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殺死野生動物 藝術家賦予「新生」:生命只是皮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城市人看見死去的雀鳥,也許會感到害怕,想起患禽流感的病鳥死鳥。澳洲有藝術家竟然拾起死去的雀鳥,以羽毛為創作媒介,拼砌成新生物雕塑,刻意製造不自然的效果,使人反思野生動物生命的重要性。

澳洲藝術家Emily Valentine收拾死去雀鳥的羽毛,以立體拼貼的方式,創出獨特的羽毛雕塑。(Emily Valentine Facebook)

澳洲多媒體藝術家Emily Valentine已經有15年運用羽毛做創作,並稱「羽毛是她的油彩」。1999年,她創作了第一件羽毛藝術作品《Road Kill》,意指「在道路上被撞死的動物」。那是一對用鸚鵡羽毛製成的鞋,她在車路撿到一隻被車輾過的虹彩吸蜜鸚鵡。從此,Emily繼續運用死去雀鳥的羽毛,以立體拼貼模式,創作出其他的動物形態,賦予死去的動物「第二次生命」。

「很多人都無視道路殺死動物的問題,我們很少去關注野生動物的生命。」Emily選擇利用意外或自然死亡的雀鳥來創作,希望人們重視野生動物的生命,例如駕車時多加留意跑出來的動物,以免撞傷無辜的小生命。

藝術家用舊有的身體作為物料,讓動物有重身的機會,改變觀眾對生命的看法。(Emily Valentine Facebook)

Emily多運用五顏六色的羽毛,砌成不同形態的雕塑,創出不和諧的視覺效果,引起觀眾的反思。(Emily Valentine Facebook)

生命不止是皮毛

同時,她用五顏六色的羽毛拼砌成小狗、小貓、時裝等奇怪雕塑,創出不自然、怪誕的視覺效果。「我刻意用這種不和諧的視覺觀感,讓觀眾去提出疑問,反問我們為何無情去對待動物,還有我們為什麼下意識地將動物分成各種類別,如寵物、害蟲、有價值的、沒有價值的、美麗的、平融的……」藝術家籍着新穎的創作,讓觀眾反思生命的本質是什麼——而不是根據外表或人類的立場去對牠們作出分類。

有外國記者問Emily,她何以收集大量的羽毛。她告知對方,一直依靠整個創作團隊去收集素材。她有一位朋友任職巴士司機,當他看見路上的死鳥,便會停下巴士,下車收集屍體;她亦有幾位愛騎電單車的朋友,每次都在貓兒來前,撿起雀鳥屍體。由於朋友不斷的支持,讓她十多年來致力創作羽毛雕塑,為野生動物發聲。

Emily Valentine的羽毛作品除了動物形態,還包括飛機、火箭等非生物形態。(MCP新都城中心提供)

Emily Valentine過去15年用創作讓觀眾反思人與動物間的關係。(MCP新都城中心提供)

藝術家Profile

Emily Valentine,澳洲多媒體藝術家,過去15年以羽毛為創作素材,希望通過創作讓觀眾反思人類與動物、鳥類的關係。她畢業於悉尼大學藝術學院(Sydney College of the Arts),主修珠寶及物件設計,曾參與20多個畫廊展覽。

Emily Valentine羽毛作品展覽

展期:即日至2月15日
地點:MCP新都城中心2期L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