巴士打到出車窗外又回到巴士車廂再打過,都因為一個半個的偶然而打打打打打。大約就是現實裏一個事業有成的退休者,到了某個人生階段的思索——為過平穩生活,隱藏自己某些才能;退役才發現自己仍有光芒,於是重返大機構任職顧問,應酬高層,凡事問而不顧。地球仍然在轉動著,你以為你在推動著貢獻著;在別人眼中,你也不過是活得太好不甘現實欲求不滿的老海鮮,為新世界帶來舊世界廢規矩。

用別人的鮮血來證明自己活得精彩

人人說電影打得爽,卻沒人說老海鮮當道就只有老海鮮自己精彩,死的都真真正正是nobody——用別人的鮮血來證明自己活得精彩,退而不休,愛不釋手,整個業界的破壞者,就像男主在巴士明明可救出乘客了事偏要打人一鑊死全車才夠爽,用別人的、下一代的死亡來證明自己有多厲害有多能幹。

沒太多人提到的是,男主真身其實完全不會武術的。於是,電影裏有些他花時間練跑的其實是真跑,練引體上升的其實是真練,看過公開的毛片就會看到頭髮稀疏的男主真人與那些死了都沒有名字的可憐臨記練習的片段。電影另一個話題是歌:有不少歌曲都曾由經典打殺片種用過的。這話題就點到即止,留待大家在網上抓個playlist入手機慢慢回味。

尾片打開彩蛋前,終於看到男主在巴士站引體上升時看到地產廣告裏的經紀小姐疑似真身,現身睇樓現場。幸福美滿大團圓結局就是去買樓?電影又道出香港人悲歌......

(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