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造時尚】時尚變藝術 只因對「時尚」看不過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常說藝術是時尚的養分,然而藝術家也從來離不開時尚,或再造,或道出時尚背後另一張面孔。

在藝術品中遇見的時尚也許不尋常,被扭曲的美令人心頭一緊,不過正正告訴你,世間的美麗,有時並不完美。

攝影:陳盈瀛

藝術家:Karl Haendel

作品:Paper doll 1, Paper doll 2

畫廊:Wentrup

位置:Art Basel Level 1 | 1D31

每年,時裝天橋上誕生過數之不盡的moments,但更多是一閃而過的瞬間。就算鏡頭多努力紀錄,留得住畫面,卻阻擋不了大眾的貪新厭舊。Karl Haendel相信,唯有讓影像添上時日的歷練,才會有細水長流的價值。所以他用鉛筆取代快門,一筆一筆地塑造影像—或以他的說法:「appropriate images」。他的畫作通常很大,那就更需要時間去雕琢,消化。他曾形容自己作為藝術家的使命:「Honestly present a vision of the world that he…believes to be true.」當時裝界一再被指責走得太快,或許也需要有人像Karl Haendel一樣,甘願為所信所想減慢腳步。

藝術家:Zevs

作品:Liquidated Chanel

畫廊:De Buck Gallery

位置:Art Central E4

全球日漸失控的消費現象,不時成為藝術家的嘲諷對象,尤其是秒秒鐘推陳出新的時尚界。自從2000年代起,法國街頭藝術家Zevs就不斷以大集團的logo進行二次創作,Google、McDonald’s、Louis Vuitton、Chanel無一不被他玩弄過。他最知名的「Liquidation」手法,以溶解中的品牌logo象徵消費主義背後,品牌與全球經濟面向的不穩定狀態。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第一次個展恰恰是發生於香港,當時他在中環的Giorgio Armani店外畫了一個溶解中的Chanel logo為展覽打開序幕,這件「藝術品」卻戲劇性地為他換來被捕與拘留。

藝術家:Desire Obtain Cherish

作品:Designer Drugs Single Pack – Hermès / YSL / Louis Vuitton

畫廊:Bluerider Art

位置:Art Central E9

如其名,Desire Obtain Cherish的作品一直都圍繞慾望。慾望是人性,而Desire Obtain Cherish看到的卻是慾望的極致 ─ 當慾望變成了一種癮,可以有多危險。除了愛、性、金錢、權力、名譽,更強烈吸引現代人的或許是消費,是「時尚」投射的美好生活。《Designer Drugs》的創作意圖顯而易見,當人對設計師效應難以自拔,追逐着別人販賣的生活方式,就像染上毒癮,不斷被糖衣毒藥蠶食。不過傷害的不是身體,只是毀滅了自我。

藝術家:Yves Hayat

作品:Parfums de Revolte / Femmes Au Bord de la Crise de Guerre – Sac Revolver

畫廊:Mark Hachem Gallery

位置:Art Central D15

Yves Hayat的作品底下,都是一件件人所共知的時尚。但他看到的不是美,而是埋着西方資本主義的毒果。雖然身為法國藝術家,本身擁有埃及血統,因為伊拉克戰爭,令他的藝術從此染上政治色彩。他顯然是站在地球另一端觀看西方社會的繁華:人人希望擁有的香水與手袋,在他眼內就像一枝指在窮人頭上的手槍,是剝削,是絕望。雖然沈重,卻的確教人深思。

藝術家:Barbara Kruger

作品:Untitled (Project for Dazed and Confused, 1996/2015)

畫廊:Sprüth Magers

位置:Art Basel Level 1 | 1D23

「Look at me. Look at me and know you’ll never be me. Poor you. Poor unfamous you. Poor unshocking you. You’re almost loved and almost beautiful. You disgust me and you know it. But you still want to be me and who can blame you?」- Barbara Kruger

先震撼眼球的當然是影像,但Barbara Kruger的厲害還在於文字。紅底白字,鮮明得刺眼的Futura Bold字體,寫出的是現實中的諷刺與荒誕。不過同一時間,Barbara Kruger的黑白照片還具有時尚界無法抗拒的本質 ─ 鏡頭下總是圍繞性別、權力、身份的爭議,而她總是作為反叛者,甚至有點狂妄,讓人想跟從她的視野去走。如果時尚是不斷地再定義生活,Barbara Kruger顯然是當中的先導者。1990年代起操刀過許多知名的雜誌封面,這輯照片當年放在《Dazed and Confused》雜誌中刊登,入骨的影像與文字,就算不是迷戀時裝,只要瞥見過一次,都總有蛛絲馬跡讓你記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