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A得主專訪】馬姐一生只有七張相 「少爺」用攝影讓她做主角

WMA唐景鋒顏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WMA大師攝影獎今年的主題是「動」。兩位得獎者之一的唐景鋒,參賽作品《顏姐》,以照顧自己多年的「馬姐」麥顏玉為主角,詮釋了他心目中的「動」:「她代表了香港早期的外來勞工,這九張照片記錄了她後生到年老:當我們是小孩,細心照顧我們,怕孩子跌下來,在鋼架旁依傍我們。後來,她與我們一起拍攝畢業照,她已經由外來工人變成家庭的一部分。」

現年三十九歲的唐景鋒是少爺仔,由傭人顏姐一手湊大。他十二歲時到英國讀書,畢業後任職新聞攝影師並長年居於英國,直至二十九歲時女兒出生,他想追溯家族歷史。於是,他和蘇格蘭藉的妻子在2010年搬回香港,而這一趟尋根之旅,便是由沒有血緣關係卻是最親密的「親人」顏姐開始。

唐景鋒仔細拍攝了顏姐的衣物、毛巾、花瓶、梳等,將小張物件照拼湊在兒時的生活照,突出顏姐的主體。(唐景鋒)

醫護系出身的攝影師 對紀實攝影感失望

唐景鋒小時候喜歡攝影,但因家人認為攝影難以唯生,只好選擇修讀醫護系。由於他曾協助多個NGO拍攝人道議題,最後還是成為了新聞攝影師,2006年從倫敦傳播學院紀實攝影碩士畢業。然而,讀完了紀實攝影碩士課程,他卻決意不再從事新聞攝影,亦對紀實攝影提出很多的疑問。「我們一班20多人,大家都想拿相機改變世界,奪取World Press奬項是大家的夢想。但聽完著名新聞攝影師的分享後,卻覺得很失望。他們不是拉死屍入鏡,便是給人金錢去拍攝,沒有什麼道德可言。原來真相是這樣的。」他決定以自己的好奇心出發,創作更個人的作品,而《顏姐》便是他對家族歷史的一次探索。

顏姐一生只有七張相

八十六歲的顏姐只有三張個人照片,加上回鄉證、身份證等證件相,共有七張照片。(潘浩欣攝)

搬回香港後,唐景鋒向顏姐索取舊照片,追溯顏姐的過去,誰知八十六歲的顏姐一生人只有三張照片,就算加上回鄉證、身份證等證件相,也只有七張照片。唐於是打開家族相簿,發現唐家小孩洗澡、玩鋼架、畢業的照片等都有顏姐的身影,她總是忙碌地在旁打點事情。顏姐與唐家關係密切,四十多年照顧唐家四小孩的起居生活,七十多歲才退休,搬離唐家,獨自生活。「五六歲時,我要哭的時候,會立即找顏姐,我很少發少爺脾氣。顏姐雖然未能取代媽媽的地位,但我們都當她是嫲嫲般看待。她現在還當我們是小孩子,而我們長大後開始照顧和保護她。」高大的唐景鋒回想當年,臉上浮現兒時的稚氣。

「在過去那些照片裏,我們才是主角,但今次我想以她為主角,於是用她的物件蓋着我們的臉,大家只看見她和她的物件,突出她主體。」顏姐退休後,依然過着節儉的生活,只有三四十件生活物品,唐景鋒仔細拍攝了顏姐的衣物、毛巾、玉耳環、花瓶、梳等,將小張物件照拼湊在四小孩的生活照中,形成抽象奇異的相中相。

無私小人物的簡樸生活

自十九世紀中期,中國南部的女性變得經濟獨立,能自給自足,興起了「自梳不嫁」的習俗,她們離鄉背井到香港或東南亞當家傭或保姆,立誓終生不嫁,成為「媽姐」(音:馬姐)。白衣黑褲、長辮子,她們經常給人打扮樸實的印象。唐景鋒希望觀眾能了解媽姐的裝扮形象,向顏姐借了幾件素色唐裝衫,與照片並列展示,借此打破平面照片的「隔離感」。素色的唐裝衫突顯了小人物的存在感,亦展示了顏姐瘦削的身形。

素色的唐裝衫突顯了小人物的存在感,亦展示了顏姐瘦削的身形。(潘浩欣攝)

唐景鋒曾在藝廊「光影作坊」展出「飯焦」作品,訴說顏姐偷運飯焦的經歷。(光影作坊)

去年在「光影作坊」舉辦顏姐系列作品展時,唐景鋒以「飯焦」作品講述顏姐偷運飯焦回鄉的經歷——五十年代,內地發生大饑荒,她儲起吃剩的飯焦,又用布袋包好,回鄉時帶給親人。「顏姐不識字,因為她爸爸不讓她讀書,我以飯焦創作記述她的hardwork。顏姐雖然目不識丁,她的飯焦便是她的語言、文字,表達對家人的關心。」唐景鋒將飯焦印在墨水,做成一張張水墨拓印畫。

唐景鋒曾帶顏姐觀賞展覽,那些泛黃的照片勾起顏姐的回憶,這麼多年後,她依然能認出一個個相中人,但並不多言,只是笑說「作品很得意」。唐景鋒說,顏姐不明白藝術角度,只是單純地欣賞舊照片,想認出小孩子的名字。「我現在見報多了,便會留起剪報,交給她看,她笑笑口、輕輕地說『不要了,不要了』。跟以往一樣,她喜歡平凡生活,不要虛榮。即使她的電視櫃爛了,我們想替她買一個新的,她依然挑選同一個款式。」

中國早期的女性主義者

顏姐到英國與孩子拍攝畢業照,她已經由外來工人變成家庭的一部分。(唐景鋒)

有外籍策展人形容「顏姐」作品是關於早期女性主義,展示新一代女性能堅強地以自己方式生活。唐景鋒坦言:「我不會說作品是有關女性主義,但我同意策展人說,這作品是由一個男性藝術家去創造的,例如我選擇照片的角度是很男人的,女性可能會柔情一點,有較強烈的聯繫,而我以宏觀、有條有理地去找尋歷史。」

唐景鋒曾問過顏姐有沒有後悔沒結婚,顏姐告訴他,她才沒有笨到要過那種「帶仔返工、回家煮飯」的生活。但顏姐或許也有過喜歡的對象,唐景鋒記得顏姐當年特別照顧某位司機,會煮東西給他吃。唐景鋒形容顏姐「表達愛意方式十分轉折」。

顏姐打扮樸實,經常穿着素色唐裝衫,她於2007年正式退休。(唐景鋒)

+2

唐景鋒與作品合照。(潘浩欣攝)

藝術家profile

唐景鋒,1977年生於香港,在利物浦大學接受醫護訓練,並於歐洲、美洲及亞洲遊歷工作;在2003年始投身全職攝影師,同年憑其首輯拍攝印度傷健兒童的專題相片奪得 Luis Valtuena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Photography Award,並於2006年取得倫敦傳播學院紀實攝影碩士,開始由其華裔及家族背景取得靈感,創作個人作品。憑「People’s Park」(2007-2009)獲選為「Photography.Book.Now 」比賽、「Hey, Hot Shot! 」比賽及「Jerwood Award」的優勝者。近期作品「女皇,主席與我」(2009-2012)於五大洲巡迴展覽,目前他的作品由紐約Jen Bekman Gallery及倫敦The Photographer’s Gallery代理。

WMA大師攝影獎2016/17「動」入圍攝影師作品展

展期:即日至5月6日
地點:「動漫基地」(灣仔茂蘿街7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