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煙紋身講粗口=唔正經?前度母親嫌棄 女生:外表定好壞很膚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幾天跟友人吃飯,她滑著手機談起昔日中學老師,原因是對方在臂上的紋身:「我覺得做老師紋身好唔應該,會教壞學生。」按捺那無名火後緩緩吐出:「點解咁講?」「吓,啲學生未夠十八歲㗎喎。」「十八歲代表咩?紋身又代表咩?」來來回回幾句,好像互相也聽不進對方的話,就繼續各自看電話。

她戴著鼻環唇環、身上有好幾個紋身、染著一頭亮色頭髮、塗著紫色唇膏,一副典型壞學生的樣子。要是她想走進中學,大概也會被校工們拒諸門外。儘管這類型的女生多的是,只要偏離社會的標準模樣,則被視為標奇立異的一群。

「唔戴有無人會話我乖?」

12歲時因貪靚而第一次穿鼻環,結果被爸爸喝止要拔掉。想想還是覺得很喜歡,又再一次戴上,一戴就戴了11年。後來紋身、打成大耳洞、唇環⋯⋯在既定價值下,她已經跟「乖乖女」走遠。家人本來叫她「唔好紋咁多」,發現叫不聽,那就「唔該你紋個靚啲嘅。」不理途人目光,她認為這就是「美」。下了決定,不說後悔,就是她的原則。「唔戴有無人會話我乖?唔會呀嘛。」好與壞的那把尺,其實膚淺得很。盲從的人,亦只懂得嚴人寬己。

「我知我呢啲樣,打扮叫做新潮啲,唔係個個都接受到。」
Vinbe

被誤會「High咗嘢」

她形容那次是「唔知好嬲定好笑」的經歷。當時她仍染著灰藍色頭髮,穿上印有許多繡章的Oversize皮褸,像個騎電單車的人似的。下班後身體感到不適,反胃要吐,結果在大街上吐到滿手都是,嘔吐物中還帶著血。拼命撐著,頭又開始暈,剛好有位姨姨經過,就把她叫停:「唔好意思呀,可唔可以畀張紙巾我?」姨姨支吾以對:「吓⋯⋯er⋯⋯你high咗嘢呀?」沉著氣回應:「我只係唔舒服,可唔可以唔好以貌取人到咁嘅地步,會令人好難受。」此時那位姨姨才醒覺,遞上紙巾,還叫她「唔好唔開心啦。」經此一役,她更體會到差別待遇。「如果我喺條街大喊,啲人只會覺得我有病,傻嘅。換轉係個乖乖女,啲人會諗佢一定係畀人蝦,要行去問吓佢咩事先。」

天生一副「蒲」相

枱頭放著幾本書就是文青,穿「摟X」裙就一定是「摟X」,總有一堆「偵探」憑著所謂的蛛絲馬跡去判斷別人。「啲人一定覺得我係日日蒲,唔生性,事實又係咪呢?」大概每一個人看見她,都認定她是千杯不碎飲盡整個蘭桂坊。沒想到她喝兩杯就掛了。她說最好笑的是,別人都以為她是麻將高手:「乜我個樣似打麻將好叻咩?唔知點解朋友成日打嚟,『喂,差隻腳呀。』 『喂,你又唔記得咗,都話唔識打囉。』」問到認為自己跟外型最大的反差,她說是烹飪。「你睇我個樣唔會覺得係賢妻良母,但其實我係好鍾意煮飯,連朋友都讚好食。會打理家頭細務,鍾意執整齊乾淨。」

+8
+7
+6
「唔好以貌取人,首先係要見多啲人。」
Vinbe

如果食煙飲酒講粗口才是正事⋯⋯

訪問裡,吞雲吐霧不斷,話語間亦夾雜不少粗口,又如何?「外表靚唔一定裡面靚,光鮮知書識禮但個心爛嘅,密實姑娘假正經一街都係,外表斯文粗口流利過急口令嘅都有,成身紋身惡死睖瞪原來係濟世為懷嘅。咁講粗口,我會揀場合講。」反問自己,你現在的模樣是出於己意,還是跟從社會所塑造出的「理想型」?「如果由你一出世就教你,有紋身先係好人,講粗口先係有禮貌,咁今日嘅你會點睇一啲唔紋身唔識講粗口嘅人呢?」已經不關乎多與少數事,而是看似有選擇的我們,其實沒選擇。

「你可以利用自己外表示幾多次去博取人哋歡心?做自己!總有人願意花心思去探討你嘅內心 。」
Vinbe

別讓標籤局限自己

讓Vinbe感受最深的,是上一段關係中被對方家人瞧不起。前度的母親出身中產,基督徒,一直不太喜歡有紋身、在專櫃上班的Vinbe。「你有錢,但比你有錢嘅人更多。你住緊個單位,幾多人都係住嗰度。心中富有嘅人又有幾多?佛口蛇心人嘅又有幾多?信耶穌,點解你咁唔感恩嘅?」也許她還抱著「竹門對竹門」的心態,兒子看起來就是「乖乖仔」,Vinbe就像「唔太正經」的女生,於是加以阻撓他們拍拖。儘管前度父親也說過:「有紋身又點講粗口又點,佢真心愛你個仔咪得囉。」最後男方因承受不了壓力而提出分手。曾經一蹶不振,然而她深知這是於是無補。「佢今日睇我唔起,但佢唔知我為我嘅事業付出咗咁多,內心仍然做自己咪得囉。」

今日的她,脫掉鼻環,染回黑色頭髮,並不是要配合世俗的眼光,而是想隨心而行。「唔知邊一日,突然唔想傷頭髮,唔想化濃妝襯返,咪染返黑色。就係咁簡單。」別人眼中,她是「改邪歸正」,對她而言,只是反璞歸真。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立即下載《香港01》Ap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