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opinion】因歧視推動外傭共融 黑妹被厭棄:我唔同菲傭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淪落人》中那位欺負外傭Evelyn的賣菜阿姨,我覺得那個情景很熟悉。小時候,街市裏那位賣菜的阿嬸,對我媽媽說:「你做乜對個工人咁好啊?」我媽回答她說:「她是我女兒。」我不是外傭,只是生長於一個印尼華僑的家庭,血液裏或者有1/4,或者是更少印尼的血統,長著一副黑黝黝的臉,成長期間,受盡各種各樣讓人哭笑不得的歧視經歷。很多香港人自以為沒有歧視外傭,其實歧視卻滲透我們生活的細節上。

例如香港人會笑外傭在街上Facetime,一塊石頭都可以成為她們selfie自拍的景物。她們其實是在被忽視的生活中擦一點存在感,為了遠在他鄉的家人相信在香港的生活很好。然而,她們在香港的生活真的很好嗎?

香港人每週平均工時超過50時,比國際勞工組織建議的40小時為多。而外勞事工中心調查指,外傭平均每天工作16小時,即每週工時96小時。香港人爭取標準工時,同時卻在剝削外傭,豈不是很諷刺?

要引起社會關注外傭議題很難,香港人總是覺得外傭的生活關我乜事?甚至媒體、僱主本身把僱傭置放於對立的關係上。香港有38萬的外傭,30年後估計有60萬外傭,推動外傭共融,是一個迫切的行動。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