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政治局常委密集離京 中國社會秩序全面重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國兩會或將召開之前,剛剛結束浙江之行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再赴陝西,檢查秦嶺違建後的生態修復,並視察當地脫貧進度。與此同時,官方公開了中紀委書記趙樂際2020年首次地方調研的消息,連同較早時候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一場脫貧攻堅會上約談縣委書記,以及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先後趕赴廣東、湖南與新疆。撇除習近平此前具有信號意義的武漢與浙江之行不計,一眾已三個月不曾外出的中共高層此次紛紛離京,展開地方調研,這些在過往平常的工作,在當下卻傳遞出不一樣的信號—從疫情防控到復工復產、脫貧、春耕、反腐,乃至掃黑部署等等,中央用一系列動作表明中國社會的秩序正在全面重啟。

+2

習近平在上周一至周四(4月20至23日)到陝西考察,先後去了秦嶺、安康茶園、當地的社區與鄉村、西安交大西遷博物館、陝西汽車控股集團等地。總結來說,此次地方考察是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具有開局意義的一次行程。

從考察內容看,此次陝西之行與浙江之行雖有重疊之處,例如都關注了復工復產的情況,強調了生態保護,但不同的地方更多。用官媒央視新聞的報道來說,就是「習近平陝西之行,有多個考察點都與脫貧攻堅緊密相關」。這項習近平歷次地方視察的標準動作,在武漢之行乃至半個多月前的浙江之行中並不明顯。

高層密集調研的信號

此外,中共高層的地方視察動作也出現變化。在過去的三個月中,除了看到身為中國疫情總指揮的習近平到訪武漢及浙江,以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視察武漢防疫工作之外,其餘一眾大員只在頻繁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中被提及。然而,就在習近平視察陝西前後,負責執行推動扶貧脫貧相關政策的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執掌中紀委的趙樂際分頭前往廣東、新疆、甘肅等地,調研脫貧與經濟發展的相關情況。更早時候,曾擔任中央赴湖北指導組副組長的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先後召開了四次會議,部署掃黑除惡專項活動。

4月19日,趙樂際來到定西市通渭縣大峴村,了解農村生產生活、脫貧攻堅情況。(新華社)

中共高層們近日密集的行程,意味着在中國這樣一個集權體制治理下的國家,社會秩序在被新冠肺炎疫情擾亂而被迫停滯兩三個月後,正在快速恢復原有節奏,中共最高領導層紛紛出京,是恢復原有的執政重心。

中國逐步走出疫情困局

上周三(4月22日),武漢交通全面恢復運營,至此,中國全境因疫情而採取的區域隔離措施全部解禁。同時,輿論預測全國兩會將在5月下旬拉開帷幕。將時間倒回三個月前,中國疫情中心武漢宣布封城,中國各大省市相繼實施交通管制,進入封閉狀態,彼時疫情在內地以每日新增確診數千、死亡病例上百的速度增長蔓延。恐慌、憤怒、責駡等負面情緒集中爆發。生死百天過後,經歷了那場疫情的人定必會問:中國是如何逐漸走出這場疫情的?

輿論普遍以1月23日武漢封城作為中國開始應對疫情的一個重要時間點,此後,內地31省市區陸續宣布進入一級應急響應狀態。最嚴格的「封鎖」、最大規模的病毒篩查和迅速啟動的問責機制—在中共最高層及其直接授權的中央指導組的斷然動作下,包括徵調力量籌建容納數萬人的「方艙醫院」、調動全國和軍方醫護力量無條件投入「戰鬥」,有5萬人感染的武漢在2月份控制住了疫情,3月14日實現了零新增,全國其他地區的疫情也基本受控。儘管輸入性病例、無症狀感染者等導致疫情一度局部死灰復燃,但中央隨即採取強化篩查、限制和收窄境外輸入的強力措施,嚴防境內反彈與境外輸入,重新掌控了局面。3月10日,習近平現身武漢視察疫情防控,被認為是中共確信已經扭轉局面的象徵。隨後,封鎖長達兩個多月的離鄂通道於3月25日重啟。

+3
+2

3月29日至4月1日,習近平在疫情爆發後第二次離京,南下浙江。浙江是中國民企和出口經濟活動最為活躍的東南沿海省份。習近平此次訪問的注意力已經不再僅僅是疫情防控,而是轉向了有條不紊、分階段分區域重啟疫後社會經濟活動。事實上,北京最高決策層自2月份便開始了戰略重心的轉移。如果說武漢「封城」前夕習近平果斷按下了整個中國的暫停鍵的話,那麼從2月23日的「17萬人大會」前後開始,中共實際上了開始半按了「重啟鍵」。有效的復工復產不僅僅是恢復居民日常基本生產生活物資和服務供應,更不僅僅是緊俏的醫護產品供應,而是涉及到從農業到工業,再到服務業的有序復甦。截至4月14日,中國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平均開工率已達99%,人員赴崗率達到94%。

