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亞電影修復所】由菲林到數碼 電影修復工藝逐格睇(上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如今人人猶如攝影大師,隨手一開instagram的短片模式即有多種effect任君選擇,當中的粵語殘片式「殘像效果」就算你未用過也必然見過,至今仍然是大眾製作「短片」時的大熱效果。然後你便知道,我們對舊電影的想像,也即是對菲林電影的想像,大概離不開這樣。

但事實呢,那究竟是效果還是純粹舊化?

攝影:龔嘉盛

「嗰啲你哋喺IG好追求嗰啲效果,其實原片係未必有㗎。」博亞電影修復所(L’Immagine Ritrovata )員工之一Kay這樣說。

「殘像效果」,有的是來自菲林表面的油垢、灰塵、化學物質,甚至細菌;有的是因為菲林久經播放日漸損耗而出現花痕;有的是因為菲林收縮導致格數未能準確對準銀幕,造成搖晃而得出的效果。

「我們的工作,就是把這些瑕疵一一修復。」

Kay
文科出身的Kay,畢業後曾在電影資料館工作,輾轉經朋友介紹下來到博亞電影修復所,工作履歷從來離不開電影。

博亞電影修復所(L’Immagine Ritrovata)致力電影修復,1992年於意大利博洛尼亞成立,現已成為電影修復領域的國際參考指標。研究所使用的器材,包括工序流程,從光學到4K數碼修復,均為此項技術領域的尖端,為修復不同時代的電影而設。前年於香港正式開設首個海外設施,曾經修復為人熟悉的電影包括《英雄本色》(4K修復)、《義薄雲天》、《龍門客棧》、《紅塵百劫》等等。

Kay帶我及攝影師到Repairing Room。那裏有兩張修復枱以及好些修復工具;再裏面的房中房就是菲林儲存庫,開門前,Kay的另一位同事Gladys事先聲明:「不要介意,這裏有點冷,也帶點酸。」開門,果真好冷,大概10度以下,卻沒有想像中酸,可以接受但並不宜人。「當然啦,因為我把最酸的化學品及菲林都收好了,曾經試過有些我一擺出來酸到我唔舒服。」

儲存庫說大不大,當中年代最久遠的有六十年代的嘉禾電影。

卷曲長髮的Glayds看起來溫柔,穿起長袍來卻十分專業。

「我們的不算什麼,意大利總部有保存100年以上的電影,保存的很好,仍然可以播放的。當然,這是因為歐洲一早已經有完善的保存電影系統,政府會主動回收保存。而且歐洲地區也沒有亞洲般濕,即使它們把菲林從冷涷房拿出並在日常環境放一陣子,也不會有太大問題。不像香港、泰國,甚至日本。」Gladys說。

Kay指指旁邊的洗片機:「不如我們就由洗片開始說起。」

洗片

收到一餅菲林後,菲林會先被放入一洗片機,約略把片中的塵埃、霉菌、油漬沖洗。由於菲林不能沾水,一遇水上面的藥水就會化開,所以只能以化學物質沖洗,這也是房間酸味的來源之一。「所以一般在開動機器後,我們都會離開這裏,透過房門玻璃看它的狀況,否則會對我們的身體很不好。」Gladys說。

其實他們的身體似乎都不能十分好。

然後Kay走到外面的Repairing Room,揚起一件白袍猶如「賭聖」般穿上,我話:「嘩好有型呀可唔可以再著多次。」Kay有點滴汗:「吓呢件係普通實驗室嗰啲白袍咋嘛。」

Gladys正進行洗片機內部檢查。

年份

Kay拿起一 卷菲林說:「首先我們必須要檢查它的年份,從年份去估計它的condition。例如1978年的電影大概不會用1916年的菲林,大半是用70年代的。又例如後來的菲林,上面寫了『safety』的,我們叫做『醋酸片』又或者『安全片』,『安全』的意思是它們並不易燃,從前的菲林被燃燒的話,它會一直被燒清光為止,現在是禁止使用的。」

