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院結業潮 視障推拿師失業一年嘆轉行難:除推拿還有甚麼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疫情以來,按摩院停業超過150天。第三波疫情後,按摩院可重開然而,失明推拿師阿強工作的按摩院卻捱不住,老闆決定繼續停業。阿強未找到新工作,就已迎來第四波疫情。困在$5100元的劏房,在一小格的玻璃窗外看不見盼望,鬱悶不斷發酵。所以,百無聊賴的日子,他會走21層樓梯上天台散步。但他因天台滿佈喉管,只有五步的安全距離,所謂散步只是來回踱步,但至少在天台上,太陽可以蒸發鬱結。

為何不轉工?常人轉工尚且不易,更何況眼睛看不見的人?阿強說自己是從沒有夢想的人。失明的人,就只有推拿一條出路。有按摩院指疫情下生意減半,有客人都是老闆先接,推拿師作為員工沒有底薪,可以「掛牌」不等於有工作,「很多時候在公司坐了一天,也接不到一個客人。」阿強說。

若非阿強年底終收到政府一萬元關愛基金,否則已欠租。阿強經常說,推拿師原本是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有誰不想靠自己雙手生活?不是人人都是這樣認為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