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父子同患過度活躍 親授兒子雜耍建自信:制度使SEN成弱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橙爸爸是一位藝術表演工作者,創立「馬戲校園」在學校中透過雜耍做藝術教育。疫情下,「失去99%的演藝工作」,原本兼職的會計工作變成全職。唯一的好處是停課/半課的日子能騰空時間照顧兩位兒子,而他的長子患有過度活躍症。「而細佬雖然冇ADHD,但會有樣學樣。半課的日子還好,橙爸爸能於上午回公司工作;停課的日子,上班尤如work from home。

拍攝團隊隨橙爸爸到學校接放學,步行十分鐘至爸爸的辦工室,我們已無法想像橙爸爸這段日子如何。橙爸爸說:「過往我過份依賴太太照顧孩子,而我都有ADHD,不擅溝通,讓她承受莫大的壓力。」

因此,橙爸爸這位過來人更明白SEN孩子有不由自主的時候。兒子確診患有過度活躍症,「那刻,我同太太都覺得佢條路難行咗。」父子同是過度活躍症,兒子卻生在SEN標籤的年代,「因為香港係睇數據,所以SEN才會被誇大,因為這種教育制度才會成為弱勢。」所以橙爸爸教兩名孩子玩雜耍,「這是一項適合特殊學生學習的表演。」不能擦亮成績表,也能從中學會堅毅。這也是橙爸爸堅持追尋藝術教育夢的原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