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內容

張開心眼去寫作

撰文:客戶來稿
出版:更新:

生活總有不同的困難會出現,你能否坦然勇敢面對? 41 歲的鄺頌安出生時已有700 度近視,於中二時更證實患有青光眼,經歷大小手術超過20 次,以僅餘一成的視力堅持學業。在人生的旅途上跌跌撞撞,他不但沒被視障打敗,更以寫作重拾自信,推出小說、散文等作品,讓大眾認識視障人士所「看見」的世界。

眼前的鄺頌安,雖然幾乎喪失所有視力,但談起別人眼中的「不幸」,卻從容不迫。「中小學上體育堂不能做劇烈運動,因要做手術而需進出醫院,但當時還能看見人,與同學相處融洽。」他憶述說。

踏入大學時期,面對視力急速衰退至只有一成,在全新的環境生活及要結交認識新的朋友,鄺頌安不諱言這是心理上最難調節的階段。

挫折不斷 關起內心世界

「讀大學時想有多些發揮的機會,奈何卻因視力問題,令我在校內經常認錯人,更曾在同學面前踏錯梯級跌倒,令我產生了強烈的自卑感,不想被其他人知道自己有視力障礙,擔心露出馬腳。」除了人際關係,在學業上亦因難以在課堂上看到老師的簡報,甚至看不清楚試卷上的題目,都令他的情緒相當低落。

幸運地當時因為宗教信仰,他在大學中結識到教友,可以分享生活中的苦惱,亦令他確信上天創造自己,必定有其價值,經過努力,他最終亦順利畢業。

然而,畢業後鄺頌安再遇上另一個人生低潮。「我主修工商管理,畢業後一心找尋相關工作,卻因視障問題處處碰壁,簡單如填寫求職表格都會出界、尋找應徵工作地點亦用上相當多時間,信心大打折扣。」不斷見工卻沒有回音,他坦言當時已持放棄態度,寄求職信亦只是「做樣」。最終他於畢業後半年找到一份短期的活動助理工作,但始終覺得不能發揮所長,未幾便辭職。

鄺頌安感激太太一直在生活細節上的幫助,並坦言太太是他努力向前的推動力。

從事創作 文字影響生命

在迷失中,鄺頌安決定主動接觸更多不同的人,碰巧當時有一位朋友打算拍攝有關視障人士的紀錄片,邀請他負責劇本創作的部分,該片成功在不同學校內播映,讓其發現原來自己的生活故事及文字可以影響他人,之後就開展了他的創作人生。

除了與數位朋友成立劇團,編導視障人士日常生活的話劇外,他於2005年亦推出首部以視障人士心路歷程為題的小說《當被遺忘的遇上》,獲外界賞識,翌年更獲選為「十大再生勇士」。至今他出版的著作已有五本,在創作的同時,亦令他重新找回人生的方向,「原來我可以透過文字,影響別人的生命,跟別人分享我的信念。」

在寫作的路上,鄺頌安亦受惠於「賽馬會無障易學計劃」,將實體書轉成點字或有聲電子書,讓他可閱讀更多不同類型的書籍,提高寫作技巧。

除了繼續創作外,近年鄺頌安更成為專業的人生教練,以自身的經驗向正面對人生難題的人作出指導,未來他亦計劃進修職業輔導的課程,希望幫助像他當年一樣於職場上感到迷茫的人找尋方向,同時讓大眾知道即使身體有障礙的人,只要找到適合的位置亦可發揮能力。

縱使現時鄺頌安幾乎視力全失,但他用心看世界,也活得精彩。他更勉勵其他視障人士和正面對生活困難的人:「最重要是接受自己的限制,懂得求助,這並非弱者的表現;同時亦要放膽嘗試不同的機會,主動接觸更多的人,即使過程會跌跌撞撞,最終亦會找到出路!」

鄺頌安在《聽到生命的精彩》中,記錄了他生活上因視障遇上的故事,令不少讀者重新檢視自己生命當中的「不可能」。

*資料提供《駿步人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