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緩和後的廣東小康之家 恢復正常生活似近若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1月20日,國家衞健委高級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已升級,肯定可以人傳人。也正是從這一天開始,內地媒體對疫情開始進行大規模報道,疫情相關信息如洪水般淹沒了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各地防控措施逐步升級,無數普通人的生活也從此改變。

如今,整整3個月已經過去,新冠肺炎疫情在內地已逐步得到控制,內地民眾的生活似乎也正逐步回歸正軌。然而對於經歷了空前疫情的一個個普通人而言,生活是否真的還能回到舊日?在過去的三個月中,他們又究竟有怎樣的經歷?受過什麼樣的衝擊?有什麼樣的體悟?《香港01》就此對多名生活在湖北、廣東、上海等地的普通市民進行了採訪,寫下了他們過去三個月的人生故事,並陸續推出,將一般市民視角下的疫情故事分享給香港讀者。

生活在廣東佛山順德區的中產家庭徐家,在疫情的恐慌下,除了外出採購食物等日用品,他們一家幾乎足不出戶近一個月。雖然如今疫情趨緩,但恢復「正常生活」仍然似近若遠。

徐太與丈夫兒女一家四口生活在廣東佛山順德區,是個生活頗為富足的中產家庭。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爆發後,他們和內地大多數人一樣,在對疫情的恐懼下生活至今。

憶起1月底疫情大爆發後一個月左右的生活,徐太形容,當時一直感到很壓抑,尤其看到每日新增確診數字持續上升時,總是十分恐慌。有這些想法的不只是他們一家人,「身邊好多人都係咁,好多人有情緒問題。」例如,一名朋友在疫情期間感冒,就已經會聯想到自己「可能會死」。

「好多人有情緒問題」

廣東省衛健委數據顯示,截止4月14日,佛山市累計確診97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順德約有30宗左右。如今看來,佛山的疫情並不算嚴重。這或多或少得益於廣東省1月底對疫情的反應迅速,在武漢封城同日就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曾在衛生系統工作的徐太表示,在SARS疫情之後,廣東省各級政府都有疫情的對應預案,一有事能夠很快行動起來。在正式實行方面,也做得比較落實。

然而,看著政府下發一份份文件,她坦言也令人很害怕,「好似打仗咁」。負面情緒在最初幾日最嚴重,尤其是被稱為疫情「吹哨人」的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於2月7日逝世,她哭了好久。但一場宣洩過後,心情也稍為平復起來,「我覺得當時好多人都係咁」。

「禁足」近一個月

除了外出採購外,他們幾乎一個月沒有外出,在家閒得發慌,除了上網,只好不斷找事情做。他們在家中每天進行約半小時的運動,又持續閱讀,一個月下來,一家人總共看近二十本書。

在「禁足」的第三周,徐太要送家婆回老家,徐先生和兒子也要求跟著一起。兩人全程沒有下車,但「被困在家」多時,遊遊車河、看看風景確實是種享受。

徐太一家在家中每天進行約半小時的運動,徐先生舉啞鈴健身,徐太做健身操,兒子則跳繩。(受訪者供圖)

煮食也是消磨時間的主要方法。「疫情之後每個人都係大廚」,這句網絡笑話可能有點誇張,但毫無疑問很多人會廚藝大進。因為時間多,徐太每天都花不少時間煮食,又會與兒子一同看美食節目。她笑言,鄰居和親戚更加誇張,專注於各種蛋榚烘焙,甚至是自己「打磨珍珠」製作珍珠奶茶。

旅遊計劃全部取消

儘管內地疫情近期逐漸受控,徐太一家亦在2月底疫情放緩、廣東將疫情防控應急響應級別調整為二級響應後重新「步出屋外」,但要說什麼時候能回復之前的「正常生活」,卻是未知之數。

左邊是徐先生和徐太太看的書,右邊是兒子看的書。(受訪者供圖)

