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個現代化】中共四中倡「自我」反腐 政治實驗終局如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31日,中國共產黨發布〈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公報〉,內容聚焦於「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為「第五個現代化」。

公報又提到:「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黨和國家監督體系,強化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黨和國家監督體系是黨在長期執政條件下實現自我淨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重要制度保障。」

習近平:不是西方化

有些人首次聽到「第五個現代化」,可能會聯想到40年前魏京生在北京西單貼大字報,題為〈第五個現代化:民主與其它〉,呼籲實現「社會制度現代化」:「人民按他們自己的意願選擇為他們辦事的代理人,按照他們的意願和利益去辦事,這才談得上民主,並且他們必須有權力隨時撤換這些代理人。」

中共近幾年來提倡第五個現代化,不一定想起這段歷史往事,目標旨趣也大相逕庭。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於2019年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舉行。這是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在主席台上。(新華社)

其實當日魏京生談民主,沒有明確提出要實施西方三權分立、選舉政治和多黨輪替,而如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則表明,第五個現代化絕不是西方化和資本主義化,全黨全國必須長期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執政地位。

官媒:中共黨人不信邪!

要理解中共的思維,由於公開官方資料較多,持續時間較長,反腐是個不錯的切入點。

早在2016年,官媒《人民日報》就直言:「有人說一黨執政解決不了腐敗問題,我們中國共產黨人還就不信這個邪!」該文以新加坡為例,認為「一黨執政」不一定等同腐敗,又以美國為反面教材,指多黨政體也會弊案叢生。

由這一個論點開始,中共近年來屢次提出要「自我革命」,言下之意就是要證明即使「黨領導一切」,黨也有能力「自我監督」。反腐就是發韌於由上而下的打老虎運動,到近年再步入「制度化」階段,體現於設置監察委以強化紀檢職關職能、派出常規巡視組、擴張黨紀覆蓋事項等等。

李顯龍在2015年選舉期間,與年輕支持者玩自拍。(路透社)

新加坡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在官方協商式民主下,內地不存在具政治能量的「黨外」勢力,遑論反對派力量,至於壓力團體和傳媒,也要小心摸索政治空間,才可發揮某程度監察作用。有鑒於此,按官方理念,中共要從制度上改革「治理體系」,從人事上提升「治理能力」,主要還是要由中共「自我革命」。

論規模和性質,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政治實驗。首先有9千萬黨員的中共管治有14億人的中國,並非人民行動黨治下獅城可以比擬。

另一方面,新加坡選舉制度確被視為有利一黨獨大,但技術上獅城人民是有可能以選票實現政黨輪替,定期彰顯選舉是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驅使「贏少當輸」的執政黨有所警惕。

反腐步入性質轉型「深水區」

中國反腐就呈現出不一樣的面貌,人大維持現行選舉運作,可見中共暫時無意在立法機關培植「黨外」勢力,走「外部監督」的路。

《法制日報》今年刊文指出,一些基層幹部利用「微權力」騙領低保。(資料圖片)

在反腐制度中,人大選出監察委成員,而監察委負責監督政府各機關,與負責監督黨組織的紀檢機構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合署辦公,代表黨政監督一體化。人大賦權在於增強黨組織的領導作用,通過中央集權以期擴大反腐覆蓋範圍,並提升澄清吏治的效率。

反腐的另一面向在於「老虎蒼蠅一把抓」,中央力量直達權力架構的末梢。最近連串「掃黑除惡」就旨在整頓基層生態,瓦解過往幹部與「有勢力人士」合作共治的管理模式,重建廉潔而高效的村鎮黨政機關。

作為第五個現代化的重要一環,中共反腐在「大破」方面聲勢浩大,而在「大立」方面則需要時間驗證。套用官方術語,這場實驗已步入「深水區」,幹部劣績由貪腐變為怠工,反腐亦相應由消極紀檢,進而變為積極督政,一連串扶貧弊案曝光便反映箇中微妙轉型,亦會是中共第五個現代化是否行得通的試金石。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