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iBond對沖通脹? 要視乎CPI有否被壓低|「侖」理講價.鄭昆侖

撰文:鄭昆侖
出版:更新:

毫無疑問,即將於6月初開始發售的iBond(香港政府通脹掛鉤債券),應會成為本地投資者其中一個受歡迎的話題。尤其是自2021年3月以來,新經濟類股(ATMXJ)、加密貨幣以至電動車股的股價表現相對疲弱,亦促使專家們和散戶投資者對投資iBond的興趣增強。這些人大多數並不擅長於選擇舊經濟股以進行對沖通脹,而且表面上iBond看似是對沖通脹的明智選擇。

若CPI低於2% 買iBond 2021未必太有著數

由於好幾個重要因素的結合,在未來幾年通貨膨脹率將成為難以逆轉的環球大趨勢:

1)自從2008年年底以來全球貨幣供應過多(包括超低利率環境、毫無紀律的量化寬鬆)

2)尤其是自2020年9月以來(多國的企業以及政府已開始消耗大量商品和資源,用於綠色能源基礎設施發展),貨幣流通速度(Money Velocity)亦增加了

3)由於近10年全球採礦投資規模偏低,再加上海運運力受到限制,因此商品以及資源供應趨向緊張

新一輪2021 ibond 將於今年6月發行。﹙資料圖片﹚

根據常規的通貨膨脹公式(即費雪交換方程式 / Fisher’s equation of exchange)(貨幣供應量x貨幣流通速度 = 物價x經濟生產數量),僅僅出現貨幣供應量增加可能不足以導致高通脹。另一個重要因素應該是貨幣流通速度呈現快速增加。例如,當消費者願意花費更多,而且企業願意投資於固定資產以購買商品庫存時,那麼貨幣流通速度將會提高。

這就是為什麼較高的通貨膨脹不可避免的原因。如我們所見,美國4月CPI按年上升4.2%(3月:+ 2.6%)。在中國,4月份CPI按年上升0.9%(3月份:+ 0.4%)。就香港的情況而言,4月份CPI按年僅上升0.7%(3月份:+ 0.5%)。

對於將於6月發行的iBond(即iBond 2021),除非平均CPI超過2.0%的水平(即最近6個月的平均水平),否則投資者只能獲得2.0%的保證年度化息票率(Coupon Rate)。

也許你們當中有些人開始懷疑iBond 2021是否真正可以對沖較高的全球通貨膨脹情況(如果未來幾個季度香港的CPI維持在2.0%左右的水平,又或者是低於2.0%水平)。

麵粉價高過麵包價 或許是中港澳三地的「新常態」

儘管全球商品價格以及消費產品價格已開始上漲,但香港的CPI數字偏低可能是由於某些因素所造成的。根據官方的解釋,如果調整了香港政府在2020年上半年的一次性紓困措施,那麼2021年4月份CPI僅按年上升0.3%。此外,由於私人房屋租務市場整體疲弱,房屋成本確實按年下降了0.6%。

政府統計處公布2021年4月的消費物價指數,當中剔除所有政府的一次性紓困措施的影響後,基本通脹率為0.3%。(資料圖片)

相對而言,與公用相關的生活成本(即水電煤)按年上升23.5%。較高的水電煤帳單以及較高的消費量(由於宅經濟的趨勢)可以解釋這種情況。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的製造業活動規模較小,因此原材料以及工業商品的飆升或不會真正影響到香港的通貨膨脹狀況。

相反,與住房相關的成本可能是影響到實際CPI讀數的重要因素。也許是中國大陸中央政府的「指示」,本地土地供應的增加可能將會成為一個新常態。根據傳統的供求規律,住宅單位供應的增加以及流動人口(包括入境游客、來往中港兩地的居民)的減少有可能導致住房成本降低(至少情況套用於租務市場)。

澳門的通貨膨脹情況可能會更加弱勢。根據官方數據,澳門4月份CPI按年下降0.6%(3月:-1.0%)。由於入境游客人數的急劇下降以及這些人的消費能力正在減弱,澳門的整體生活成本一直在下降。我們可以說,疲弱的CPI數據對於銀河娛樂(0027)又或者是金沙中國(1928)等澳門賭場股來說應該是一個壞信號。與一些金融分析師的樂觀看法相比,澳門的CPI趨勢可能更為可靠。

中國4月CPI只按年升0.9%。(資料來源:彭博)

對於中國大陸而言,偏低的CPI通脹率(按年增長0.9%)可能並不真正意味著總體通脹壓力較低。現實情況是,4月份PPI通脹率確實加快至按年6.8%的水平(3月:+ 4.4%)。 PPI(生產者價格指數)的數字升溫應該是合理的,尤其是當我們考慮到原材料(例如煤炭、原油、銅、鐵礦石、農產品、和芯片組組件)價格已呈現大幅上漲的情況。

對於中國的情況,很多商品(例如鐵礦石、原油、銅、鋁土礦、玉米、大豆)確實依賴進口活動。換句話說,PPI可能會保持較高水平,而中央政府則可能會嘗試控制CPI。

例如,中國中央政府最近討論了控制各種商品價格以及遏制投機活動。結果是,近日如鞍鋼(0347)和紫金礦業(2899)等資源股的股價波動性亦很大。

儘管如此,現實情況是中國有可能控制得住CPI,但不太可能控制到PPI。可能的結果應該是製造商和下游資源製造商面臨原材料成本飆升的問題,但他們無法將成本有效地轉嫁給客戶。當然,這對於鞍鋼等下游資源製造商來說可能是個大問題。

中國大陸的鋼鐵製造商很依賴進口鐵礦石資源。如果中國控制當地鐵礦石價格,那麼本地鐵礦石生產商以及進口商將不願提供足夠的鐵礦石資源。結果是,由於嚴重的供應短缺,實際鐵礦石價格反而將會上漲得更多。同時,鋼鐵製造商可能面臨諸如產量下降(由於鐵礦石供應不足)以及利潤率下降(由於鋼價的價格受到限制)之類的挑戰。

展望未來,較低的CPI(相對於PPI)有可能是中港澳三地的「新常態」。由於許多上游資源和重要組成部分是從海外進口的,因此這對於開展業務可能是一個不利的信號。對於香港地產發展商而言,在新常態下,他們有可能會面臨利潤率較低的情況。

大家一直信奉的「麵包價(CPI)一定高過麵粉價(PPI)」,有可能會變成「麵粉價(PPI)高過麵包價(CPI)」。對於中國大陸政府,與經濟快速增長或企業盈利相比,社會穩定性可能更為重要。可以肯定的是,住房以及糧食資源不足應該是導致社會因素動盪加劇的原因(正如人類幾個世紀以來所暗示的那樣)。

從底線去看,如果閣下並不介意僅獲得2.0%的年度化收益率(假設購買價格是上市價Par Value,亦即100港元),那麼iBond 2021可能仍然是可以接受的投資。那當然,在全球股票市場以及ETF市場,其實仍存在不少更為理想的對沖通脹的投資選擇(只要閣下願意發掘並且進行研究的話)。

撰文:鄭昆侖(善恆證券策略師)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