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經》未保平安作者丟官位 官場拍馬屁文化積非成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試想像有朝一日,有位香港高官寫了一部《繁榮經》,全本經書都以「XX繁榮」寫成,例如「地區繁榮」項下列出「中西區繁榮,灣仔區繁榮,觀塘區繁榮」等等,又如「行業繁榮」項下列出「飲食界繁榮,進出口界繁榮,金融業務界繁榮」之類。

相信這本《繁榮經》一經面世,市民都會擔心這位高官的工作狀態,質疑他或她還能否勝任公共服務。如此情況看似匪夷所思,但就切切實實發生在吉林省,省內反應更令人咄咄稱奇。

事緣吉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賀電寫了一部《平安經》,通篇是「1歲平安,2歲平安,3歲平安」之類唸口簧口水文。這位有教授銜頭的地方高官頗為自得其樂,《平安經》不只獲公安部轄下出版社刊行6千本,售價近300元人民幣,官方更在省會長春舉辦朗誦研討會,力求「XX平安」的福音傳遍省內每一角落。

吉林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廳長賀電。(百度百科)

吉林上下拍馬屁不怕穿也不怕響?

如果要比擬,相當於香港警務處副處長寫了本《繁榮經》,獲得政府新聞處協助出版宣傳,每本盛惠3百多港元,兼且還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朗誦會,邀請學者專家在旁邊的中央圖書館研習經文,以弘揚《繁榮經》的微言大義。

可笑、離奇、荒謬絕倫、牛頭不搭馬嘴,但吉林省正正出現了這一幕鬧劇,直到《平安經》流傳網上,惹來各方批評恥笑,風向才急轉直下,官方由欣然和應賀電大作,轉而撇清關係說是他的個人行為。

賀電的官位說高不高,說低不低,身邊有群馬屁精擦鞋討好並不出奇,出奇的地方是他居然可以動員到省內龐大資源來吹捧自己,不怕太高調鬧出問題拍穿馬屁,也不怕馬屁拍得太響得罪上司。或者賀電本人,以及他的上司同事下屬們,根本覺得沒有問題,宣傳《平安經》不是甚麼醜事,更不存在拍馬屁的意味。

自知是肉麻醜事,尚且會包裝一下不會太露骨;唯獨自認為理所當然無可垢病,才會不以為恥地大張旗鼓。一個人自戀虛榮不足為奇,最離譜是省內上上下下陪著賀電一起上演「國王的新衣」,上司對涉嫌假公濟私的行為不聞不問,同事下屬還要吹捧這本《平安經》是「跨國傳世的經類大作力作」。

吉林公安廳常務副廳長賀電所著《平安經》摘圖:

+5
+4
+3

嚴查事件不應以賀電免職告終

說賀電是腐敗嗎?暫時未有官方通報,他可能是跟足程序辦足手續。說他是搞個人崇拜嗎?他又真的只是拋出了一本不倫不類的《平安經》,旨在炫耀自己官學雙修相得益彰,要上綱上線到「崇拜」二字似乎太過分。無論如何,講公務抑或講私利,吉林官場都仿似掉進「平行時空」,喪失為官行事的分寸準繩。

吉林省委現就此展開調查,賀電目前已被免職,公安廳則深切反省,承諾不會再重複犯錯。實則省方事前已有監督不力之責,事後反應亦失之於過慢,如今才自己人查自己人,已經失去公信力,中央或可不嫌事小,主動跟進以澄清吏治。

更為要者,《平安經》事件牽涉省內多個機關,問題不只出於賀電一人身上,所以即使肇事者被免職,紀檢部門仍需要嚴查到底,不可讓事情就只落得一個殺雞儆猴的結局。

即使賀電及其同夥未違國法,未犯黨紀,《平安經》事件已連累黨政機關出醜蒙羞,更突顯有些官場中人做官做得飄飄然,早就和民情民心脫節,進而沉浸於一套互相吹噓奉承的劣質官場文化,這不像違紀違法般有跡可尋便於究治,而且更根深蒂固易於積非成是。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