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美國藝術家Ron English:以街頭藝術推倒高牆

撰文:王嘉政
出版:更新:

在普普藝術家(Pop Artist)眼中,一切商標、設計或角色也是「下手」的好對象。
把商品二次商品化,亦是他們的拿手好戲--史諾比雙眼被KAWS打上交叉,旋即賣斷市;其主人查理布朗亦一早慘遭美國藝術巨人Ron English的「毒手」,化為裂咀邪童。
之所以說到Ron English,乃是因為擅長重塑流行文化的他最近在香港PMQ Qube舉行「EAST MEETS WEST」個展,我們亦找來這位藝術頑童做個短訪,了解他對社交媒體、特朗普以及穀類早餐的看法。

Ron English以“POPaganda”形容自己那摻雜高尚和通俗元素的藝術創作,模彷迪士尼的字體已是最佳示範。(王嘉政攝)

問:你對香港有什麼印象?

香港總是令我覺得自己來到了未來,這和時差無關﹗這裏和紐約有着不少相同的優點,另外食物也很美味﹗

問:你曾說過自己乃是深受大眾傳播影響的“First generation of media children“,那你對活在FB、Twitter的“這一代Social media children”有什麼看法?

若你問我活在全球化媒體時代是什麼感覺,我想我有切身體會。但正因為我生於於那個年代,在理解這個數碼世代時大概會滲進不少歷史意識。我始於無法和年輕一代用同一套方式去體驗當下,唯有以半個局外人,或是不知情者的身份去觀察吧。

【PMQ開展】美國街頭藝術教父Ron English香港展 玩轉流行文化

現年58歲的Ron English,1959年出生於美國芝加哥。年輕時替別人代畫,累積了豐富油畫功力。其風格可歸類為Pop-Surrealism,常常在魔幻超現實環境中加入玩具/卡通角色。2008年曾把林肯和奧巴馬兩人肖像融合成作品“Abraham Obama",不少名人如歌星Chris Brown也是其粉絲。
《Grin》可說是English的招牌作之一,查理布朗、恐龍Barney以至任天堂Mario也曾「裂咀化」。(網上圖片)

問: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你以“Chump For Trump”系列作品瘋狂諷刺特朗普。如今這位美國狂人總統上任滿100天,你有新的意念和想法嗎?

我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得知特朗普這個人,在那個「越蠻橫,名譽越高」的年代,財大氣粗的特朗普可說是表表者。故此我像整蠱別人般,以藝術去批判這個社會現象。但與此同時,特朗普令我明白到: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宣傳,力量也非常強大。到了現在,他仍是是個懂得操弄媒體的人,令他看起來像個專業選手,當然大家也知道他9成說話也是Bullshit,卻極具娛樂性。套用搖滾樂手Kurt Cobain的不朽名言:Here we are now, nntertain us.

問:人們經常把你稱作21世紀最有影響力的Pop Art藝術家之一,那在你眼中有哪些藝術家後輩(不限領域)是影響力十足的?

最有力和最重要的藝術(家),往往在街頭出現。當下正是歷史上最多偉大藝術家的一個年代,他們並非在牆上繪畫;而是以藝術推倒高牆。

雖然《Cereal Killers》系列目的是為了醜化殼類早餐等不健康食物,但若然要你選一款殼類早餐角色,你會選哪個?為什麼?

Quisp,因為他是外星人。

醜化一眾穀類早餐角色的《Cereal Killers》系列中,Ron English本人最愛的便是設定為外星人的Quisp。(網上圖片)

《RON ENGLISH「EAST MEETS WEST」》
日期:5月6日至14日
時間:下午12時至晚上8時
地點:PMQ元創坊Qube(香港中環鴨巴甸街35號)
免費入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