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女主角重遇昔日家傭 戲外為外傭發聲:我欠她們人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月憑電影《淪落人》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的菲律賓人Crisel Consunji,擁有中國、西班牙血統,她與香港菲傭來自同一個國家,但她從來沒有掩飾她們來自不同的世界。她坦言成長中讀到國家要靠輸出外勞以存活,「是一個嚴酷的覺醒。雖然我幸運地沒有這些經歷,但對對我而言依然是痛苦,因為這根本是國家的現實。」

Crisel說她現時家裏的傭工 (她稱為管家),正是她小時候照顧她的那一位。後來管家到香港工作,又再相遇,「她是我第二個母親。」,「我母親經常跟我說,家傭幫助我,不是她們的責任,反而是我虧欠她們。我們有能力,要盡自己所能幫助她們。」

因此,她來到香港追夢,同時帶著為外傭發聲的使命,「她們的薪酬這般少,為什麼還有香港人會剝削她們?這令我傷心憤怒。我最不能接受外傭只有一天假期,一天假期可以做什麼,還要坐在不舒適的環境。」她指現時香港有幾所外傭社區中心,但遠遠不足應付38萬外傭。而勞福局局長估計未來30年將有60萬外傭,公共空間有限,政府不著手增設外傭社區中心,社會如何共融?

Crisel說她現時家裏的傭工 (她稱為管家),正是她小時候照顧她的那一位。後來管家到香港工作,又再相遇,「她是我第二個母親。」,「我母親經常跟我說,家傭幫助我,不是她們的責任,反而是我虧欠她們。我們有能力,要盡自己所能幫助她們。」

因此,她來到香港追夢,同時帶著為外傭發聲的使命,「她們的薪酬這般少,為什麼還有香港人會剝削她們?這令我傷心憤怒。我最不能接受外傭只有一天假期,一天假期可以做什麼,還要坐在不舒適的環境。」她指現時香港有幾所外傭社區中心,但遠遠不足應付38萬外傭。而勞福局局長估計未來30年將有60萬外傭,公共空間有限,政府不著手增設外傭社區中心,社會如何共融?

歡迎大家與家中外傭來臨拍一張家庭照。到時見 !

隱形香港 現形活動:外傭嘉年華

【 活動詳情 】

日期 | 2019 年 5 月 26 日 (星期日)

時間 | 下午12時- 4時

地點 | 中環添馬公園

費用 | 全免

查詢電郵 | phoebechan@hk01.com / barbarachan@hk01.com

【 活動項目】

Lensational人像攝影

「隱形香港」邀請外傭同為菲律賓攝影師、《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得獎者Joan Pabona免費為外傭及僱主拍攝合照。

外傭Donna Sagudang手部彩繪

Donna  Sagudang熱愛藝術、手繪,一直獲僱主支持發展興趣。活動當天免費為大家做手部彩繪。

外傭Unsung Heroes合唱團表演

Unsung Heroes是一隊由菲律賓母親組成的合唱團,憑歌寄意,表達一群外傭母親如何自強的故事。她們的經歷更被拍成紀綠片「The Helper Documentary」。

外傭 X 港人 對話

「隱形香港」誠邀外傭及僱主到場分享你們僱傭的相處哲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