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內媒:國際NGO「掛羊頭賣狗肉」 是港亂局幕後推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特首林鄭抵滬會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前日,香港已經連續兩天發生嚴重暴力傷人事件,11月2日,《新華社》駐香港機構發生暴力示威活動爆發22周以來首次受襲。11月3日,香港網民發起「七區行街」反「警暴」示威,太古城出現嚴重傷人案,5人送醫治理,當中2人情況危殆。混亂中,民主動力召集人、民主黨區議員趙家賢耳朵當場被咬斷。

香港修例風波至今持續了5個月,街頭的暴力行動血腥程度仍然慘烈,習近平會見林鄭稱香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止暴制亂 恢復秩序」。這是修例風波以來中共最高層的首次公開表態,但這句話並不陌生,8月7日中國國務院港澳辦與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在深圳舉辦的那場香港局勢座談會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就曾明確向外表態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當前最急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

香港修例風波持續了5個月,中國媒體報道稱示威群體之外還站着一個隱秘的背影,即部分境外NGO。(AP)

3個月過去了北京對香港局勢的判定為何仍停留在「止暴制亂」,甚至距離林鄭宣布徹底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也已過去了2個月,並且已經展開對話,啟動民生改善的動作,街頭的示威運動仍不止息。

任何一項長久的規模性的運動都需要不斷的動員與牢固的後勤支持,5個月過去了,當外界的目光放在示威者與港府乃至順帶好奇北京之上,卻忽略了隱匿其中的另一支力量——駐港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又稱「非政府組織」)的存在。

日前,內地微信公號「有裏兒有面」刊登一篇題為《「掛羊頭賣狗肉」的NGO——香港亂局的幕後推手》,披露香港修例風波中一些NGO組織的角色,被包括環球網、《解放日報》、騰訊網等媒體轉發,引發海內外輿論關注。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公報中,談及「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部分,就指出要「堅決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和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確保香港、澳門長治久安。

《「掛羊頭賣狗肉」的NGO——香港亂局的幕後推手》中稱,現代社會中,政府機構的服務已無法達到面面俱到,NGO組織這時便以非官方或半官方的身份服務民眾,把政府顧及不到的事務做好,同時也為政府與民眾之間搭建了一座溝通的橋樑。NGO通常具備非盈利性的特徵,工作涉足的領域比較親近民生,百姓更易於接受。大到國際援助、環境保護、人道主義救援(例如紅十字會),小到法律援助、動物保護,這些都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易於接觸到的NGO組織。NGO本應是關注公共事務,致力於公益事業的組織,然而美西方反華勢力卻將它視作輸出西方所謂的「民主」與「自由」甚至是顏色革命的工具。自今年3月份以來,香港本地約50家、境外超過100家NGO組織先後在「反修例」期間參與亂港活動。其中,香港本地個別NGO組織與外部勢力聯繫密切,組織之間關係錯綜複雜。

實際上,影響香港政治的民間力量有很多,例如在此次修例風波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民陣、香港眾志,但相比這些高調張揚的角色,駐港NGO則顯得更為低調且隱秘。

圖為2012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在美國總統辦公室簽署一項針對俄羅斯官員人權問題的制裁法案,當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主席在列。(Reuters)

9月13日,在反修例事件中力挺示威行動的香港藝人何韻詩台北演講為香港示威運動,據報道現場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更為人所知的是7月8日,其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為香港街頭的反修例示威運動正名,並要求把中國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除名。何並不是第一次明確表達自己的政治觀點,2014年的佔中運動,她即有參與。不過一位香港藝人並不足以有如此能量站在聯合國的人權理事會現場對着中國代表抨擊「一國兩制」。以上列舉的兩場活動都和「美國人權基金會」有關——前者活動其是舉辦方,後者其是何韻詩的邀請方。

美國人權基金會是總部設在紐約的一個NGO,其舉辦的「奧斯陸自由論壇」被稱為「革命者的達沃斯」,2018年該論壇首次在亞洲舉辦即選址台灣,被外界認為有意針對北京。而事實上,該論壇討論的議題也從來不乏對北京的批評。

