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性無罪】王敏奕控訴被性侵 旁人冷言冷語成「二次傷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Viu Tv最新原創劇集《假設性無罪》以「職場性騷擾」為題材。劇集開端,王敏奕便控訴上司梁漢文性侵自己。梁漢文卻矢口否認,堅持是對方誣蔑自己,兩人各執一詞,事件陷入「羅生門」的情況。

王敏奕正式起訴梁漢文性侵自己,明言受盡強權打壓,屢屢被勸息事寧人,她仍然不會放棄。有不少網民猜測,她如此窮追不捨的原因,全因自己好朋友細V(雷深如飾)曾經在公司受到性騷擾,最後因為不堪身邊同事的冷言冷語和欺凌而自殺不遂,變成植物人。因此,王敏奕決定深入公司調查,勢要為好友討回公道。

王敏奕在首集便控訴梁漢文性侵自己。(《假設性無罪》劇照)

性侵受害者心理關口:說還是不說?

劇集題材「貼地」,職場性騷擾也是社會上存在的議題。言語上同事、上司時常說黃色笑話,當你表現出一絲不悅,對方就以一句「唔係唔玩得下話?」讓你把不滿吞下肚;不時以「熟稔」為藉口被毛手毛腳。諸如此類的情節都在《假設性無罪》上演,老闆樓南光時不時搭王敏奕肩膀,公司要求女同事穿着性感見客。

現實中,如王敏奕般挺身而出控訴的人不多。(《假設性無罪》劇照)

即便如此,如劇中王敏奕般願意出面指證性侵者的人卻不多。前年,台灣作家林奕含自殺曾經轟動一時,年輕時被誘姦,也只能在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中影射自己受到性侵,最後更以死控訴。根據01港聞報道,風雨蘭在2000至2017年接獲2,332宗強姦案,最後報警的只有1,310宗,當中僅得156宗強姦案能成功入罪。而不少受害者選擇撤回報案,因為司法程序令受害者承受龐大的心理壓力。而且在職場權力關係下,受害人難免會被強權打壓,因而感到壓力所以不敢開口指證。

+3
+2

開口以後:冷言冷語成二次傷害

即使如王敏奕般做足心理準備,挺身指證,有如此勇氣卻不一定被欣賞。劇中王敏奕報警之後,公司同事都對她議論紛紛,梁漢文平日是好好先生,不少人都直指她誣告梁漢文,直斥「佢咁進取,被人搞預咗啦。」、「佢平時同男人相處咁唔避忌......」 而在首集中有懷疑被性侵的片段在網上流出,網民留言就是「我識佢,佢好淫蕩」、「勞資糾紛」等等。

王敏奕為好友細V查明真相。(《假設性無罪》劇照)

當性侵者提出控訴,往往也會受到百般質疑。最常見就是以受害人過往行為,質疑她們的控訴的可信性,王敏奕在劇中與其中一個男同事十分投契,又因美貌深得老闆歡心,因此就被貼上「隨便」的標籤。而不少人會將女性身體視為「武器」,劇中王敏奕多次被指她想藉此事令梁漢文被炒,自己便有機會升職。更甚是,她們會擅自揣摩受害者的心境,說出「可能佢好享受」等不顧受害者感受的說話。旁人的冷嘲熱諷絕對會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也會動搖她們發聲的決心。

社會上有無數個「細V」,沒有多少願意挺身而出,怪她們懦弱之外,不妨反思大眾對性侵受害者的態度。學懂不漠視旁人痛苦,簡單小孩也懂的道理,在這個世道,卻沒有多少人能做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