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香港地】公共空間拉鋸戰:催淚彈驅散添馬公園靜坐示威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添馬公園這個24小時開放、位置接近政治權力核心的公園,它除了是休憇用地,更是實踐自由開放的政治理念。著名城市學家哈維 (Harvey, 2012) 曾指出公共空間不僅是一個自由開放的平台,更是一個具創造社會政治活動能力的新共同空間。

2014年,香港學界大罷課期間在添馬公園進行公民講堂、上周「6.12 一人野餐」各種自發性的抗議行動,正是體現公共生活的例子。香港人無數次集會,讓這裏真正體現公園原來的設計概念---「公眾的添馬」。

正因如此,不上前線的市民才理所當然地把添馬公園誤當成「安全區」,以靜坐、唱詩等更温和的形式發聲。誰料想到催淚彈投在公園中央。

6月13日,催淚煙散去,但草枯萎。唯有抗爭的聲音不斷滋養草地,守護自由終會開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