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跳繩熱】中二生練跳繩訓練堅毅耐力 七年跳入港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跳繩,是經濟又好玩的兒時遊戲,但時至今天,跳繩已不僅是遊戲,近年更成為熱門運動,很多學校都看到跳繩的益處而開設跳繩隊。擔任跳繩教練八年以來,柏麒到過不少學校任教,所教過的學生為數也不少,任教以來最大的滿足感,就是看到學生在跳繩後的改變。

李老師最高興的,是看到女同學參加跳繩隊後變得更開朗。(李欣愉攝)

四年前,中華基督教蒙民偉書院參加了可口可樂基金會的活得至「繩」計劃,取得贊助成立跳繩隊,並從校外聘請柏麒擔任跳繩教練,但計劃完結後,大部份學生因不同理由離開,只餘下數位喜愛跳繩的學生,校方見她們有心,便繼續資助跳繩隊,現時人數又上升至三十多人。負責計劃的李老師說愛跳繩這項運動的多是女生:「比起球類運動,跳繩的動作和競技性都較小,適合性格文靜的女孩。」她指出不少女生在跳繩後變得開朗,更積極與他人合作,就讀中五的綺霖便是其中一人。

說運動會妨礙學業只是籍口

綺霖既參加了學校的跳繩訓練,也有到柏麒的跳繩學校學跳繩,柏麒初認識綺霖時以為她只是玩票性質:「當時覺得她很姿整,一進門便拿出小梳子整理瀏海,休息時又要梳一梳,沒想到她會這麼認真跳繩。」綺霖初看到鏡頭時十分敏感,因為害羞而不自在,但當投入練習後,便仿佛忘了鏡頭的存在,即使跳得滿頭大汗,濕透的瀏海貼在額上也毫不在意。

綺霖(左)為跳繩作出最大的犧牲,大概是一雙美腿。雖然每次練習後都拉筋作紓緩,但高強度的運動亦少不免令小腿變壯,「我小腿粗左好多阿!」口是這樣說,但練習時綺霖還是用力跳躍。(龔慧攝)

「跳繩後,我更珍惜時間。」綺霖一臉認真的說。文靜的她喜愛練習花式跳繩,喜愛挑戰成功、練成新花式時的滿足感。「中三時生活沒什麼重心,有時間也不會溫習,當時家人知道我參加跳繩也以為只是玩玩而不太理會,後來看到我愈來愈用心練習,便擔心我的學業,認為應花多點時間溫習,但我希望以行動證明運動和學業可以兼顧。」為了取得家人的信任,綺霖不再懶散,練習回家洗澡後便立即溫習,亦不會佔用補習時間。做運動不但沒有花光體力,反而讓綺霖頭腦更清晰,「學跳繩後我的成績不但沒有退步,反而從中游成績進步至中上,現時家人亦不再反對我練繩。」

現時綺霖每星期練習兩天,後年便要考DSE,她也會盡力兼顧兩者。「說運動會妨礙學業只是籍口,一切都取決於個人態度和主動性,用功的話現在也可以開始溫習,但懶的話即使到最後一分鐘都不會努力,有目標、有恆心的話就能做得好。」

綺霖和另一位學生至仁都認為三重跳(跳起後連續揮繩三次)是最難的動作,腿要踢得高,手亦要轉得快,除了講求毅力和體力,還需要強大的意志。綺霖表示三重跳是實力表現:「有些動作可以偷雞,能用其他較輕鬆的方法來完成,但三重跳一定不能。」至仁則認為是自我挑戰:「只有不斷的練習才會做到。」三重跳看的不是花巧的動作,而是紮實的功夫。

至仁跟隨柏麒練習8年,是Jumper第一批學生,兩師傅互相伴隨成長。(龔慧攝)

運動訓練自制力

相比綺霖,至仁更內斂寡言,跳繩對他來說,是對自己的挑戰。「花式跳繩的動作變化多端,有很大發揮空間,一切都靠自己努力練習。」過去至仁曾長時間練習羽毛球,亦甚有成績,但羽毛球屬競技運動,發揮如何要看拍檔和對手表現,相比之下至仁更愛與自己交戰。

這天記者所見,因為多人缺席而無法練習團體花式跳繩,部分成員在一旁反復練習交互繩速度接力賽,拍子繩打在地上發出密集的聲音,至仁則靜靜的坐在一旁,構思自己的個人花式動作。當有想法後,便站起來試跳一段,當然不會一次便成功,失敗便惱腦的搖搖頭,然後又繼續嘗試,揮動的繩就如一個結界,那是他的小宇宙,縱使有教練的指導,但要成功還是靠自己反覆練習。

至仁媽媽給予子女相當大的空間,即使練習或比賽也不會到場觀看,怕會造成壓力影響表現。(龔慧攝)

至仁是第一批跟隨柏麒練習的學生,自小二開始學始學跳繩,而在2015年更跳到入港隊,成為港隊14歲或以下組別隊員之一,出戰亞洲跳繩錦標賽。他的父母都熱愛運動,亦支持子女運動。當初柏麒致電給子仁媽媽胡太時,雖然她對跳繩認識不多,但亦讓至仁自由選擇喜愛的項目:「我期望他可以享受運動,而不只為滿足我們的要求,或把運動變成升學的手段。」升上中學後,至仁的成績稍有下降,但胡太卻不認為問題源於運動,亦不曾要求他減少練習時間作溫習:「我明白升中後功課程度加深,他亦有點沉迷電腦游戲,但他已不是小學生,應學懂分配時間,藉此訓練自制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