行內也有一菲林製造年表,從前是不公開的,現在網上也能找到。

收縮度

「你有冇見過有啲菲林好似炒魷魚咁?」

「有呀!」

「這是菲林嚴重收縮後的樣子。」

我懷疑Kay可以成為一位好老師。

「如果收縮得太嚴重,是播不出東西的,我們也scan不到。」

因為各種原因,或許是因為保存不當、或許是播放損耗、或者天氣問題,都可能導致菲林收縮。菲林收縮了,即變短了,就不能準確地對準scanner的鏡頭,導致無法掃描到某格的完整畫面。

「那時候我們就要在scan的過程中逐格調整菲林的位置,確保所有畫面都能夠完整地scan出變成數碼畫面,然後送往總部。」

「如果真的收縮得太嚴重,我們可能需要用一些化學藥水浸透它並讓它得以鬆弛。」身旁的同事Gladys補充道。

傷痕

然後輪到一些表面傷痕的修復工作。

「菲林有厚度,由很多層layer組成。如果它裂開了,你就要知道它如何裂開。如果『由上而下』地破損,你就需要按它的方向由上而下地補貼。」

「菲林兩旁一格格的孔洞,就是用來放在放映機上的軌道,有standard的。如果它某些破損了,讀到那一格的時候就可能會移位,需要用特製的菲林膠紙把它們重新貼上。這些膠紙兩旁跟菲林一樣有這些一格格的孔洞,我們要確保這些孔洞的位置準確貼上,且沒有任何氣泡。」

「即係好似先達d貼mon高手咁。」Gladys說。

「當然,未到必要時我們都不會選擇用貼紙。因為貼紙的成分與菲林有出入,具侵蝕性。膠水的成分則跟菲林一樣,可以用的話我們都會先考慮膠水,然後才膠紙。」Gladys繼續補充。

「因為我們在意的,並不止是這一刻把電影從菲林轉化成數碼,而是希望菲林在往後的日子能夠保存得愈久愈好。今天我們將菲林轉成4K,未來便可能需要轉成8K、16K。有很多人把菲林數碼化後就把它拋諸腦後,這樣是不行的。」Kay續說。

尤加利是用來去油的,膠水則與菲林的成分一樣,膠紙則甚具侵蝕性。

掃描

菲林被人手修復好,就會被送到掃描機。菲林被逐格掃描成數碼影像。一秒可掃描0.8格,一小時可以掃描2000格,600米的菲林需要15小時。

「我們現在是乾scan。什麼時候需要濕scan呢?就是當它有表面花痕的時候,菲林在scan的同時表面被塗了一層藥水。試想像菲林的花痕,因為是凹的,藥水的作用填補了當然的凹痕,令光不能進去,沒有折射就掃描不了花痕。」

我physics零分,Kay跟我解釋了三次。

「我都係全文科出身㗎!文學、中史、西史呀!咪又係係到做!你讀咩?」

哎,我有讀stat,又敗一仗。

掃描房內,600米的菲林需要15小時掃描時間。

經紅、綠、藍三原色掃描,菲林映像得以轉化為數碼。

我看着real time scanning的螢幕問:「這些痕是什麼來的?」

「你看像什麼?」Gladys反問。

「鬼腳、樹根之類。」

「沒錯,這就是我們近年才發現的新狀況。由於我們比較多接東南亞國家的生意,一些來自東南亞國家的菲林內竟然滋生了類似真菌的東西。可能是天氣潮濕的緣故,又或者保存的環境極差,真菌竟然藏了入菲林的層夾之內。而這是我們無論怎樣洗、怎樣修復都改變不了的。你看它是有機的、具生命的,就像樹根一樣蔓延開去。上一次,我因為接觸了這些真菌導致皮膚敏感。」

「那怎麼辦?由得它?」

「只能靠送往意大利後的同事在電腦上執走它了。」

說來輕巧。一齣電影有15萬格,意大利的同事真麻煩晒了......

螢幕上看見的藍綠色樹根狀物,正是藏於菲林層夾內的真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