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一家專賣可重用口罩的倒閉公司 一場疫情下的商業奇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家倒閉的口罩公司,3天賣了5萬4千隻口罩,這比它過去4年賣得都多。

很多人的命運是在2020年改變的,萬芳是所有逆流而上的人,最不起眼的那一個。2019年的最後一天,她決定關停自己的「小為」口罩公司。1月16號正式宣布解散時,萬芳和同事告了別,她一個人負債210萬,給所有人發了工資過年。她在北京苦熬4年,公司虧損753萬,終究還是散了。這時庫房裡,還堆積著近17萬份的口罩,賣不出去,這就是她人生至暗的時刻。

做夢也不會想到,4天後,這些口罩被人瘋狂搶購。也是那一天,武漢疫情爆發,鐘南山宣布,病毒會「人傳人」。她運營的京東網店,一天內爆漲了數以千計的訂單,不少人一百份一百份下單,直接砸昏了她。但是員工解散了,沒有客服,沒人打包,她連自動化接單都不會。

這些口罩不同於普通醫用一次性口罩,材質特殊,可以重複多次使用,價格也貴。投訴、辱罵也來了,還有各種訛詐舉報,讓萬芳幾度陷入崩潰境地。對萬芳來說,創業4年,這是她經歷過得最魔幻的時刻 。

【相關圖輯】新冠肺炎|藥房爆買鏡頭以外 在日本到處免費派口罩的中國人們(點圖放大閱讀)↓↓↓

+4
+4
+4

一家沒活過跨年夜的公司

湖南人萬芳,33歲開始北漂,在醫療行業工作。4年前,她覺得自己口罩生意一定能做得下去。因為她賣的不是普通口罩,是她和北京化工大學英藍實驗室共同研發,可水洗多次的高科技口罩,定價在幾十到上百之間。

作為三個孩子的母親,她的初衷很簡單,就是需要一隻口罩防霧霾防病毒,最好戴著不要太悶氣,還能多次使用。她本以為,投個幾十萬就可以了。結果丟了500多萬進去,市場上連半個水花也沒激起來。霧霾天來了,她們的口罩單價下不去。幾乎所有人第一眼看它們,都會問:這一隻口罩,憑什麼賣這麼貴?事實上,這隻口罩在生產前就花了10年在研製,實用的特殊材質,既防霧霾也防菌。因為無法批量生產,每隻成本也高(點圖放大瀏覽):

隨著霧霾消散,口罩行業集體陷入了沉寂。2017年,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有過統計,民用口罩年需求量在2億隻左右。全國噴井的口罩企業近千家,競爭慘烈,一隻口罩賺不到五厘錢。

萬芳生產的這種口罩損失更大,到了2018年底的時候,公司帳上基本沒錢了。她不再考慮成本和變現,同時在抖音、拼多多、京東等渠道,用盡了所有方式做推廣。但是4年裡,公司沒一分錢盈利。

2019年最後一天,萬芳下決心關閉公司。她必須在春節前處理所有的事,好讓所有人在春節後能找到工作。到今年1月16號公司關門的那一天,除了工資,所有人都額外拿了補償。只有萬芳欠了投資老闆210萬。

辦公室裡的人一個個走掉,大家在和老闆萬芳道別。有人說:「芳總,你有什麼需要我們隨時回來。」也有人說:「芳總,剩下的貨我幫你賣,不要工資。」但更多的人卻獻上「大實話」:「芳總,別再做口罩生意,這是個無底洞。」也是那一天,萬芳把公司一台小貨車,半賣半送給了公司的李廠長,他直接開著回老家。

大家都走了,萬芳最後的事情,就是要把庫存的這17萬套口罩處理掉。她是做銷售出身,不怕碰壁。「我要親自去做地推,能賣多少算多少。」帶著實驗室一個研究生, 她跑去了協和醫院,央求領導把口罩放進醫院商店、小賣部售賣。領導說:「要三四個月後,才能申請到入駐資格。」她心裡嘀咕,庫裡的17萬口罩可等不了這麼久。

就在她為口罩的去處擔憂時,一場蓄勢爆發的疫情,帶著她和許多人的命運軌跡,開始了極速改變。

【相關圖輯】韓國口罩之亂:武漢肺炎重災區瘋搶KF94 大邱E-Mart外現超長人龍(點圖放大瀏覽)↓↓↓

+11
+11
+11

【相關圖輯】新冠肺炎|日本買口罩內地女疑打尖 演變成橫濱街頭4人3國大亂鬥(點圖放大瀏覽)↓↓↓

+14
+14
+14

暴漲7600筆訂單 沒有員工了

「口罩」二字,注定成為我們這代人最深刻的春節記憶,萬芳也永遠忘不了20號這一天。1月20日北京、廣東兩地出現確診病例。當晚,鐘南山在央視連線採訪中第一個喊出:「目前資料顯示,它(新型冠狀病毒)是肯定有人傳人的。」

