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9】惠英紅奪女配角 《翠絲》哭崩演活女人最大無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惠英紅憑著《翠絲》獲得2019年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的殊榮。在電影中,姜皓文(黑仔)飾演的大雄,惠英紅(安宜)則是其結髮妻。一向陽剛的姜皓文挑戰跨性別角色自然引人注目,可惜失落影帝。但《翠絲》除了描寫跨性別人士的內心掙扎和痛苦,大雄和妻子安宜(惠英紅飾)的婚姻關係同樣說中了不少人的心聲。沒了愛的婚姻,還能走下去嗎?

惠英紅憑翠絲奪得最佳女配角的殊榮。(影片截圖)

年過五十的眼鏡店老闆大雄與安宜結婚多年,育有一子一女,兒子正在讀大學,女兒嫁了律師,也懷孕了,在旁人眼中,他們毋庸置疑是個美滿家庭。只有大雄才知道,他與安宜的婚姻已經是一潭死水,或許說,從來都是如此。他們之間,從來都沒有愛,大雄的心一直只有舊同學高正。只是在同性戀還活在暗角中的年代,他不敢說,誰也不能理解他。他把秘密深藏於心,與母親安排的安宜結婚,生兒育女,把自己也騙過了,就可以「安然無恙」地在主流社會生活。

相關文章
【金像獎2019】曾美慧孜《三夫》演出 每2分鐘一場床戲如何駕馭​
金像獎|阿Sa蔡卓妍  三度失落影后 回顧Twins的K歌遭批評到蛻變

直至大雄接到高正的死訊,那些塵封了的情意突然湧上心頭,再重遇舊同事、花旦打鈴哥,才把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慾望勾勒出來,他是同性戀,同時希望成為女人。他決定不再壓抑,在打鈴哥的鼓勵下,穿上女裝到酒吧狂歡,他第一次感到釋放了真正的自己,但同時被兒子撞破,也意味著他終於要面對自己的家人。

高正的同性戀人阿邦帶來了高正的死訊。(《翠絲》劇照)

+3
+2

其實安宜對於丈夫的內心秘密不是無跡可尋,她曾經在衣櫃內發現不是屬於自己的性感內衣,大雄堅持自己沒有出軌,她則以一句「我寧願你是出軌。」回應。一個男人出軌,作為妻子還可以理解他背後的動機,可能只是一時抵受不了誘惑,但當丈夫是同性戀或想做女人,她不能理解,也不能替他找藉口,因為說到底就是他對自己從來都沒有愛。同床共枕多年的伴侶從來只是自己的單戀對象,自己的婚姻彷彿也變了一場鬧劇。安宜不願擊潰自己一直堅信的婚姻,她選擇裝作不知,逃避就不用改變現狀⋯⋯

另一邊廂,大雄內心卻突然有了做自己的勇氣,他還是跟安宜坦白了,自己想當翠絲,而不是大雄。他向她攤牌......

由大雄變成翠絲的內心掙扎:

別說,說了就回不去了。
能不能將就一點,就這樣讓它過去?

簡單兩句對白,把安宜的心碎說破了。她與他發生激烈爭執,扭打成一團,卻改變不了他的決定。她徹底崩潰,大雄因為社會容不下真正的自己而痛苦,看在眼裏的安宜或許比他更痛。現實中,其實也有不少「安宜」,面對沒了愛的婚姻,誰也沒勇氣開口,她們覺得將就、將就著就可以相守一生。

(《翠絲》劇照)

我已經習慣了他,又怎樣適應新的人、新的生活?

也許,這樣震撼的情節,不會在很多人的現實人生中出現,但惠英紅的角色,其實也演繹了不少女人的無奈。看著慢慢腐朽的愛情,依然寧願把一生奉獻給它,花盡心思灌溉它,也不願把它拔除他。看了《翠絲》,似乎更令人觸動的,不是性小眾的痛苦和爭扎,反而是面對婚姻的挫敗,女人的選擇,也許,我們身邊也有一個「安宜」,基於種種理由,說服自己將就過一生。其實她們不也和大雄一樣,面對著同一困境?要「新生」,同樣需要勇氣。

【移民澳洲】為愛來港贏了愛情事業卻沒留戀 簡單沒壓力才是個家

【洪卓立陳家樂】分手流下男兒淚 即使失去暖男都會為愛過的護航

【第一屆武博】從李小龍到黃飛鴻,香港武術電影世界聞名,武博的「光影武林」隧道,以專業武術角度解構七套精選電影的武打場面,讓觀眾從大銀幕以外,真正了解武術的應用及背後理念。熱愛武術電影的你,必撐!5月3至5日,眼界.決定境界,九展見! 按此立即購票 ; 按此瀏覽武博專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