如果說該組織還只是為支持示威運動搭台唱戲,那麼一些具有官方背景的NGO在香港的運作就多少有些呼應北京所指的「外部勢力」色彩。《大公報》曾稱,一些香港本地NGO常年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捐款,提供給具有激進政治傾向乃至反中的香港人士進行所謂的「民主、自由」運動。據統計,近二十幾年來,NED資助在港項目的金額高達1,064萬美元。而2018年,NED對外公開的數據顯示,對所有國家的所謂「資助」中,中國居首位,高達650萬美元。不過,據該基金會稱,他們的首要目標是幫助他國實現「人權」、「法治」。

香港局勢目前仍無平息跡象。(資料圖片)

但《人民日報》在10月底的刊發的《打開港版「顏色革命」的潘多拉魔盒》一文中直指「NED通過『禍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大筆向反對派組織和人物派錢,金額超過4,000萬港元。拿錢辦事,從拋頭露面的香港本地團體到隱在幕後的各種非政府組織,各路反對派。」中國內地媒體更指,該基金會不僅與李柱銘、黎智英、陳日君、陳方安生保持着不透明的關係,還早在香港「培養了黃之鋒、羅冠聰」。

從5年前的佔中運動到今次的香港修例風波,NED並不是那個站在台前的身影,但卻屢被起底扮演着幕後角色。

NED是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一個非營利性機構,其宗旨是促進及推動全球的民主化,並向相關的非政府組織及團體提供資助。不過,該組織的經費來源除了一些企業等的民間捐助,更穩定的是來自美國國會通過美國國務院進行的年度撥款。這樣的特殊之處在於,該組織的成立背景——美蘇冷戰。至今外界仍記得1983年美國總統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提出的「星球大戰計劃」,卻極少關注 1982年裏根提出促進「民主基本建設」的計劃,即在全球「推廣民主」。1983年11月,美國國會通過《國務院授權法》,撥款3,130萬美元成立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並讓其享受免税待遇。在NED組織的成員架構中,首任代理主席為當時的國會眾議員,首任主席為前國務院助理國務卿,現任主席卡爾•格什曼(Carl Gershman)曾是美前駐聯合國高級顧問。該基金會最高決策機構董事會23名成員中,有3名參議員、2名眾議員、5名前議員,還有5名前駐外大使。不僅如此,NED還有「第二中情局」之稱,多家媒體報道過,該基金會的創始人之一小沃爾特•雷蒙德(Walter Raymond)),1970年至1982年間一直在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工作,NED的第一任代理主席艾倫•温斯頓(Allen Weninstein)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更直言不諱地說「我們今天做的許多事情,就是25年前中情局(CIA)偷偷摸摸做過的」。

作為「美蘇冷戰」的遺產,NED等一類的NGO組織所被寄予的民主化計劃被認為是近年發生在東歐「顏色革命」的策源。2003年,格魯吉亞發生「玫瑰革命」;2004年,烏克蘭遭遇「橙色革命」;2005年,吉爾吉斯斯坦出現「檸檬色革命」,乃至2010年開始的「阿拉伯之春」。中國媒體認為,如今的香港,只是不幸地成為了這個名單上的最新一員。

香港幾個月來警民衝突不斷。(資料圖片)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國際政治和治理研究副總裁托馬斯•卡羅瑟斯(Thomas Carothers)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上發表文章說,布殊(George Walker Bush)總統把促進民主作為其外交政策的主旨,這無疑在全世界引發了不安。2006年1月,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一項新法案加強對俄羅斯境內的本土和外國非政府組織(NGO)的控制。而同時包括中國、尼泊爾等在內的亞洲國家也嚴陣以待。

2016年4月全國人大再推出《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規範對境外NGO的登記註冊等管理備案。在被指摘收緊對NGO管理的同時,理應看到當前爆發的貿易戰、科技戰的背後也暗藏着意識形態的角力。

但香港不同,其是一個小政府大市場的社會模式,NGO在社會運行的方方面面發揮着極大的作用,從社會保障、家庭及兒童福利、安老服務乃至青少年的社會教育工作等,物質的援助、就業的保障乃至精神文化的構建,香港的社會運行與NGO之間有着極大的依賴度。這也是香港這塊土地能誕生如此多種政治力量的原因之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