在此之前,國內口罩日產量約2000萬隻,這個數字放到巨大的人口基數裡,像一滴水淌到汪洋裡。從那天下午開始,一直持續到晚上12點,這股匯集的「潮水」帶著焦灼情緒湧向了萬芳的店鋪。

叮叮叮,京東店舖的訂單聲音不停地響起,電腦上的數據一直在變,10單、100單、1000單……平均6秒鐘內進了106單!京東的店鋪瘋了,萬芳和家裡人也瘋了。來不及思考,她拉著家人一起做客服。6個人滿負荷的轉,打字的手指磨出了泡,每分鐘客服賬號都湧入上百人——根本來不及回答。

訂單接下來了,但京東物流整個操作她不會。怎麼出單?怎麼把訂單和物流匹配?員工們都已經回家過年,誰來做這些事情?就當萬芳陷入困境時,已經在開車回家路上的李廠長打來電話,說看見新聞了,他們要回來幫公司賣口罩。

另一邊,公司林經理開著車已經到了距離北京450公里外的邯鄲,車裡還有幾位前員工搭順風車一起回家。萬芳還在猶豫要不要讓他們回來。等到第二天上午10點,她終於繃不住了。她讓他們立馬掉頭,回北京。「我們只談眼前,不計將來,你們願意回來就回來,先去掉庫存。」

沒等到他們回來,線上訂單已經暴增。截止到21號早上一共9700單,店鋪賣了54000隻貨,比過去4年合起來賣得還多。時間不等人,萬芳拉著家人和在北京的員工開始包裝。從20號到21號,連續48個小時沒睡覺,到下半夜她發現自己腰快彎不下了。最後才發現只處理了1/4 ,還有7600單。效率太低,萬芳決定還是要先找人。

她電話打去了北化工實驗室,學校的教授、研究生都沒有猶豫,到了下午全部過來。「讓人感動的還有幾個巴基斯坦的留學生,雖然語言不通,也過來幫忙了。」萬芳說。

最後連墊資的大老闆都來了,等到李廠長一行人到,包括客服,加上回來的同事,一共46個人。他們分散在1000多平方米的辦公室,熱火朝天地包裝貨物。後來不少人回憶起那幾天,都認為那是公司最熱鬧的一次。東五環外的那棟樓,漆黑一片,只有他們公司燈火通明。4年裡,為了口罩生意,員工和萬芳碰壁無數次。吃了那麼多冷門羹,這是他們第一次被這麼急切地被需要。

幾個巴基斯坦的留學生,雖然語言不通,也過來幫忙了。(小為口罩/外灘)

快遞停發的最後24小時

「24號晚上7:30」,這是快遞公司給萬芳最後的時限,剩下的貨必須從辦公室全部拉走。因為快遞24號(大年三十)就停了,如果貨不發出去,要等到大年初三才有可能發貨。還幹不幹?萬芳猶豫了。一方面沒有人手,不管自己還是員工,身體已經嚴重透支。另一方面自己只是不甘心,並不是非幹不可,如今冒著這麼多人集中感染的風險,真的值麼?

容不得她多考慮,催促的訂單像針扎一樣掉進萬芳眼裡——很多還是來自武漢地區。她不敢再去看網上的新聞,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家裡也有年邁父母。如果自己抽身而退,那些眼巴巴盼著口罩的人怎麼辦。她決心要幹下去,這一次不光為了自己公司,還要為武漢抗疫盡一份綿薄之力。

23號萬芳已經讓許多同事回家,願意來的人就來公司,不勉強任何人。到了截止日期的早上,原來準備不來的人全部來了。最後陸續來了十六、七個人。上午幹到一半時,武漢市10點封城的消息又傳到萬芳耳邊。

11:40分,她直接問一個同事,出了多少單了?「一共出了7600多單,」同事說。「發出去吧,不管能不能到他們手上。」萬芳知道,如果對方不能收貨,貨還是要退回,運費也要自己承擔。「但都沒關係,先發出去。」對於萬芳來說,這已經不再是一筆生意了。令人沒想到的是,當她撲進緊張的「戰疫」 中,一場危機已經孕育而生。

