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繼續大放水 數字貨幣卻遭血洗一夜 因呢個國際關係變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數字貨幣走勢有點瘮人,出現集體暴跌的情況。據比特幣家園,過去24小時爆倉人數近25萬,損失金額近100億元(人民幣‧下同)。中概股也出現大面積調整的情況。

《券商中國》報道,在剛剛過去的一段時間裏,發生了兩件大事:一是美國準備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二是聯儲局繼續鴿派且放水力度有所加大。股市和債市反應不大,標普刷新歷史新高,但其實漲幅極為平緩,國債孳息率的漲幅也不大。

只是數字貨幣走勢有點瘮人,出現集體暴跌的情況。據比特幣家園,過去24小時爆倉人數近25萬,損失金額近100億元。中概股也出現大面積調整的情況。

那麼,這些變局背後的邏輯到底是什麼?

美國準備解除對伊朗制裁

據路透社最新消息,美國國務院周三表示,美國準備取消對伊朗的制裁,以恢復對伊朗核協議的遵守,包括與2015年協議不符的制裁。

美國周三表示,準備撤消對伊朗的制裁,以恢復對核協議的遵守,包括與2015年協議不一致的制裁,但未提供任何細節。「我們準備採取必要步驟,恢復對『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CPOA的遵守,包括取消與JCPOA不一致的制裁。我無法在這裏給您提供有關事項的具體細節。」美國國務院發言人Ned Price告訴記者。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退出了2015年協議,以遏制其核計劃,並重新實施了美國製裁。

美國國務院發表上述聲明之前,來自主要大國的外交官和歐盟周三分別與伊朗和美國舉行會議,討論華盛頓可能會取消哪些制裁以及德黑蘭可能會採取何種核限制措施,以使兩國恢復遵守條約。

美國和伊朗長期以來一直在敵對,外界不期望星期二在維也納開始的會談中有很快的突破,因為歐洲和其他外交官是中間人,德黑蘭目前拒絕面對面的會談。

協議的其餘各方(伊朗,英國,中國,法國,德國和俄羅斯)周二(6日)達成協議,組成兩個專家級小組,其職責是操作美國可以取消制裁的清單,以及伊朗需要滿足的核義務。

外交官説,由歐盟擔任主席但不包括美國在內的工作組星期三舉行會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官員説,已經向美國代表團在維也納簡要介紹了討論情況。

聯儲局繼續鴿派

聯儲局會議紀要顯示,官員們認為取得實質性進展需要一段時間;不需要經常重新調整指引;與會者一致認為,儘管經濟有所好轉,但經濟仍遠未達到聯儲局的目標;經濟和就業「遠低於」預期水平;衞生危機繼續構成重大風險;考慮到這些風險,目前的貨幣政策立場仍然適合,以促進進一步復甦;國債收益率上升反映了經濟狀況的改善。

此外,聯儲局將繼續每月增持至少800億美元的國庫券和每月至少400億美元的機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直至在實現委員會的最大就業和價格穩定目標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這些資產購買有助於促進順利的市場運作和寬鬆的金融條件,從而支持向家庭和企業提供信貸。

與會者一致認為,未來的道路仍然高度不確定,新冠疫情繼續帶來風險;多位與會者強調,在可能的量化寬鬆退出之前,充分溝通進展很重要;時機取決於取得進展的速度;疫情的不確定性給經濟帶來下行風險;美國經濟仍遠未達到長期目標。

許多與會者指出,政策路徑的改變應該主要基於結果,而不是預測;大多數與會者指出,他們認為經濟前景面臨的風險大體平衡;通脹風險增加,目前總體平衡。

與會者普遍支持提高隔夜逆回購操作的交易對手上限,一些與會者指出,他們將支持完全取消上限;在3月份的會議上,政策指導運作良好。

聯儲局會議紀要公佈後,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交易升温,鮑威爾指出貨幣市場利率可能面臨下行壓力,並表示在即將召開的會議甚至會議間隙時期對管理利率實施調整可能是合適的。

聯儲局理事佈雷納德在隨後的講話中表示,前景已顯著改善;在通貨膨脹和就業方面實現目標還需要一段時間;美國貨幣政策的前瞻性指導是以結果而不是前景為前提的;「一段時間」將取決於取得進展的速度;數據顯示,聯儲局仍遠未達到就業最大化的目標;失業率看起來更接近9%;看見「獨特的因素」推動通脹達到2%以上;預計通貨膨脹會在一段時間內增加,但這是暫時的;不太可能出現持續的通脹飆升;融資狀況非常寬鬆;一直在監測國債收益率上升的情況,如果看到失控情況將會擔憂;不希望看到金融科技公司給金融穩定帶來風險;支付提供商有自己的保護措施很重要;美國的復甦勢頭似乎將比其他國家更快;國際經濟前景嚴重依賴於對新冠疫情的控制;我們會盡可能地保證反應功能的透明度。

兩類資產明顯異動

隔夜(7日),兩類資產明顯異動。一是數字貨幣集體大跌。截至北京時間4月8日早上5點30分,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數字貨幣集體殺跌。

另一類是熱門中概股多數下跌,小贏科技跌10.54%,逸仙電商跌10.49%,億航智能跌9.29%,優信跌8.92%,拼多多跌6.91%,嗶哩嗶哩跌6.48%,愛奇藝跌5.78%。新能源汽車股全線走低,蔚來汽車跌6.85%,小鵬汽車跌7.92%,理想汽車跌12.93%。

這背後又有何邏輯呢?

其實,就環境而言,近期市場貨幣環境和國際環境都在朝偏暖的方向在發展。剛剛結束的二十國集團財長與央行行長聯合公報草案顯示,要重申決心在需要的時候使用所有可用的政策工具,以保護就業、收入,支持全球經濟復甦;希望匯率能夠反映基本的經濟基礎,並指出匯率的靈活性可以促進經濟的調整;承諾在今年年中之前,就對包括數字巨頭在內的跨國公司徵稅的全球規則達成協議;承諾打擊保護主義,鼓勵各方齊心協力改革世界貿易組織;同意通過新的特別提款權(SDR)撥款,將IMF援助資源增加6,500億美元,以幫助脆弱國家應對疫情;同意將暫停償債倡議延長最後6個月至2021年底。

然而,分析人士認為,隨着美國對伊朗制裁的解除,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的玩家可能會少一個或者説需求會下降,市場對於美元的需求反而會增多。這或許是數字貨幣集體殺跌的一個主要原因。而從數字貨幣(特別是比特幣)近年與A50的走勢相關性來看,二者存在較為明顯的正相關,昨天A50大跌,加之隔夜數字貨幣集體殺跌,中概股可能亦受到了驚嚇。

不過,任何事情可能都不會一帆風順。伊核談判也好,數字貨幣的流行也罷。即使面對殺跌,《彭博》在本周發佈的月度報告中預測比特幣今年將上漲至40萬美元。根據該報告,最近在灰度級比特幣信託中看到的大幅折扣是人們對美國最終將批准比特幣交易所交易基金的期望增加的結果。但美國也有可能更在意美元,這或許也是他們跟伊朗談判的一個重要原因。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