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北戴河會議有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因為中美關係的持續惡化,以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之下嚴峻的經濟形勢等諸多因素,中共高層一年一度傳統的北戴河會議,包括今年會否召開北戴河會議,再次成為外界觀察中共政治的變化的窗口。

雖然中國官方近年來釋放出的信息是:北戴河會議已失去傳統的議政功能,向度假休閒轉向,但可以確定的是,每年中共領導層仍會在7月底8月初的兩週時間在北戴河休假,進行非正式會談。人們普遍相信,即便是去避暑,中共高層大佬們仍然不可能完全脱開政治話題不進行討論,甚至在一些話題上,比如大政方針上達成一定的共識。這就是為什麼外界依然把北戴河會議當成中國政治重要風向標的原因。

雖然北戴河休假的政治色彩早已淡化,但是外界仍然樂於觀察這個時期當中,中共高層的一舉一動。(視覺中國)

對於北戴河會議,中國官方媒體幾乎從未公開報道過,主要的觀察渠道是新華社、人民日報、新聞聯播等媒體透露出的領導人活動行程,以及其他諸多公開信息作為判斷依據,比如北戴河區的安保情況變化,中共高層的集體隱身,以及中共政治局級別的高層出現在北戴河等。

通常情況下,北戴河會議的召開,有三大標誌性意義的信號。

第一個是北戴河所屬省份——河北省省委書記會在北戴河會議前到北戴河進行調研檢查,為北戴河會議的召開進行安保等方面的準備。今年6月12日至13日,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就已經到秦皇島市北戴河區進行調研檢查。雖然時間與往年通常在7月份進行有所提前,但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提前進行相關佈置也在情理之中。

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董仚生,河北省委常委、秘書長高志立,河北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劉凱,以及河北省政府秘書長朱浩文參加上述調研檢查。

官方消息稱,在北戴河區,王東峰等赴海濱浴場,查看海岸線沙灘環境整治和海水質量提升情況;看望慰問執勤公安幹警,聽取社會治安工作情況匯報。針對新冠肺炎疫情,王東峰要求「確保不出任何問題」,對所有社區、車站、碼頭、機場、賓館、飯店、商場、超市等執行測温、消毒、登記等措施,加強對外來人員的排查檢測。

這似乎表明,位於渤海之濱,燕山之南的度假勝地北戴河,已經做好迎接中共領導人前來度假的準備。

另一個信號是,中共高層代表中共中央看望受邀到北戴河度假的專家。

這通常發生在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期間。北戴河專家休假制度於2001年開始執行,中共中央在每年盛夏都會邀請不同領域的專家來到北戴河休假。被邀請的專家來自各個領域,而且每年邀請的領域不同,體現出中央最高層當年對這一人群的特別關注。

2019年8月4日,中組部部長陳希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在北戴河看望慰問暑期休假專家,並召開座談會。(中國央視截圖)

如果有中共高層代表中共中央看望受邀到北戴河度假的專家,即表明北戴河會議正在進行。這是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啟幕的唯一官方信號。2019年8月4日,中國官方新華社稱,受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之託,中組部長陳希在北戴河看望慰問62位特邀休假專家,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亦露面參會。

不出意外的話,今年的相關消息會在8月的第一周曝出,屆時北戴河會議召開與否,將有明確的答案。而受邀的專家大概率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方面的專家,以及中國航天領域的專家為主要代表。

此外,中共高層在8月的前兩周的集體隱身,也是北戴河會議召開的確定性信號。

中共高層在7月30日召開了一個重要會議,以「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為主題中央政治局會議——這是一場至關重要的政治活動,敲定北京接下來對最根本的經濟走向。與此同時,還將舉行解放軍和武警部隊將領的軍銜晉升儀式——其中上將晉升由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親自授銜。

7月31日,中國的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建成暨開通儀式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習近平將出席儀式。如無意外,在這一活動之後,中共高層將集體隱身一到兩周,中共政治也即正式進入北戴河時間。公開信息顯示,有資格赴北戴河集體休假的中共高層,包括中共政治局及書記處成員,中國國務院主要部委高層,以及直轄市「一把手」和部分省級高官,中共退休元老等。

7月31日上午,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建成暨開通儀式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新華社)