【相關圖輯】網友記錄武漢封城後24小時市民生活:「我知道我們不是一座孤島」(點圖放大瀏覽)↓↓↓

+15
+15
+15

發國難財的辱罵和訛詐

疫情的緊張形勢,不停地購買口罩成了許多人焦灼情緒的發洩口。當買不到常見的醫用口罩和N95時,一些人便開始在網上尋找可替代的口罩。在當時,大家對「可洗」、「多次重複利用」、「新型納米材料」這樣的字眼並不了解。直到早前, 一則上海奉賢區企業的新聞,「可重複使用口罩」才引起許多人注目。然而,最早一批生產可多次「水洗」的小為口罩,因為「高價」 ,成為無數人情緒炮轟的對象。

除了辱罵,還有人乘機訛詐。一個客戶在網上花了5990元買了店裡100隻口罩,貨物貨還在路上,投訴就來了。「他指責口罩就是布藝口罩,不是N95,要求店鋪做三倍賠償。」萬芳這下怒了,她讓對方儘管去找工商,去投訴,但投訴完她會立馬起訴,「我絕對不助長這種行為。」

面對越多越多的投訴,小為公司又做了個決定,她們要一個個給質疑的客戶打電話解釋,「一是怕漏發、少發,二是怕別人放心,不敢用他們的口罩」。接下來萬芳帶著團隊幾個研究生開始打電話,跟對方不停解釋:「口罩經過KN95的檢測、新國標的檢測,和3m一樣能起到95%的過濾性;核心濾膜是自主研發的熔體微分靜電紡絲納米長纖維……」

從早上7:00開始一直到夜裡,團隊人嗓子都嘶啞了,「一個客戶平均處理要花40分鐘到一個半小時​​,說話說得頭都暈了」。最後,京東店舖裡四五百條投訴,處理率是百分百。他們還放不心,在店鋪出了客服通知,附了公司電郵地址,希望大家把投訴、反饋都發向這裡。「我想讓大家發洩一下,看到郵件回覆也能緩解一下情緒,多點希望。」

「我不賣了,我要全部捐出去」

1月23號之後,武漢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開通24小時電話接收社會各界愛心捐贈。武漢各家醫院也發出緊缺物資的信號。萬芳看見了,這次她沒猶豫:「我不賣了,我要把剩下所有口罩全部捐助出去,捐給湖北醫院。」

當萬芳想把口罩捐助去時,醫院那邊卻攔住了,因為它們不是傳統的醫用口罩。就當她喪氣時,一個電話打進來了,某機關單位的一個物資部長向她採購口罩,需要兩萬隻給奮戰在前線的員工。但部長也解釋,因為春節放假了,他們目前給不了錢。一筆2萬隻的貨,價值近百萬,萬芳想都沒想,一口答應下來,讓他們馬上就可以拉走貨物。

這時候萬芳還在想著武漢,她問那位部長,可不可以聯繫武漢的單位,她想捐口罩。「和生命相比,這些東西擱我手裡一分不值。」物資部長開了一個頭,接下來他們好幾間下屬機構全部來了。 整個部們單位共拉走7萬多隻口罩,都是先欠款。

「我不在乎,我不著急,我已經賠了。」對萬芳而言,能收到200萬的貨款,心裡已經很高興了。下半年她準備用這筆錢,再重新幹下去。

不計將來 他們還會繼續幹下去

如今,小為公司的員工因為春節時加班加點,已經延長假期,全部回家休息了。他們和大多人一樣,等待著2020年重新迎來復工,他們活過來了。就在這兩天,萬芳花了16萬買了一台設備,這是小為公司以前心心念念又捨不得買的東西。

上一周,北京放晴了。小為公司接到了通知,他們的納米口罩被關注起來了,如果遞交的材料通過,他們將被注資單位全力支持。萬芳和實驗室團隊還想幹下去,要投入生產,將自己的公司樓改造成生產、研發為一體的的口罩廠。他們想做一隻屬於自己中國,真正高端的醫用口罩,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他們會實現這個理想。

通過這次新型肺炎的肆虐,我們許多人已經開始意識到日常防護的必要性。國家也對口罩行業越來越重視起來,像這樣一隻可重複多次使用的口罩,更便利、也更環保。生活百變,初心不易。

【相關圖輯】口罩「慳住戴」正確方法 一個信封3個步驟簡單做到(點圖放大瀏覽)▼▼▼

【相關圖輯】蒸口罩消毒大錯特錯  5大錯誤令口罩有等如無(點圖放大瀏覽)▼▼▼

+19
+19
+19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