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拍拖10年男友已拍婚照仍果斷分手:我哋好似Share Wifi嘅同屋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愛情沒有對錯,年紀越大越是有這種感覺,變心出軌,種種轟烈的分手戲碼只會在銀幕上映。有更多時候,關係會不明不白地無疾而終,關係安穩的愛侶,說分手那刻,沒有爭吵,沒有挽留。

這就是Irene(化名)的故事,與前度拍拖10年,一直同居,數年前已拍婚照,卻遲遲未有簽下一紙婚書。從前或許以忙作藉口,現在回頭一想,對關係的猶豫早已浮現,「可能潛意識已經質疑他是不是對的人。」

拍拖10年,卻始終未能走下去。(盧君朗攝)

過於獨立磨滅戀愛感覺

不論家人、朋友都預計兩人會即將步入教堂,兩人都有穩定職業,同居多年的他們婚後不愁住屋,Irene也坦言對方可以給予自己不錯的物質生活,作為伴侶也沒甚麼可挑剔。

「其實我不介意和他結婚。」一句不介意,背後其實是將就,但Irene強調這種勉強不是因為誰對誰錯,僅僅是兩人性格所致。前度是典型的「理性男」,關心卻不懂得說出口,她生病,他只會說句「我不是醫生,我幫不到你。」她也因為原生家庭鍛煉出獨立性格:「我好怕求人。」即使面對親密的另一半,她也不會輕易依賴。

男女朋友之間太過獨立會消磨彼此感情?(盧君朗攝)

久而久之,他也慣了她的堅強獨立,「分手前幾年,我哋關係更像Share同一個Wifi的同屋主。」長久以來的習慣,讓她出口求助也仿佛變得任性無理。Irene分享回家時曾經發現有奇怪人士多次跟蹤自己,「我叫他落樓接我卻百般不願,覺得我太誇張。」從來不用他管接管送的Irene,一次因為忘記帶遮,開口叫他送來卻被罵。

Irene與前度的故事與同樣拍拖十年的鄧麗欣、方力申有幾分相似,從他們二人分手後的多次「解畫」,不知你又會否找到些共鳴?

受傷斷腳成分手導火線

小事自然消磨感情,此時Irene尚會催眠自己勉強維繫;一次意外,卻讓她下定決心分手。Irene因為意外受傷斷腳,需要入院做手術,幸而最後能駁回。Irene憶述「受傷之後,他只到醫院探望過我一次。」出院後數月,她依舊痛得連站起來都覺勉強,大多數時間都選擇強忍,一天只落床去一次廁所,每天都吃外賣......「他完全沒發覺,我忍着痛洗自己用過的杯,他還問我為何不順道幫忙洗其他碗。」你可能會問,為何她不選擇直接講說出自己的難處和需要?「過去試過提出,改善過,卻又故態復萌。」Irene如是說。

明明白白地說清楚那刻,可能已經變得太遲。(盧君朗攝)

她受不了,在外租住兩晚民宿讓自己靜下來想清楚:「我在想其實香港地,個個都忙,為何其他情侶再忙都會互相關心?」然而他們二人卻仿佛對彼此不聞不問。愛一個人沒有理由,兩個人分開也可以沒有理由,或許種種問題累積已久,不知從何開始梳理。從民宿回來的那個晚上提出分手,翌日早上就把行李通通搬走,她有哭,「不是因為分手而哭,只是想到往後要自己搬出來住,所以有點不安。分手後,我沒有回想從前,只想之後,因為我覺得做了對的決定。」

冷靜過後,她終於下了分手決定......(盧君朗攝)

旁人看來,男方的冷漠是必然地錯,「現在回想,其實我也有責任」。事事不愛假手於人,Irene直言自己總是散發「唔駛人幫」的感覺,「從前外出,他也曾經問過『駛唔駛車你』,只是我怕麻煩到他,所以每次都拒絕。」適時依賴,是她在上段感情學到的戀愛哲理,「其實有時候對方給予幫助,或許我不用考慮太多就接受,讓對方有被需要的感覺。」

將就維繫兩人都受傷

十年感情,不是任何人都能說捨就捨。Irene用了目前人生的三分一時光與對方在一起,決定分開也總有過搖擺不定的時刻。「換個角度想,其實提出分手對他也好,這段關係不只得我不快樂,他也不快樂。我下定決心,反而能讓他盡快找到真正的幸福。」兩個人分手後雖做不成朋友,也未至於形同陌路,Irene偶爾還是會關心兩人一起飼養的狗。現在她獨居,辛辛苦苦賺來的錢,不少都花在租金上,有人說,年紀越大,越是覺得安穩比任何事都重要,年近30的她還是選擇忠於愛情,「比起物質,一個心靈契合的伴侶更加難得。」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