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文搞唔起 只因市場太細? 王貽興︰作品版權費「值」1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有沒有想過「賣字」也可以年賺過億元,成為高薪一族?北望神州,就不乏這類富貴作家。據「2015年第十屆網絡作家榜」,榜首作家「唐家三少」(本名張威),版稅收入一年已達到1.1億元人民幣(約1.24億港元),即是平均每日賺約34萬港元,相等於普通打工仔1年的人工有餘!

反觀香港,網絡文學一直「搞唔起」,除了因為「市場太細」,還有什麼原因?本地3位作家,包括電影《一路向西》原著作者向西村上春樹、流行作家王貽興,以及網絡作家兼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各有看法。

內地人氣劇集《琅琊榜》,改編自網路小說。(網上圖片)

閱文集團擁1000萬部作品

內地網絡文學之所以盛行,還多得有好的「表演舞台」。內地最知名的網絡文學平台,莫過於科網巨擘騰訊(0700)旗下的閱文集團,共擁有8個文學網站,以小說類目為例,題材包括奇幻、浪漫、武俠、商戰等。閱文集團目前用戶數目達到6億人,擁有400萬名作家及1,000萬部作品。當中《瑯琊榜》﹑《芈月傳》﹑《步步驚心》﹑《致青春》﹑《花千骨》等作品更出售版權,製作電視劇及網絡遊戲,衍生的副產品賺盡人氣。

至於香港,高登討論區可謂本港網絡文學的發源地,各類型的網絡小說大行其道,過去亦誕生不少火紅的網絡作家,例如《東莞的森林》﹙後來被拍攝成電影《一路向西》﹚的作者向西村上春樹、《壹獄壹世界》的于日辰(前稱小姓奴),以及《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Mr. Pizza等等。這些作品在高登連載,其後更拍成電影,其中《紅Van》更入圍第64屆德國柏林國際電影節「電影大觀」(Panorama)單元。

不過,本港網絡文學偶有高潮,卻未成大氣,沒形成一個產業,原因在哪?

電影《一路向西》原著《東莞的森林》作家向西村上春樹指,本港平台是足夠的,但是香港的讀者人數比內地少。(官方海報)

向西村上春樹︰港人認為睇文收費不合理

向西村上春樹認為本港平台是足夠的,但本身香港的讀者人數一定比內地少。「按人口比例去推算,粗略估計,可能是細200倍。在香港賣幾千本書已肯定是暢銷書,但幾千本書的版稅收入,只不過是幾萬元。」他又指,「內地人很接受收費的網絡小說平台,但這種收費平台,香港暫時一個也沒有,而未來也不會有人願意搞,大家心裏有數,因為香港人肯定覺得,網上的文字要收費是不合理的事。」

除此之外,向西村上春樹又認為香港欠缺閱讀之風。「香港人不喜歡閱讀,我主觀地是認同的。只要去過歐美多國,不難發現外國人經常開書閱讀。」他透露,之前去了德國旅行7天,看過拿着書的人數,可能比起一整年在香港看見的還多。「之前去一次布吉的resort﹙渡假酒店﹚,你會見到整個泳池都是邊曬太陽邊閱讀的外國人,但一個拿着書去泳池的亞洲人你可能不會見到。」他笑言,如果香港出現一個在大陸網絡小說平台發佈作品而一炮而紅的作者,可能到時才會有真正的香港富貴作家。

王貽興曾遇上電視台監製有意購入其作品,但版權費只肯付「一蚊港幣」。(黃寶瑩攝)

王貽興︰本地改編作品限於小製作

內地作者創作炙手可熱作品,再透過賣出作品的IP(知識產權)變成電影及電視劇等,以增加版稅收入。例如唐家三少的經典作品《斗羅大陸》,改編成漫畫﹑網絡劇及網絡遊戲等,為其帶來巨額收入,2015年更入選福布斯中國名人榜。

本地著名作家王貽興則慨嘆,香港電影製作人習慣不會買香港作品版權,寫文賺版稅較困難,「即使是買都只會是外國作品,又或金庸、倪匡的著作,就算遇到合適的本地作品,通常不會買版權,只是抄襲之後再改少少,令到這件事(版稅)不會發生。」

他又指,高登電影都是一種本土電影及很細市場的電影,本土電影很難輸入內地市場,所以找到的演員都很有限,因為著名演員為了賺大錢,有檔期寧願留給合拍片,可以賺數千萬元,都好過賺數十萬元,所以令到改編的作品只是停留於小製作。香港出產不少精彩的網絡文學,但是拍成電影都不是一套很精彩的作品,就好像《紅VAN》是象徵意義大於作品水平。

王貽興更透露,當年在電視台的時候,曾經有個監製想買他的作品,但很可笑地,只願意象徵式支付「一蚊港幣」的版權費,「那個監制說,電視台有這麼多觀眾,你的作品播出街後,你的書會有更多人買。其實,類似事件時有發生,所以香港沒有像內地、外國賣版稅致富的事情發生。」

現為立法會議員的作家鄺俊宇表示,在香港很難想像可以靠寫作發達。(李澤彤攝)

鄺俊宇︰寫作賺錢是一件很辛勞的事

現為立法會議員的作家鄺俊宇十分唏噓道,在香港很難想像可以靠寫作發達。

鄺俊宇自言,自己是一個很幸運的作家,有不少讀者支持,他不否認香港人生活忙碌,傾向看較短的文字,但是對香港讀者仍有信心,認為香港仍有優質的讀者,有優質的作家,但是欠缺發揮的土壤﹙平台﹚。相比內地有大財團支持整個文化產業創作,提供平台給作者輸出作品,又有穩定的讀者群,提供穩定收入來源,但是在香港, 寫作是一件很洩氣的事,「我身邊有不少創作人,為了維持生計,完成日間全職工作後,只可以在夜間兼職寫作,犧牲睡眠時間,靠寫作賺錢是一件很辛勞的事。」

「如果一個城市沒有文字、沒有書,是多恐怖!每一個作家明白創作無忘初衷,為的是要成就自己的想法,香港人就是有一股不服輸的精神,會Keep住寫,無論有多艱難都要支持着,或許用口語、流行文學,總好過市場是零。」他慨嘆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