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group mate】豬隊友、Free Rider自己揀 做project唔好喊

最後更新日期:

大學生涯,做過大大小小的Project,遇到好隊友兼有靚Grade當然皆大歡喜,不過事實是殘酷的,四年流流長總會遇上令人頭痛的「Free Rider」或者「豬隊友」,如果地球只剩下他們,你會選誰做group mate?

Free Rider奉旨失蹤,Present前一日才會出現。(視覺中國)

過期大學生

曾經的大學生,80後老鬼,身老心不老,自問玩盡大學3年,勁爆回憶同美好經歷,足以講足30年。

Free Rider奉旨失蹤 Present前一日就會出現

遇過最離譜的騎士是分組後直接消失宇宙,約他傾Project永遠已讀不回,從未見過他出席課堂,差點以為他Drop了科。眼見死線迫近,筆者唯有心不甘情不願地「做埋佢嗰份」。殊不知到Present前一日,騎士居然重臨地球班房,還笑笑口問「Present有咩要幫手」,目的是份Project落返自己個名,那刻終於明「人無恥則無敵」的道理。

殊不知到Present前一日,騎士居然重臨地球班房,還笑笑口問「Present有咩要幫手」。(網上圖片)

至於豬隊友,與自由奔放的騎士最大分別是「負責任」,豬隊友會按分工負責自己的部分,會一同傾Project。驟耳聽來一切正常,何來「豬」?

豬隊友分兩種,第一種是「真蠢」,若然是打正旗號標榜自己蠢的,尚算容易解決。你只需分配一些花時間但腦力要求甚少的工作給豬隊友,例如整合Power Point、資料搜集,負責總結部分等,大家各取所需,不過此情況大多用於照顧同班同學,大學生涯中見同學的時間多過見家人,偶爾做善事也不錯。

豬隊友仲危險 比重做更不堪

至於第二種豬隊友是最不易察覺的,隨時「中伏」也不知!他們的生存之道正是其危險之處,就是「扮明」。他們平日積極參與討論,看似很了解整個Project。直到臨近Present,才駭然發現「豬隊友」負責的部分不堪入目,內容一塌胡塗,論點互相矛盾,在網上東抄西抄便當做完,完全跟當初討論的是兩回事。事到如今,你和隊友們心知不妙,卻萬萬不能交回「豬隊友」修改,因為心知肚明他根本沒有能力,最後這個爛攤子都是回到你們的手上,慘烈程度比重做更不堪!

至於第二種豬隊友是最不易察覺的,隨時「中伏」也不知。(視覺中國)

問題來了,選從來沒有存在過的自由騎士?還是難分真與假的豬隊友?老實說兩𡁫都是屎,只是哪𡁫較易入口。若然選擇自由騎士,至少在初期已有心理準備要吃屎,而且騎士們懶得跟你在演戲,明刀明槍以「忙」做藉口總好過給了你一個假希望,以為自己不用吃屎,到頭來卻要在最短時間吃了最大𡁫的屎。

如果你有被Free Rider或者同豬隊友交手的慘痛經歷,記住投稿話我哋知!

你都想成為開筆一份子,稿件可電郵至opener@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開罐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