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中環】國家解嚴後 緬甸藝術能否讓你心跳加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的香港,我們依然有一定的自由,憤怒時能上街示威發聲。亞洲的另一邊,由軍人統治長達半個世紀的緬甸,在2011年結束極權統治,走向民主化。緬甸人開始過上新生活,言論、出版、創作等方面的審查也逐漸放寬。從禁閉走向自由,國家轉型,那他們的藝術呢?「讓人心跳加速的仰光:緬甸新當代藝術」(Yangon Made My Heat Beat Fast)展覽,把緬甸藝術家的作品帶來香港。

藝術家Phyu Mon記錄仰光人的生活轉變,圖為作品《我們在哪裏》。(凱倫偉伯畫廊)

軍政府統治結束 畫廊如雨後春筍

「一夜之間,印刷物不再需要提交國家審查員作審閱修改,軍方也交出對政府、政治組織及私人生活的絕對控制權力,這世界讓緬甸人充滿喜悅與期待。藝術家、作家和詩人曾借用藝術與審查官抗衡,這份感情更為強烈。」駐港獨立策展人Melissa Carlson在展覽前言寫道,她的研究專注於緬甸審查制度,曾策展「無聲的畫語:緬甸審查制度下的繪畫藝術」術(Banned in Burma: Painting Under Censorship)及「緬甸代議:民主黎明的藝術」(Burma by Proxy: Art at the Dawn of Democracy)。

她形容新緬甸的畫廊如雨後春筍,很多藝術家以筆、畫布、相機去反思社會的轉變,紛紛利用新媒介創作藝術,整理混亂的過去。在「讓人心跳加速的仰光:緬甸新當代藝術」的展覽中,她選出八位實驗藝術家,看看他們在不同年代中怎樣以創作帶出反抗。

藝術家Zun Ei Phyu 以剪紙方式,帶出孩童無家可歸的社會狀況,圖為作品《花》。(凱倫偉伯畫廊)

自由、土地、身份 不同年代藝術家的探索
 

Aung Khaing 經常繪畫抽象的圖案和亮麗的顏色,令人產生不同事物的聯想,圖為作品《致生命》。(凱倫偉伯畫廊)

1945年出生的Aung Khaing 是緬甸一位資深畫家,在六十年代末開始創作。他經常繪畫抽象的圖案和亮麗的顏色,結合傳統圖騰和當代西方抽象畫的風格,展現出仰光人的生活脈搏。策展人Melissa表示,由於當年的審查官不懂得藝術,於是無法解讀抽象符號,八十年代的一百多年件作品被全數沒收。Aung Khaing 在緬甸解放後,重新繪畫被沒收的作品。

另一名畫家亦曾受軍政府的壓迫,Htein Lin於1966年出生,曾多次公開反對緬甸軍的統治,被判監7年,軍政府一直禁止他從事藝術創作。後來,他運用回收卡板畫畫,原因是當時政府支持本土製作紙皮,他的作品才能成功通過審查。在《Recycled Series》中,他繪畫緬甸傳統寺廟的圖案,利用重復圖案來諷刺權權統治。

Htein Lin運用回收卡板來創作,繪畫傳統寺廟的圖案,圖為《Recycled Series》作品。(凱倫偉伯畫廊)

Khin Thethtar Latt作品《土地出售計劃》。(凱倫偉伯畫廊)

正在轉型的緬甸,也面對與香港類似的「土地問題」。年輕藝術家Khin Thethtar Latt (Nora)生於1990年,她的觀念作品展現經濟的不公義。她將木板雕製成緬甸的地理形狀,將地形分成各個省份,各個省份成為獨立出售的鎖匙扣,觀眾可以港幣一百元購買一個「省份」。作品《土地出售計劃》(Land For Sale Project)指出緬甸農地不斷轉手和高價變賣的情況。

策展人Melissa說:「經過年半以來的半文人統治,緬甸的當代藝術家正在探索他們的身份和社會,他們亦期望透過鮮艷的色彩及多樣化的形式來分享創新的故事。」

讓人心跳加速的仰光:緬甸新當代藝術

展期:即日至3月30日
地點:凱倫偉伯畫廊(中環鴨巴甸街20號地下)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