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看盡色情裸露藝術品 露骨而不下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性,大抵是藝術界最歷久不衰的命題。
當中除了關乎情感、喜怒哀樂,還有更原始且與生俱來的,性慾。
從來,性在藝術面前毋用忌諱,那是生而為人的開始,生命的延續,就如人性的最初。無論是誰,都可以在當中找到點點與自身的連繫。
(官方圖片)
藝術家:廖逸君
作品:Home-made Sushi
畫廊:Leo Xu Projects
位置:Level 3 | 3C20
你可以說廖逸君的作品都露骨,因為她的確毫不掩飾,照片甚至比真實的她更真實。出生於中國,從小她就不喜歡中國女性被對待的方式,所以鏡頭下,她總是離經叛道,用點惡作劇的方式打破大眾想像下的「兩性關係」。照片大多裸露,而她永遠是主導的角色,或挑逗,或戲弄身邊的男友Moro(來自日本,比她小5歲,二人一起已9年)。看着照片,一時間不會聯想到色情,也沒有予人強烈的女權主義印象,不過就是透過些許幽默,在男與女,情與性之間,教人看到另一種平衡。
(官方圖片)
藝術家:蔣志
作品:顫抖
畫廊:Osage Gallary
位置:Level 3 | 3D39
赤裸不一定等於色情,更多時侯,赤裸只是想讓人更直觀人性。蔣志的錄像裝置作品《顫抖》,就是試圖以赤裸的身姿去捕捉人類偶爾的畏懼與退縮。《顫抖》由7個真人大小的投影組成,每個投影描繪了一個人,無論男性還是女性,站在振動板的頂部竭力保持靜態的姿勢,從中觀看他們面部表情 ─ 持續性的眨眼,或者是一些具有故事性的目光,從肢體觀看他們的情感流動。
(官方圖片)
藝術家:武晨
作品:一個嚴肅的玩笑
畫廊:Magical Space
位置:Level 1 | 1C26
取名為《一個嚴肅的玩笑》,貫徹武晨作品一如既往的幽默。他同期還有另一個展覽正在進行,主題是「壞人也能上天堂」,其作品時而帶着黑色幽默,嘲諷世界;時而帶點無厘頭,自我取悅。像這幅椰樹上的另類風景,你若當它只是個笑話,大可一看無妨;或認真地思索畫外之音,同樣趣味無窮。
(官方圖片)
藝術家:曹雨
作品:Mount Fuji
畫廊:Gallarie Urs Meile
位置:Level 1 | 1D25
地上鋪着一塊粉紅色的絲綢床單,下半部一角凸起,不斷旋轉,發出機械般的聲音。細看絲綢床單,其實是一個女性的身體。機械是自慰器。沒有任何裸露的肉體,但藝術家的意圖再清析不過。80後藝術家曹雨,跟許多新一代中國藝術家一樣關注女性平權,不止是社會角色的平等,更是關乎身體解放,和性自主。藝術品簡單,訊息也一目了然,看過了就會記得。
(陳盈瀛攝)
藝術家:Michael Lett
作品:Putto
畫廊:Roslyn Oxley9
位置:Level 1 | 1C07
照理藝術展沒有三級管制,唯獨是這個小男孩睡在地上,私處卻要煞有介事地打上格仔,又怎會不引起好奇。一如Michael Parekowhai的其他作品,喜歡將作品嵌入格格不入的環境中;男孩其實是來自天堂的天使,但落入凡間之後,失去翅膀,身體也不再自由。藝術家藉此提出探問:失去了社會文化象徵,我們會如何看待這個男孩,與我們身邊的人物?
(陳盈瀛攝)
藝術家:Marlene Dumas
作品:Lightsource
畫廊:Hauser&Wirth
位置:Level 1 | 1D13
暗與脆弱。作為一位女性畫家,她為女人作畫,亦經常以女性主義為題材。《Lightsource》曾於紐約《The Female Gaze: Women Look At Women》展覽中展出,畫作讓人想起John Berger提出的「男性凝視」論 ─ 「女人的內在審視者是男性:被審視者是女性。他把自己變成對象 ─ 尤其是視覺的對象:一種景觀。」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