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老師】九把刀借校園欺凌揭人性 演員好壞兩邊不是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令九把刀成為台灣賣座導演。一鋪成功,自然會有後續,愛情片、校園片、愛情校園片,應該拍之不盡。不過九把刀沒有走這條路,他甚至好一段時間都未再做導演。

6年過去,他創作全新劇本,不再以舊有小說改編,然後又重拾校園背景,但撇去愛情,換上恐怖,更要挑戰人性最醜陋的一面。電影找來幾位半新演員,位位標緻可人,但在戲內卻演出意想不到的頑劣,連帶戲中老師,也相當有嫌疑。

攝影︰黃國立

蔡凡熙

蔡凡熙在戲中的嬉皮笑臉,很惹火的,令你睇到好想大巴大巴……

校園惡霸得個樣 ‧ 蔡凡熙

看了九把刀新作《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賣點是驚憟,血腥暴力,雖然有不少鏡頭都看得人咬牙切齒,但再血肉橫飛的場面,都不及戲中的意識令人齒冷,令人痛入心扉。

電影找來幾位新演員,蔡凡熙飾演的段人豪是校內惡霸,是那種因為你好玩所以玩你的無賴。他的野性演得入骨,看到有心寒感覺,甚至見到真人也不禁對他說聲︰「你很可怕!」蔡凡熙︰「很瘋狂,我也覺得整個過程都好嚇人。」演得這麼好,會否是自己也有幾分底味才散發到出來?「差天共地啊!我不會做這麼變態的事,不會把令人痛苦的事,當成好玩的事看待。」不過愈是凌厲的人,背後可能是極心虛,蔡凡熙也認同這點。「這個人其實只是愛玩,心裏面因為很恐怕,所以才玩得這麼兇,是個極端的高中生。」

鄧育凱(黃國立攝)

鄧育凱今年得22歲,那種青澀一直在散發出來。

被忽視的壞 ‧ 鄧育凱

鄧育凱飾演的林書偉是愛打小報告的優異生,打小報告正因為自己勢弱,想借老師力量增強自己,可惜當被發現是金手指時,以後就無好日子過。眼前的鄧育凱,瘦瘦削削怕怕醜醜的,典型的「被玩」代表。鄧育凱說︰「我是被全班欺負的一個,要有好日子過唯有一齊玩去籠絡他們。」不想劇透太多,但故事發展到最後,鄧育凱的壞開始滲出,一個長期被欺凌的人,出現的反擊力竟是可十倍奉還。鄧育凱說︰「去到最後,我變成最恐怖的一個,我一直都以為自己是好人,但說到底我也好不了哪裏去。」他的壞甚至會累及無辜,「在這部戲,我深深感受到人比怪物更可怕。」

劉奕兒(黃國立攝)

扮怪物,先要學吊威也,「很好玩啊!」

演怪物也很可怕 ‧ 劉奕兒       

「人比怪物更可怕」這句話一出,大家都點頭認同。尤其在戲中演大怪物的劉奕兒,她說︰「我雖然是頭怪物,但其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護自己愛的人,如果他們不犯我,我根本不會大開殺戒。但人呢?他們犯我就是為了好玩,那你說人不是最可怕嗎?」

角色入血,連劉奕兒自己也同情怪物的一切,但要演這頭怪物就是絕不好受。「很慘啊,每天都要扮怪物叫,拍了數次喉嚨已經很痛,要不停吃琵琶膏。」老師教唱歌,要用丹田氣,便不會傷聲帶,但怪物的叫聲是具撕裂的感覺,得靠喉嚨震動。「我要用聲音表達到底是肚子餓還是生氣,而且怪物也有悲傷,痛苦的時候,這些以台詞表達很輕易的事情,但單靠聲音得要花時間揣摩。」由於是演怪物,劉奕兒全片都未能真人亮相,全程「濃妝艷抹」,難得有機會演九把刀作品,卻冇面見人,是耍我嗎?「收到劇本時,第一下是個問號,下一秒就覺得是個挑戰,蠻好玩啊!」

陳珮騏(黃國立攝)

老師懲罰學生的方法,就是盡情侮辱他。

報告老師都冇用 ‧ 陳珮騏

戲中每個角色都沒有確切地指明是好人還是壞人,就連老師都有陰暗面。滿口仁義道德,佛口佛心的她,口舌間卻是最毒,似乎是社會上最多的隱藏人格。陳珮騏說︰「我沒有想太多,只是將自己相信的東西表現出來就對。大家認為的好人不一定是好人,就算你自覺自己已經好好,但別人眼中你也可以是最壞。」

為演好老師一角,陳珮騏在片場也刻意跟大家有點距離。「我是個資深的演員,他們是後輩,自然會聽教聽話。亦由於片中我是位老師,要有種不敢冒犯,不想跟你親近的感覺,為帶出這種氣圍,只好少跟大家玩,否則演出來便不像。」自我隔離的演出非常有效,就算在訪問現場,老師的威嚴依然在,道氣似乎未散得晒。

+8
+7
+6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