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廢棄動物毛 誕生良心皮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設計師 Irene Kostas (攝影:龔慧)

 去年,設計師Irene Kostas從芬蘭赫爾辛基迅速掘起,以Onar Studios品牌名義,發布首批秋冬系列,一嗚驚人;作品先後登上New York Times、Women's Wear Daily、i-D 等時尚媒體,並在Opening Ceremony、Far Fetch等網上商店獲得不俗的反應。而前陣子北歐設計買手店Vein亦率先將ONAR系列帶到香港。作品的主要材質,正是時尚界一直以來備受爭議的fur──動物皮毛。 

相比起人造纖維,羊皮及毛裘均可經生物自然分解的。因此,使用動物纖維,也能減輕時裝工業對環境的傷害。
Onar Studios設計師Irene Kostas

設計師Irene 的爸爸(圖)和叔叔具多年製作和加工皮草的經驗,現時為Onar Studios的皮草工匠。(Onar Studios提供)

「人道」的迷思

Irene的父親和叔叔均為皮草工匠,受父親薰陶下,她自小便接觸到製作皮草工藝,從小耳濡目染底下,對皮草有着與別不同的情感。自2014年成立Onar Studios以後,Irene的父親主力製作她的系列,將她的構思實現,而兩兄弟Alexandros Kostas和Konstaninos Kostas則合作負責管理及市場推廣工作,經營Kostas家族的首個品牌──Onar Studios。「爸爸跟我抱怨着說,他從未如此辛勤工作過。」每當談及她的爸爸,她總會帶點笑容。

而品牌的最大賣點,Irene認為,是顛覆一般人對「良心時裝」的觀念。「從來沒人想過利用廢棄皮料生產時裝,大部份的皮草生產商愛用farmed fur(飼養動物皮毛)作原料,而沒考慮過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因此,我考慮可持續發展的價值。再者,我的爸爸和叔叔都是製作皮料的工匠,對毛料加工十分熟悉。將他們的技術和可持續發展的價值結合, Onar Studios就誕生了。」

我選用的羊皮(sherlings)和毛裘都是拿屠宰場用剩的皮料、獵人的獵獲(wild pelts),又或是翻用舊毛裘(vintage furs),就連羊皮,都是取至本拿作食用的羊隻身上,廢料再用,加工成時裝原料。
Onar Studios設計師Irene Kostas

縱使ONAR Studios植根於皮草生產大國, Irene卻選擇用相對道德的方法使用動物皮料。而在製革(tanning)過程中,品牌取用的是從植物提取的染料,當中不含重金屬,避免環境污染。相比起不能經自然方法分解的人造纖維,羊皮及毛裘可經生物自然分解。因此,使用動物纖維,也能減輕時裝工業對環境的禍害。

Onar Studios 熱銷單品—CLEO Headband,選材至MERINO 羊毛絨,所有羊皮 據稱是羊肉工場的廢棄物料,棄料再用,成品牌的一大賣點。(Onar Studios提供)

快時裝 慢時裝

「我不會主動要求供應商提供更多羊皮廢料。因為,再用現成的棄料是品牌的原則。Onar Studios的本意,是沿用可持續發展的方法,結合傳統的工藝和新靈感,造出『慢時裝』。」她相信慢時裝是未來時裝的大趨勢:「你看見時下愈來愈多人像我一樣,只把一種工藝做好,將生產時裝的方式變得專門。」

選材自意大利、用當地傳統方法vegetable-tan染製成的羊皮,在希臘北部Thessaloniki手製加工而成的羊皮背包。圖中羊皮手工背包為ONAR Studios 2016年春夏系列新品。(攝影:龔慧)

而對於充斥世界每個角落的fast fashion,Irene的態度就來得更斬釘截鐵:「I hate fast fashion.」她直接了當地說。時裝工業忙於推陳出新,加快原本只有兩季的時裝周期至每年最少4季,更甚會推出每年8季系列,變相大量生產。她反問:「世界需要這麼多的衣服嗎?不停產出又有什麼意思呢?大量生產當中用到的人造面料和染料大多是從石油而來,不能經生物降解。過度生產和消費成衣,污染環境。」

查詢:
onarstudios.com

Vein 
地址: Shop 301-302, Lee Garden One 33 Hysan Avenue, Causeway Bay, Hong Kong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