他們每年都會外出旅遊數次,或新加坡,或日本,或瑞士,今年的旅行計劃亦早已定好:1月底去香港數天,4月初到山東青島,8月再赴日本暫住十日,「兒子今年9月升中,無功課壓力,諗住暑假可以好好玩下。」然而,因為疫情的關係,以上旅遊計劃已全部取消,徐太更悲觀地認為,這兩年都不會出國旅遊,原因與上海抗疫專家、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的預測有關。

張文宏早前指出,疫情在全球爆發,今年夏天不可能完全清除病毒,下一波疫情可能就會在11月份左右到來,「我們會面臨巨大的挑戰」。故此,徐太認為疫苗是箇中關鍵,一日未研發出有效的疫苗,世界疫情都不會完全「搞得掂」。

但有時實在心癢難當,「真係好悶,困了好久,好多野去玩既都冇左」,徐太坦言一家人之前曾打算在省內的酒店暫住數天,一解「旅遊癮」,而且價錢也便宜,是昔日的半價,又有免費早晚餐等優惠。但最後還是一切小心為上,「想來想去,想來想去,都是沒有去」,等全球疫情真正緩和再算。曾在醫療系統工作的她,對張文宏醫生的判斷相當信任。

因為學校停課,兒女兩人只能每天在家上「網課」。(受訪者供圖)

對當地經濟的影響「好慘」

儘管佛山疫情與其他地方相比未算太嚴重,但據徐太所言,已對當地經濟的影響「好慘」,特別是服務性行業。她舉例道,弟婦在旅行社工作,公司在新春期間損失巨大,「佢都費事問拿底薪了,因為(老闆)好慘」。

徐太又道,她有朋友經營製衣工廠,以法國單為主,在4月份已經叫工人放假,幾時開工仍是未知之數。此外,因為政府要求要有隔離間,處理疑似發熱的病人,有朋友的兒科診所無法做到,停業近兩個月,但仍要支付護士的人工和店舖租金;亦有朋友經營口腔診所,由於檢查口腔無法避免接觸唾液,風險極高,至今無法開門。

為刺激消費,佛山和順德兩級政府已向市民發放上億元人民幣的消費券,或150送50,或50送20。區、街道辦領導幹部更組團「帶頭消費」,上街食飯,提振市民信心,「影晒相話俾你地聽好安全,出來消費吧」。 而在廣東「疫情風險等級分區」中,佛山現時屬於「低風險地區」。不過,市民上街消費的信心仍然不大。「(市民)都係唔肯出去消費」,徐太這樣說。

若學校全面復課兩周一切無恙 就代表很安全

徐太現時已不怕外出,亦不時到酒樓餐廳食飯飲茶,「(疫情緩和之後)應該有十五次以上了,一星期應該有兩次」,但她也表示,不敢去美容院等地方。而區內恐懼疫情的人仍然很多,「食肆生意非常唔好,好少人選擇出去飲茶。(兒子的同學)家長群入面冇咩人肯出去,9個家長只有兩三個會飲茶,有6個都不肯外食。」

現在,市民已願意到酒樓食飯,但並未坐滿。(受訪者供圖)

徐太提道,除了擔心染疫,對食物安全也有疑慮。農曆新年本是飲食業旺季,商家之前均大量進貨,但突如期來的疫情令業界無法銷售,大批存貨積壓至今。作為一般市民,徐太擔心的是有無良商人售賣過期食物,或有餐廳使用過期食材。她有朋友做零售生意,一些食品因為快要過期,不敢銷售,而要免費送贈親友。

徐太和丈夫育有一對兒女。女兒在香港讀高中一年級,兒子則在順德讀小六。因為學校停課,兒女兩人只能每天在家上「網課」。對於疫情在內地什麼時候真正「受控」,徐太認為學校復課是個很好的標準,「小朋友返左學,全面復課兩個星期,咩事都冇發生,已經係非常極度安全。」或者到這時候,他們的生活才算是重回正常軌道。

(本文所用「徐家人」均為化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