除個別特殊情況外,比如2018年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北戴河會見赴華正式訪問的第73屆聯合國大會主席埃斯皮諾薩(Espinosa),2015年8月12日天津濱海新區爆炸案發生後李克強趕赴現場等,中共高層在北戴河會議期間通常不會公開露面。

鑑於今年中國所面臨的複雜的國際國內形勢,尤其中國和美國關係持續惡化,在新冠肺炎疫情疊加之下的嚴峻的經濟形勢,中共會否如期召開北戴河會議是很多人的疑問。這一話題引發了很多媒體的關注,一些媒體甚至認為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會取消。

7月29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主持召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十九次委員長會議,決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8月8日至11日在京舉行。這個時間,恰恰在通常意義上北戴河會議的間隙。

因此,有人猜測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可能取消。不過,有觀察家指出,今年北戴河會議取消的可能性非常小。觀察家如此判斷的理由,首先是因為,全程參加北戴河集體休假並非中共高層必然,如果有其他重要政務還是要正常處理。中共高層需要決策事情很多,即便是在休假之中,也難以逃離繁瑣的政務羈絆。

上述消息雖然意味着,栗戰書需要在8月8日回京主持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但這樣的情形也有過先例。2014年8月初北戴河會議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因雲南魯甸地震趕赴災區,8月6日在部署好救災工作後方離開魯甸,赴北戴河休假。2017年8月初北戴河會議期間,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俞正聲率中央代表團赴內蒙古參加內蒙古自治區成立70周年慶典和調研,成員包括政治局委員級別的時任統戰部部長孫春蘭和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等。

其次,無論是從國際環境,還是國內形勢的兩個方面考量,均沒有取消北戴河會議必要。國際形勢,雖然中美關係因美國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而陷入互關總領事館的外交戰,兩國關係持續惡化(至少在美國大選前)將是大概率事件。但這並不足以成為中共取消北戴河會議的充分理由。

在此之前的4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已經作出「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的形勢判斷。而且中美之間的接觸並未停滯,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公開視頻演講中稱,他計劃今年訪問中國。

2019年8月,中美經貿談判進入停滯狀態,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公布最新加徵關税舉措,並宣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當年的北戴河會議依然如期舉行。中共歷史上,比今天更為複雜、嚴峻的局面都曾出現過,也並未因為國際局勢變化的原因而取消北戴河會議。

國內層面,新冠肺炎疫情大體在中國境內得到控制,經濟增速也在第二季度由負轉正,這些都是利好消息。中國的經濟因為中美貿易戰,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等諸多因素的影響,確實形勢嚴峻,但顯然還沒有因此取消北戴河會議的必要。

更為重要的是,北戴河會議的如期舉行,可以向外界傳遞出中共高層政治穩定信號,也能向國際國內傳遞出信心。如果取消北戴河會議,必然會引發諸多政治猜想。因此,無論從那個角度講,取消北戴河會議都沒有必要。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大概率會如期舉行,有觀察家作出判斷。

在中共內部,討論大原則、大戰略通常是「務虛討論」,面對中美關係的持續惡化,中國國內嚴峻的經濟形勢,以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相信中共高層和退休元老會進行這種「務虛討論」,以確定未來中國政治經濟外交等諸多層面大政方針。北戴河會議,無疑是一個難得契機和合適的場合。

北戴河夏休之前,習近平在經濟上強調的「國內大循」、「國內國際雙循環」,引發廣泛關注。(新華社)

最近習近平在經濟上強調「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也是為了應對最新的國際國內大環境下,作出的必要性調整。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高層與元老齊聚北戴河時,就當前國際國內形勢交換意見,也自然有其必要性。中共歷史上,中共高層曾在北戴河做出個諸多重大決策。在1958年的北戴河會議上,毛澤東作出炮擊金門的最後決定,並提出「直接對蔣,間接對美」八個字方針。

雖然,2003年取消北戴河暑期辦公制度,尤其是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共官方均在有意無意的釋放淡化北戴河政治色彩的信號,但取消集中辦公,不代表中共高層以及中共元老就不會在北戴河就當前國內國外形勢交換意見。這也是人們還是約定俗成地將領導人的北戴河度假稱為北戴河會議的原因。

對於今次北戴河會議內容,中美關係的走向以及應對方略,中國經濟政策的變化,全面脱貧政治任務,甚至具體到「十四五」——第十四個五年規劃等,大概率都會是北戴河會議期間的討論議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