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噴畫藝術家入屋創作?(上)八十後創辦人話無難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畫家以往時常受委託繪畫壁畫,作點綴裝飾用途,壁畫藝術「入屋貼地」,存活在市民的日常生活。例如,歐洲教會委託畫家繪畫教堂天花,栩栩如生地描繪聖經故事。最近上映的波蘭電影《殘影》,前衛藝術家Streminzki於1950年曾亦受咖啡廳委託,繪畫室內的非洲壁畫。

最近,香港有start-up開創「委託畫家畫壁畫」的服務,接洽商業機構與藝術家的合作,讓街頭噴畫藝術家在辦公室繪畫大型壁畫,點綴空間之餘,亦賺取報酬。

「MobArt 游藝」曾在餐廳和咖啡廳內舉辦藝術聯展,讓大眾在日常生活中欣賞藝術。(MobArt )

80後開創流動畫廊 將藝術帶進公共空間

80後的鍾宇晴(Steph)於2009成立「Mob Art游藝」創意策劃公司,她形容「MobArt 」是間流動畫廊,多年來在餐廳、酒店、商場、推廣活動裏舉辦藝術聯展,將本地藝術作品帶入公共空間,讓大眾在日常生活中欣賞藝術。

鍾宇晴早年在英國修讀經濟,2008年回港從事金融行業。她喜愛藝術,不時收藏藝術作品,卻對本地藝廊感到失望。「本地藝廊並不是面向公眾,他們不歡迎大眾人士去看,因為見你買不起而給你白眼,我感到失望。外國藝廊時常很熱心地去講解藝術家的創作理念。」鍾宇晴萌生念頭——怎樣將本地藝術作品帶到香港人眼前?讓香港人有機會接觸藝術?

「MobArt 」曾在餐廳天台舉辦雕塑展覽,讓顧客和藝術愛好者有新體會。(MobArt )

2009年,鍾宇晴創立「MobArt 」創意策劃公司,在工餘時間經常到訪藝術畢業展、火炭開放日等聯展中尋找合適藝術品,包括油畫、版畫、雕塑等傳統媒介,與餐廳、酒店、商場合作,以提供場地舉辦聯展。鍾宇晴認為,對藝術家和商業機構來說,都是「寶貴的第一次」。「年輕藝術家有機會第一次做展覽、賣畫,而藝術亦改變商業空間的用途,吸引不同人進來看畫展、消費。」

鍾宇晴認為香港人不太接受正統藝術,於是接洽藝術家在牆上畫畫。藝術家Zlism繪畫新穎的城市景觀,與觀眾分享創作過程,更易被大眾接受。(Draw On Wall)

噴畫繪牆更貼地 客人尊重創作空間

「MobArt 遊藝」初期的運作模式與一般畫廊無異,從買賣藝術品的生意中獲得利潤。兩年後生意未如理想,「MobArt 遊藝」轉營做顧問公司,接洽商業機構與藝術家的合作,今年3月開展「Draw On Wall」的計劃,帶藝術家入屋畫壁畫。「很少本地人購買藝術品,香港未有氣候做藝術賣買生意。於是,我們作出轉型,接洽藝術家在牆上畫畫,創作過程與觀眾溝通,更易被大眾接受。畫作有個框架,而香港人未接受太正統的藝術。」計劃開展三個月,有八十個畫家參與,創作風格截然不同,有人繪畫抽象線條,有人繪畫可愛公仔。公司的目標顧客群是個人家居、共用工作空間、餐廳咖啡廳和推廣活動。

客人大多提出簡單意見,例如「在BB房畫可愛圖案、在公司裏畫抽象畫」。(Draw On Wall)

很多藝術家我行我素,堅持創作原則,商業機構會否難以合作?鍾宇晴指,他們的客人大多提出簡單意見,例如「在BB房畫可愛圖案、在公司裏畫抽象畫」。然後,他們挑選幾位合適藝術家,告訴客人其創作風格和主題,令他們尊重藝術家的創作路向。觀賞過往作品後,如果客人提出心儀圖案,要藝術家繪畫,公司與藝術家預先商量,如果畫家不希望調整主題,客人便需選另一位藝術家。

鍾宇晴又表示,很多藝術家預先繪畫草圖,讓客人安心給予空間創作。定價方面又怎樣呢?一米X三米的作品約為8000至10,000港元,四米X三米的作品為10,000至15,000港元。客人下單後,藝術家根據圖案複雜性、顏色款式作出訂價,而公司在該價格上多加30%的行政費用。

商業機構噴畫需求大 藝術家有一定發揮空間

鐘宇晴與兩位助手努力招攬藝術家與私人場地合作,她認為在商業機構做噴畫有較大商機。(歐嘉樂攝)

「Draw On Wall」計劃仍在推廣階段,約有十位客戶下單,鍾宇晴與兩位助手努力招攬藝術家與私人場地合作,她預期將來每月有五至十單生意,亦認為在商業機構做噴畫有較大商機。「B2B(企業對企業)會有多點預算,有大型地方做噴畫,相比私人地方,他們敢作嘗試,喜歡畫些中立一點的圖案,家居地方以可愛動物公仔的圖案居多,藝術家發揮空間較少。」

「很少本地人購買藝術品,香港未有氣候做藝術賣買生意。於是,我們作出轉型,接洽藝術家在牆上畫畫,創作過程與觀眾溝通,更易被大眾接受。畫作有個框架,而香港人未接受太正統的藝術。」
「MobArt」創辦人鍾宇晴

鐘宇晴經常與藝術家及商業機構合作,爭取媒體的曝光機會,問她曾有藝術家畫出奇怪東西,令客人「不收貨」的事。鐘宇晴娓娓道來難忘經歷,2015年,「MobArt 遊藝」與PMQ元創方合作,邀請五十位藝術家在牆上創作,公司在畫家創作前告知藝術家,畫作不能有政治含意。「一位外籍藝術家在畫作背景畫了拿着黃傘的女孩,我很驚訝。雖然我們對創作沒有限制,亦預先說明創作不可以有政治含意。」鐘宇晴笑說,她認為創作藝術家碰巧畫了黄傘,沒有政治意味,創作最終沒有被審查,商場單位欣然接受創作,往後依然與他們合作。

在黃竹坑的公共工作空間中,塗鴉藝術家Annehz和4Get花近五小時工作,分別繪畫可愛少女和抽象幾何圖案。(Draw On Wall)

五小時繪畫過程濃縮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