3月25日武漢「解封」,意味中共已為社會重啟奠定了基礎。在此背景下,最具信號意義的是學校恢復正常教學秩序,基本上從4月中下旬開始,全國按照疫情風險水平評估逐步復課—畢業年級優先、大齡年級學生優先。

隨着中共高層恢復在外地活動,已延遲兩個月的全國「兩會」也有望登場,中國已具備恢復正常國家政治生活秩序,並進行大規模人群政治集會的安全條件。可以預料,若疫情不會出現比較大的反覆,那麼中國有望在6月之前完全恢復社會活動。當前中國已經轉向防疫復工兩手抓,甚至再提出完成全年既定社會經濟增長目標、兌現全面脫貧和實現全面小康的政治目標。當然,鑑於全球疫情仍未受控,中共也做了迎接長期性常態化抗疫的準備,不會就此解除疫情警報。

西方為什麼「不靈」了

中國為什麼能夠在這場「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公共衞生安全危機」率先跳出來?這應該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下的效應。不過,相對於中共在此次疫情中遭受的批評與指摘,輿論相對吝於對其給出積極評價。當然,這些批評與指摘有其道理,畢竟在疫情初期中國官方處理失當,導致疫情急劇惡化,但評價中國此次抗疫行動時不能只揪住這個不放。

其實從疫情在全球爆發來看,內地民眾的心態也該有一個轉變,那就是在面對一種全新的「對手」時,無論是政府還是科學團隊等被寄予厚望的體系,都有可能在初期失靈,防線崩塌,因為他們都是由人組成的,有些有會顯得無力,很難完全避免失誤。重要的是,當官方意識到事態嚴重性後,能以最為迅速有效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從結果來看,中共領導下的中國抗疫確實取得了成效。它帶來的啟示是,用冷靜和理性的分析來看事實,拋棄意識形態看待不同國家的制度,將治理和意識形態評價分開,才能看清事物的本質。

如果有注意到習近平對此次疫情的表述,可以看到他用了「人民戰爭」這一說法。這並不是純粹的政治術語,「人民戰爭」反映了在中共最高層的判斷裏,看待這場疫情的角度與處理方式,就是以人民的生命安全為第一位。儘管中國採取了嚴厲的手法控疫防疫,甚至被西方稱為「侵犯人權」,但事實證明這種方式最大程度上保障了人類最寶貴、最基本的生存權。

儘管中國採取了嚴厲的手法控疫防疫,甚至被西方稱為「侵犯人權」,但事實證明這種方式最大程度上保障了人類最寶貴、最基本的生存權。(資料圖片)

當中國疫情洶湧之時,歐美政壇的整體反應是冷淡的,即便大多數民選政府對其蔓延的可怕性有所警覺,也很難像中國那樣採取斷然的措施,暫停一切社會活動,因為那將迫使他們不得不面對選民的強大選票壓力。於是,他們懼怕極端的所謂「侵犯人權」但有效的措施,轉而採取鴕鳥政策,甚至不負責任地提出任普通民眾產生自我免疫;更有甚者,疫情被政治操弄,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幕僚將其視為進一步採取對華敵對立場的有力工具,甩出層出不窮的對中國的撻伐,從中國病毒到瞞報疫情再到要求中國賠款等等。

在西方既有意識形態和現實政治操弄下,中國及在海外工作、生活和學習的華人均遭受歧視和攻擊。但正如不少評論人士所說,這種轉嫁矛盾的方式和無謂的攻擊非但無法消滅疫情,反而削弱了共同應對危機的力量。從某種意義上說,繼中國後爆發疫情、反倒比中國疫情更嚴重,可謂是西方體制的一次重大「滑鐵盧」。《紐約時報》曾發表文章指出,西方浪費了中國提供的防疫窗口,那麼究竟為什麼浪費了呢?這恐怕正是上文所說,在選票政治下,對於政治精英來說,選票比人命更重要,與其說他們錯判疫情嚴重性,不如說他們根本就不願意相信。

這大概也揭示了為何在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時,中國可以能西方所不能。面臨的是同一個疫情,作出的是不一樣的選擇。選票的政治壓力或許讓特朗普有太多無奈,但疫情的結果卻不會給政治有狡辯的空間。

上文刊登於第21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4月27日)《政治局常委密集離京 中國社會秩序全面重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