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電影製片薪金少過最低工資 新鮮人轉行賣畫重拾創作自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圈對很多人來說是神秘而又充滿想像的圈子,各影星、大導演、編劇、富裕老闆、名媛等人,總是會出現在不同的電影場合,紫醉金迷這四個字,也許是不少人對電影圈的印象。然而,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大明星、大導演之下,有更多的是寂寂無名甚至是被壓榨的一群電影人。而每年都有很多電影界的小星塵,受不了這個表面光輝的影圈,選擇離開、轉行。其中一位,就是本文的主角,由電影製片助理轉行做畫家的Nathalie Chau。

電影製片的經驗使Nathalie對這個五光十色的圈子有更深了解。(何志衡攝)

Nathalie本身為某著名香港導演成立的電影公司工作,出身於香港演藝學院,修讀電影及創意媒體課程。Nathalie不欲公開這名導演的姓名,不過這位導演在圈內外都樹敵眾多,是公認的「老屎忽」前輩。與Nathalie交談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即使她已非全職的電影人,但仍然對香港電影抱有熱誠與憧憬,只是奈何生活逼人,客觀環境使她不能繼續全心投入電影工作。

超低人工與令人沮喪的自由度,使Nathalie毅然離開電影公司。(何志衡攝)

一腔熱誠值幾錢?

「繼續做製片助理的薪金真的不能支撐我的生活。」在電影製作費動輒過千萬,甚至過億的年代,當一名製片助理人工可以有多低呢?Nathalie初時不肯說明確的數字,只說4位數字,但一直追問下,她終於透露原來連最低工資也不過。而眾所周知,電影製作的工時是不固定的,可以一星期七天連續工作,每天工作12小時或更多,卻只換來最低工資也不過的薪金!也許你會說「食得鹹魚抵得渴」,入職時便知道人工的惡劣、工作的勞苦吧!相信很多電影工作者入行時都是抱著滿腔熱誠,有一心拍齣好戲,把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重新展現這等等願景,才接受超低人工、超長工時入行。但若果入行後,有一大盤冷水淋熄你心中的火,你仍能接受這離譜的薪酬與工作環境嗎?

自少酷愛電影的Nathalie,創作主題上亦不時用上喜歡的電影。

「照抄咪得,邊有咁多創意!」

問及加入電影圈那麼久,Nathalie最大的啟發是甚麼。她說:「理想與現實永遠是有距離的。」有這種感受,皆因她工作的電影公司給了她令人失望的經驗。「我第一次開大會,傾談未來的電影方向與實踐計劃的時候。當時美術部跟導演展示計劃與設計時,其中一部分與《生化危機1》的場景很似,導演說:『x,是但啦,照抄咪得,邊有咁多創意,哈哈。』」

原來,香港電影常常被指左抄右抄,不是沒原因。老闆不想大家有創意,年輕人又如何一展抱負呢?錢又冇、理想又冇,叫人如何不氣餒呢?「有些人拍電影是為了理想,有些人就是賺錢行先,這位導演只想賺錢,不去理會創意。」Nathaile略帶不忿地說。也許,就是這種心態使這位導演的戲只有黃賭毒,幾十年不變。

《一念無明》這套港產片,讓不少人留下深刻印象。(from Nathalie Online Shop)

被黃進重燃熱血

Nathalie堅持了年半只有微薄薪水,而工作又沒日沒夜的日子,終於選擇離開。「我畫畫的主題主要圍繞電影或一些自身感受。」Nathalie選擇結合自己的興趣與理想,開了一間Online Shop賣畫,觀看她的畫作時,留意到有一套港產片的劇照被畫成她的畫,而這套戲就是今年最叫好又叫座的《一念無明》。「有次看《一念無明》的優先場,那次黃進、陳楚珩也有來到跟大家分享,我感受很深。原來香港仍有如此真誠的電影人,這種題材大家都覺得賺不了錢,亦是黃進的第一套電影,但他仍然可以豁出去,為了他想關心的社會、邊緣人去拍一套戲,我很感動。黃進啟發了我很多,拍戲原來仍然可以很真誠,所以我畫了一幅《一念無明》的畫,紀念它帶給我的啟發與感動。」也許是Nathalie舊公司給了她電影圈的黑暗面,《一念無明》與黃進令這名小伙子重抬了對電影的信念。

近年香港電影界的新血十分「爭氣」,也許會帶來新氣象?(資料圖片)

說到香港電影,年資尚短的Nathaile亦有不少看法:「其實我知有很多很好的電影公司與導演,只是我比較不幸。我前年參與過金像獎的幕後,這個經驗讓我感受到,有一班人真的好有心想香港電影好。所以你會見到有《十年》、《樹大招風》、《一念無明》這些電影。當同時亦有一部分人只為了賺錢而不求質素,拍很多他們眼中能賺錢的商業電影。但這幾年愈來愈多有心的年輕人投入電影圈,我相信香港電影會愈來愈好。」嗯,近年香港市民鑒賞電影的口味似乎也開始有變化,《一念無明》票房上的好成績,不就是一個好先兆嗎?

Nathalie現在有自己一個小小工作室以畫維生。(何志衡攝)

為自己而畫的作品

Nathaile目前仍有以freelance形式接電影工作,邊接散job邊賣畫,據知賺得比以前full time做電影製片助理多之餘,時間亦更彈性,更有自己的生活。談起她的畫,她說:「以前我畫的畫是為別人而畫,畫得很寫實或畫一些當紅明星,為自己帶來很多like。現在我是為自己而畫,抽象了點,但是是我喜歡的形式。」看來不只是電影製作上更自由,這年半的壓抑亦使Nathalie從各方面有所成長。「很多外國的artist,特別是紋身師都會follow我Instagram,有人欣賞我的畫,我很自豪與開心。」在自由意志下達成的創作能找到知音,不論作為電影創作者還是畫家,都是件開心事。期望Nathalie在兩者間都能有更好的發展,香港電影亦不會僅僅只是黃賭毒。

 

如欲欣賞更多Nathalie的畫作,可到她的Instagram觀賞:
https://www.instagram.com/lost.nathalie.tali/

兜兜轉轉能寓工作於娛樂,據知Nathalie的畫作賣得頗好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