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隻佬》與林夕情歌 原來孤獨才是永恆 |林綸詩專欄

撰文:林綸詩
出版:更新:

美亞電影在YouTube開設《八號電影院》頻道,當中最樂於重溫的港產片,是杜琪峯、韋家輝作品《大隻佬》。
文:林綸詩 | 原題——大隻佬常在我心

故事充滿佛家玄機,談因果也談愛情。我最喜歡一幕是自知快死的李鳳儀(張柏芝飾),最後一次見心上人大隻佬(劉德華飾),問他借了一分鐘,牽著他的手一同走過中環某一條黑夜暗的街道。旁若無人,雙手緊扣,一句話也沒有說,配樂響起黃耀明主唱的《身外情》。

「帶走傷感 帶不走哭得轉紅了的燈
記憶隨身 延續欠你的戲份
帶走開心 卻帶不走拖手時的體溫
微暖質感 留在臉上還未吻

給一分鐘我靜靜回味 將一生一世翻天覆地
明日已被今天處死 淚存在原為反映天理
這一分鐘我站在何地 怎麼竟跟你活在一起
緣是鏡中花 留在鏡中死
原諒我不記得忘記」

林夕一向對佛家通情達理,最厲害是可以把佛家的恩緣和因果,以深情的歌詞帶出。配合這套戲的佛教理念,當然天衣無縫。

「這一分鐘我站在我何地 怎麼竟跟你活在一起」應該是我聽過最能貼切自己對「牽掛」定義的詩詞。先說:思念令人忘卻周遭,看不到自己身處的環境,因為眼裡心裡腦裡只有對方。再說:無論做什麼也是想著對方,他在做什麼?他在想什想?正是「活在一起」。思念把物理距離都粉碎,不理對方在何方,自己也和他密不可分。這是掛念一個人最深的層次,他就像分分秒秒活在你的面前。

每一次聽這歌,也會令我想起林夕的另一個作品: 《與我常在》。

「除非你是我 才可與我常在
一個人 從鏡內發展恩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晝夜同在
戀不來 從厭倦裏面偷取恨愛」

雖然這首歌比《身為情》早,歌詞卻像冷冷地回應《身》的牽掛概念 ——沒有人能常常活在一起,如何牽掛也是沒有用。每一個人都是個體戶,無人能百份百理解或愛護自己,除了自己。天天一起,天天掛念,天天愛慕的愛情,是不存在的——除非是自己跟自己談戀愛,那才會永不厭倦。

「從鏡內發展恩愛」,所以「緣是鏡中花 留在鏡中死」。他寫愛情,但原來是寫孤獨。世間只有身內情,才是永恆。

(專欄「歌詞心頭好」隔周刊出,標題為編輯撰寫。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